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hello,小黄车

•OOC OOC OOC


•全国卷[一] 小黄车,外国青年没有了海归青年凑合吧


•成精系列


•我来交卷子了,真▪瞎几波写,不过我觉得今年全国卷1的命题还是比较有趣的,咋就没让我赶上呢



========================


他被遗忘在一个很远很偏的地方,一直没有人来带他走。


他太无聊了,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偶尔几只鸟停在他胳膊上,他想去逗逗它们,然后张开嘴沙哑的嗓子把它们给吓跑了。


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那里风吹日晒,身上穿的黄色T恤都掉了色。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就没人愿意把他带走呢?


他睡觉都在做梦有一天一个人来打开他脚上那个铁环。


他觉得脚踝上好痒啊,一定是那铁圈子生锈了磨到了他的皮肤。


他睁开眼,一个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生物正弯着腰解他脚踝上的铁环。


一个鼻子两只眼,有胳膊有腿还会站着走。


“啊!!!!!!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许昕‘蹭’的直起腰,左看右看转圈圈看。


没人啊。


谁在和我说话。


“你要去哪?去哪我都可以带你去,我跑的很快。”


许昕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可能迷路转的太久,幻听。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许昕彻底把车锁打开之后,闭着嘴不打算说话,他要赶快离开这诡异的地方。


他蹬上车,还没来得及用力踩脚蹬,车子就飞出去了。


许昕握着车把吓的想跳车逃跑。


又听见刚才那个声音。


“我怎么样?很不错吧?你要去哪里?哪里我都认识!”


许昕惨白着一张脸,惊魂未定的抖着牙齿,哆嗦着问了一句。


“小黄车你在跟我说话?”


“啊对啊,虽然我叫小黄车但是我和外边的那群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我有一个相当高雅的名字,我叫方博。”


许昕在飞的像摩托车的自行车上晕的差点吐出来。


“慢点慢点小黄车。”许昕按着眼镜拍了拍车把。


方博一下就刹了车。


许昕从车上掉下去了,他翻起来蹲在方博身边扣扣弄弄捯饬半天。


“非常感谢你带我走,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叫我方博,还有……你不要抠了真的很痒……”


许昕对着方博啪啪啪的鼓掌。


原来国内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小黄车都装上了人工智能。


“方博。”


“啊……”


“……”许昕骑在车坐上:“为什么要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


“第一次有人叫我名字。”


“哦,方博,”许昕又叫了一遍:“我要去找我定的旅店,太偏了我找不到,你能找到吗?”


“必须能,这城里没有我不认识的犄角旮旯,你坐好了啊,我要跑了。”


然后太阳下了山,许昕依旧没有见到旅店的影子。


“昕哥你要相信我,我……我以前真的是移动地图来着。”


方博哼哧哼哧的爬着坡。


这么些年没见,这地儿变化也太大了,拆了重建的吗?


“昕哥你是来旅游吗?”


方博和许昕唠嗑,生怕许昕一个生气下了车那他就又被扔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


“我刚从国外回来,好多地方都不认识了。”


“哦,海归是吧?”


“是。”


“你这样一个人转悠多容易迷路啊,你带上我吧,我什么地方都知道。我还知道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


“到了。”


“???”


“到了方博。”许昕按下刹车。


这什么旅店啊?方圆十里荒无人烟的。


“谢谢你了。”


许昕弯腰把车锁锁上,拍拍车座就要走。


可是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拽着他,太沉了,走不动。


他一回头。


“靠?”


一定是他回头的方式不对。


再回头。


“靠!”


“昕哥,你不能把我扔这儿,连个人影都没。”


方博的脚上锁上了铁圈子,他站不起来,坐在地上扯着许昕不让他走。


“你是什么东西?”


许昕的后脑勺都要炸开了。


一个脏兮兮的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黄衣服蹬着俩亮闪闪的大眼珠子泪汪汪的盯着他。


“我是方博啊。”


“别逗。”


“我是你的小黄车啊。”


“哥们儿……你是不是……”许昕觉得自己心跳飙上一百八他想问方博是不是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可是一想他刚才骑的确实是个脚踏车。


“那你还能变成小黄车吗?”


“能啊。”


方博变成了小黄车,拽着许昕大腿的手就没了。


许昕撒丫子就跑了。


他到旅店里洗了个澡,吃了个饭,这种田园里的小旅馆真的是太舒适了,只有鸟叫和风声。


他躺在床上给自己说了个晚安好梦。


又是美好的一天。


可是他睡不着啊!


白天撞见了鬼谁还能睡?


人工智能也不是直接让你变成人啊!机器人都没这么逼真的啊!我要是带着你走上世界舞台那直接就诺贝尔了啊!


