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02

02

方博那身高没法打篮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初中就能蹿那么高,他就跑去和张继科一起踢足球。


许昕从篮球场过来找他们,方博正跑的欢,甩着腿就开了个大脚,球不偏不倚正好砸到许昕面门上,鼻血瞬间洒了一草地。


他站在原地捂着鼻子,方博赶忙跑过去看到许昕的样子差点没晕过去。


去到医务室的时候值班老师看到他俩就问:“怎么又是你们?”


方博尴尬的笑:“这次不是我,是他。”


医生在给许昕处理伤口,鼻梁上被眼镜划伤了,镜片也碎了。


方博坐在一边拿着许昕碎了的眼镜晃了晃,眼镜片整个掉了下来。


他找老师要了张假条,下午拽着许昕去一五二要给他配眼镜,那里是军区医院,他熟,就是怕碰见认识他爸的人。


“不用你赔。”


“不行,要不然我这辈子都没脸见你。”


方博觉得许昕对他够意思,他不能把人家整伤了说声对不起就算完了,那眼镜估计也不少钱呢。


一想到这个方博皮就紧了,他想偷偷把自己压岁钱先取出来用,等他爸发现了……发现了再说吧。


他过日子从来就这样,先过好眼前。


医院里人多的厉害,这个季节似乎特容易生病。进了大门消毒水的味儿刺激了身体的全部感官,他不由自主的就像所有照看患者的人一样扶住了许昕。


许昕就这么被他箍着上了二楼眼科,被这样搀孕妇一样的姿势扶着着实是很丢人,但他也没吭声。


“你小心啊,还有两节台阶。”


“我只是近视,不是瞎。”许昕受不了别人奇怪的目光了。


挂的号还要等很久,医院里也不暖和,方博裹着棉袄缩成一团。


许昕就穿了个厚褂子,手指关节都冻的发红。


方博很不明白许昕张继科这种为了风度不要命的人,也没见你们多帅啊,就是二。


“方博?”


方博抬起头,看着面前穿白大褂的医生,有点面熟,又想不起来。


“你怎么了?病了?”


“啊……阿……阿姨好,”虽然不认识是谁,先打招呼就对了:“我陪我同学来看病。”


医生的视线才移到许昕脸上:“你怎么伤成这样了?”


“我……骑车撞树上了。”


方博感动的就差给许昕磕头了。


医生看了看许昕手里的挂号条,就塞进了白大褂里:“走吧,我给你们加个队。”


方博让许昕跟着医生走,他要去上厕所。然后跑出医院打了个车回家偷偷摸摸把从来没用过的银行卡拿了出来。他也不知道一副眼镜要多少钱,索性就把钱都给取了。


外边又刮起了北风,冷的扎手,方博这辈子没拿过这么多钱,数钱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


他回到医院门口有个老大爷推着炉子卖烤红薯,香味儿随着风飘来飘去。


方博买了两个大的用纸包着抱在怀里,隔着棉袄还觉得烫的厉害。


这东西估计能给许昕暖暖了。


“你上个厕所还上出来俩红薯?”许昕笑他。


“哥专门出去给你买的,”他把红薯放到许昕怀里:“烫,你暖暖再吃。”


许昕鼻子上的伤医生也连带给重新处理了一下,包上了一个纱布。方博一边啃着红薯一边憋笑,他现在这张脸加上他那别具一格的下垂眼,简直就像戏台子上唱丑角的。


从医院出来正好赶上最后一班回学校的公交车,车上也没多少人,司机可能是为了压点,把车开的慢悠悠的。


“你哪来这么多钱啊?”许昕突然问他。


“压岁钱。”


“你家人让你用吗?”


“让啊,我自己的钱凭什么不让我用。”方博说这话挺着腰板瞪着眼,气儿却不是很足。


“你爸要是揍你了你就给我打电话。”


“我给你打电话干什么?你去帮我揍我爸啊?”


“我去给你解释清楚。”许昕觉得自己似乎感性了起来,贫嘴都不想耍了。


“说真的许昕,”方博笑了笑又惆怅的数着窗外马路上闪过一个一个的车灯:“咱俩在一块儿就要见血,咱俩是不是相克啊?”


“你有病啊?”许昕被他这话噎的也是没话说。


“要相信玄学,咱俩不适合在一块儿。”


“你这是要跟我绝交?”


“没有,我就感慨一下,你说这也快该过年了,总觉得怪难受的。”


“不好的今年都过完,明年就都是好的了。”


“真的?”方博扭头看许昕,一看鼻子上那厚厚一层纱布就又笑起来。


“真的啊。”


评论(22)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