许昕穿上衣服跑到白天丢下小黄车的地方,小黄车安安静静的扎在那里没人动。


“方博?”他不敢靠近探着头悄声喊。


并没有回答。


“方博?”他靠近了一点点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答。


那一定就是他脑子坏掉了,几乎从小在国外长大刚一回来肯定水土不服。


他说服了自己,扭脸就走了。


“许昕……”


一身冷汗。


许昕浑身关节像锈掉了一样,艰难的转过头。


方博坐在地上,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许昕冷汗留下来了,他八成是惹到鬼了。


“方博儿,博儿,你听我说,”求生本能让他立马蹲到方博旁边去哄他,因为表面看起来方博似乎是挺好哄的样子:“我……刚从国外回来,不了解咱中国现在的情况,第一次碰见你这种……嗯……小黄车,我有点适应不了,刚才得罪你了,不要生我气好吗?”


“好。”


果然很好哄。


“那你带我走。”


“带你去哪?”


“去人多的地方就行,去市中心,然后我就不会缠着你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单车啊,离开人我不会动的。”


“哦好,”许昕想了想很有道理:“那……我……我抱你走?”


方博身上着实是很脏了,许昕看了半天不知道从何下手。


“你把锁解开就行了。”


方博又变成小黄车的时候,许昕解锁的手一直在颤,手机在车轮上磕磕嗑嗑掉了漆。


许昕把他带到旅店,方博想往床上扑,被许昕揪着衣服扔到了浴室。


方博光溜溜的站在花洒下边玩头发上的泡泡,他第一次这样洗澡,太舒服了,温热的水不像雨水,暖暖的。


“你先穿我的衣服吧?”许昕把门打开,给他送进来一套衣服。


“不行不行!我只能穿我的黄衣服。”


“你这又脏又破的怎么穿?”


“那是我的皮啊!”


许昕看着左手里的一坨黄衣服头皮像中电了一样头发都炸了起来。


皮……


“那你光着吧!”


许昕喊了一句就把门给关上了,赶快把手里的黄衣服扔到了沙发上。


结果方博就真的光着出来了,大大咧咧在屋里遛鸟。


许昕一脸黑线的拿了大浴巾把他包起来,方博拼死反抗。


“不行不能穿。”


“不穿不穿,就披着,我去给你洗衣服。”


“那行。”


“……”


睡觉的时候许昕溜着床边,方博大大咧咧的摊成了一个大字。


他往里边挪了挪,蹭到了方博。


空调开着他也一身的汗,这倒霉事怎么就让他给碰上了呢?


第二天一早许昕就把方博叫起来送他去市中心。


这里离市区好长一段距离,好在方博一直在跑,他也不用怎么费劲的。


“你傻乐什么呢?”方博看到许昕咧着那大嘴在傻笑。


“这么好的阳光,这么舒服的风,”许昕拍拍车把:“你比黑狗的玛莎拉蒂强多了。”


“那哪儿能比啊,玛莎拉蒂又快又拉风的。”


“可是它不会说话,你会啊。”


“那倒也是。”


“你说你怎么就成精了呢?”


“大概寂寞太久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中午的太阳变得有些毒了,他们找了个村子,在一个面馆里随便坐了下来,许昕给方博点了份面,方博不吃,抱着许昕包里的零食吃了个干净。


喝完了他最后一罐旺仔牛奶捂着吃圆的肚子打了个奶嗝。


“走吧走吧。”


“外边太阳那么大,那么急干什么?歇会儿。”


“我迫不及待的要见到人了。”方博搓着手兴奋起来了。


“我就不是人啊?”


“是乌压压一片的人。”


“那你会和他们说话吗?”许昕拖着腮帮子问他。


“如果有合适的就会说吧。”


“会变成人吗?”


“他们不怕我我就变。”


“他们怕,还会把你送到科研所,然后把你给卸了研究。”许昕懒懒散散的说了一句就站起来,走到门口又扭过来头叫还坐在板凳上的方博:“走啊。”


他刚才是想吓方博的,逗他玩。


可没想到方博真不说话了。


“方博儿,方博?方博你怎么了?说话啊。”


方博一直没声音,许昕拍了半天,最后干脆刹了车下来。


“你说话啊,怎么了?吓着了?我逗你的,没人卸你。”


方博还是不说话。


许昕眯着眼看了一圈,找了棵树,推着车子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树荫底下,把小黄车放在旁边。


“咱俩就耗着吧,你不说话咱们就不走了。”


许昕掏出手机开始看电视剧,从中午看到了下午,看到了夕阳西下,给方博讲道理做保证口干舌燥到嘴起皮,方博愣是没再发出一点声。


许昕不和他耗了,骑上小黄车继续往前走,没走到市中心天已经很晚了,他找了个旅店想先住一晚上。


“明天再去吧,先睡一晚上。”他蹲着和小黄车说。


“你先变回来啊,这样我没办法带你进去。”


方博还是那辆小黄车。


“别耍脾气了行不行?”


一个人和一辆车蹲着说半天,路过的几个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许昕。


还有一对情侣站在许昕旁边讨论着要不要打精神病院的电话。


许昕翻个白眼,站起来。


“我走了,你自己在这儿呆着吧。”


他走了两步回过头。


“我真走了啊?”


许昕走了,直到看不见许昕的背影之后方博才松了口气。


他不是唯一一个能变成人的小黄车,只是现在可能剩下的就只有他一个了。


每次想到和自己同一批的组织说的‘残次品’那些哥们儿们,在粉碎机里变成碎渣,在炉子里变成铁水。


他都怕的发抖。


他还记得自己差那么一点被贴上销毁的标签,一个粗心的检验员把他混进了合格品的行列里。


他走的时候老大哥告诉他千万不能说话,不能变成人,特别是在人面前,不然你就会像我们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把这话给忘了,见到许昕之后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己,一肚子的话都想给他讲。


他一辆车孤零零的扎在那里,天晚了,连鸟都没有。


方博睡着了,醒了以后还是半夜他听见点动静,斜眼一看许昕盘着腿坐在他旁边,又拿着手机在看电视剧。


“你怎么又回来了?”


许昕扭过头,身边的小黄车变成了个小黄人。


黄色的T恤黄色的五分裤黑色的运动鞋都让许昕昨天晚上洗的干干净净,在路灯下看着也是个白净的人。


“你可算愿意张嘴了。”


方博靠着许昕坐下来,用手指拽着地上的草,低着头又不说话了。


“连锁都没上,我怕人家再把你给偷走了。”


“本来就是共享单车,又不是你的。”


“说好要把你送到市中心的,送一半丢了算怎么回事。”


“其实我没生你的气,”方博用枯草枝搓了个圈挂在手腕上:“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是不能和人说话的,更不能在你们面前变成人,被发现了是会被销毁的。”


“我不告诉别人,”许昕安慰的在方博后背上顺了顺:“那你以后就不能说话了?也不能变成人?”


“应该是吧。”


“不寂寞吗?”


“不会啊,我本来就是单车,能带人跑就很高兴了。”方博语气又欢快起来了。


许昕撇撇嘴,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先回去睡觉吧,明天应该就能到了。”


“好嘞。”


第二天他们睡到十一点才起来,方博这辈子都没睡过床,舒服的瘫在床上不想离开。


他们找个地方吃饭,方博又要吃零食,许昕不给他买,方博就一脸委屈的说他这辈子可能就能吃这最后一次零食了。


于是他又抱着旺仔牛奶打了个奶嗝,饭还是一口没吃。


下午太阳没有那么毒了他们才出发,这里离市中心已经没有多少路程了天黑之前他们就来到了最繁华的地方。


方博看着这车水马龙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多少年没有见到过这番光景了?


“那我要走了。”许昕低着头说。


“嗯……再见……”方博悄悄回他。


许昕过了那个红绿灯就消失在人群中了,看着他背影方博就感到一股强烈的寂寞感涌上来。


他安慰自己很久,才缓下来一点点。


他是个共享单车,许昕大概是这辈子陪他时间最长的人了。


唯一一个。


他的生活没了什么惊喜,但好在还算充实。


机械的生活着,生活在机械的城市里。


他的身上又开始脏了,脸上糊了一层厚厚的灰,他没法去擦。


自从上次洗的白白净净之后,他就有些受不了这幅灰头土脸的样子了。


城市的霓虹灯在夜里亮着,哪怕到了深更半夜也会有人从身边经过。


他不敢自言自语了,所有的话都在肚子里闷着,有一天他试着小声喊了喊,旁边一个人诧异的一回头,把他吓得再也不敢张嘴。


过了多少天他不知道,每天忙的没时间算日子。


有人扶住他的车把,他睁开眼睛清醒了一下,还带着困意。


“你是方博吗?”


一个轻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


“是!”他不受控制的喊出了声。


许昕站在他旁边笑着,他差一点就要变成人了,还好看到了许昕身后异样眼光的老大爷。


“好巧啊,又见面了。”方博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


“我找你找了好久啊,”许昕打开车锁:“我要带你走了。”












-------------一个小番外-------------


许昕过了那个红绿灯就后悔了,方博是他世界里最神奇的存在,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怎么就这样给丢掉了呢?


万一方博哪天控制不住自己又和别人说话了呢?


市中心的路口人来人往,他在那边焦急的等着绿灯再次亮起来。


他跑到和方博分开的地方,那里已经没了他的影子。


许昕揪着头发懊恼,可是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他不记得方博的车牌号码,但记得那有些老旧的款式,和最新型的共享单车不一样。


他怕死了方博被管理的人发现了然后带走翻新或者销毁什么的,那他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你是方博吗?”这辆车长的和方博有点像,许昕心里紧张的等着一辆单车给他回答。


他已经弄错很多次了,连方博在他脑海里的样子都有些乱了。


“是!”


许昕松了一口气,差点把这单车举起来。


可算找到你了。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许昕把方博衣服上贴着的二维码撕下来扔了:“不要当什么单车了。”


“那我以后就不能背着你跑了。”


“你还可以做别的事。”


“比如呢?”


“比如……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方博想了想,没想明白,管他呢,反正许昕不会害他。


他迈着两条腿和许昕一起走在大街上。


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







评论(52)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