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03

03


还没有出正月十五学校就把他们叫回去上课,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会骂的骂,不会骂的在心里骂。


方博今年还没吃上汤圆,哼唧着拿着许昕板砖一样的手机给他妈打电话,要十五那天请假回家,他爸在电话里严厉的说,要坚决贯彻落实学校的方针政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许昕看方博挂了电话那一脸苦相倒是乐了。


“今年就陪我过十五吧您内。”


“有汤圆吃吗?”方博皱巴着一张脸问他。


“食堂有。”


“有月亮看吗?”


“操场,够你看了。”


“有庙会逛吗?”


这许昕就没门了,他总不能在学校里变出个庙会来。


“有啊,”坐在前面的张继科翘着凳子转过来:“十五你龙班长带你去逛庙会。”


“真的假的?”


“真的......”马龙悄咪咪点头。


到了十五那天晚上方博才明白所谓了龙班长带他逛庙会就是翻后操场的墙,简称逃学。


一寝室六个人浩浩荡荡的像飞贼一样爬上墙檐,周雨还一手牵着刚十岁的樊振东,往墙下蹦的时候还得拽着,生怕这小胖墩儿摔了。


一年到头大型的庙会没有几场,这次一同的还有花灯展,他们挤在人堆里,初中的小孩儿一个不小心就被淹没了。


周雨把樊振东牵的紧紧的,张继科像刷了层胶就死粘在马龙身上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方博就一个人站到孙悟空花灯面前看了两秒,所有人都没了。


他蹦着瞅,就见一堆脑袋都长一个样。他没法了,扯着嗓子开始喊许昕,喊没两声嘴就被人从背后捂了个严实。


“别喊了。”


许昕递给他了一个糖画,孙悟空的。


他跟着许昕逛了很久没找到那四个人,最后还是去小桥上的汤圆摊上吃汤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正靠在桥边的栅栏上吃的热火朝天。


方博把缩在袖筒里的手伸出来捧着乘着三四个汤圆的小瓷碗,突然觉得今晚月色真美。


许昕含着烫嘴的汤圆看着方博,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把自己给感动了。


周雨和樊振东到炮摊买回来了一兜炮,吓到了没多大的小孩儿,被人家家长怼了一通一群人跑到桥下边放烟花,一包火箭筒喷了好久,放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半天没反应,方博以为是他没点着,勾着头跑过去看,脑袋刚伸过去烟花筒就炸了,响声和鱼雷一样。


周围看烟花的都吓的不轻,方博直接整个人给炸懵了,耳朵里全是尖锐的响声,震的他脑仁疼。


“伤着没?”许昕问他。


“啥?”方博耳朵里的耳鸣声太大了,他还没从刚才那爆炸里边醒过来。


“博哥不会聋了吧?”


“不会,吓着了,”许昕把手捂在方博耳朵上:“能听见声儿吗?”


方博点点头。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方博点点头。


他的耳朵被许昕捂热了。


从庙会回来就正碰见站寝室门口逮他们的班主任。


班长带着逃学,气的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于是半夜十点半,班长就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在操场上来了一个5000米的长跑。


刚跑完身子热,回到寝室才觉得冷的厉害。


学校寝室的电箱坏了,修电的老大爷还在家里过十五。


方博把被子裹了个严实,就露个脑袋尖。


“你冷吗?”许昕在对头戳了戳方博的头顶。


“不冷......”方博迷糊着哼唧了一声,他马上就要和周公见面了,被窝里暖的暖烘烘的,这大概就是没有空调的幸福感。


他晕晕乎乎的要神游,身体也晕晕乎乎的晃啊晃,眯起眼发现许昕跨了床头那两道铁栏杆翻到他床上。


“干什么?”


“我那儿太冷了。”


方博又闭上眼睛往里边挪了挪让他拱进来,许昕把自己薄薄的一层小被子搭在上边,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方博翻了个身,背贴到了墙上,有点凉,他又往中间蹭蹭。


许昕的脑袋和方博挤在一个枕头上,那得有多近啊,他也不睡觉,就睁着眼睛看方博慢慢睡熟。


他盯着方博眼角受伤的地方看了半天,不知道留疤了没有,平时也没有在意,用手指尖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好像没有疤痕的感觉。


方博裹成一团,半个脑袋缩在被窝里,许昕把被子往下拽拽,把他的鼻子和嘴露出来,这样睡你也不怕半夜憋死?


方博的嘴巴被枕头挤得嘟着,许昕想亲他。


他知道方博睡觉有多死,他也不担心,就飞快的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受柔软,离开了他才觉得不太够。


当他再看向方博的时候宛如一出惊悚片,方博圆溜溜的眼睛瞪得硕大,吓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嘘……”


他怕方博叫,就用手捂上方博的嘴。方博瞪着的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直勾勾的盯着许昕,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许昕把手移开,放在他的脸上,他试探性的想再去亲亲他,用鼻子蹭他的鼻尖,方博没有躲,许昕的嘴唇轻轻碰上的时候,他张了张嘴,和他吻在一起。


轻描淡写的吻除了呼吸声一点响动也没有。许昕的手在被窝里抱着他,两个人搂在一起,窄小的床倒是空出来一片空位。


早上起床铃响的时候寝室没一个人起来,昨天晚上跑的那个五千的后劲估计还没过。


许昕被寝室亮起来的灯照醒了,把完全麻掉的胳膊从方博身子下边抽出来。


对面的张继科马龙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许昕挠挠头,又扭过来脸看依旧睡得天昏地暗的方博,然后扯着被子蒙到头上在方博脸上亲了一口。


结果方博触电了一样突然就从床上翻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许昕不明所以的用胳膊支着身子也看着他,两个人都不说话。最后方博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穿上他一层层的衣服跳下床跑去洗漱的时候,许昕才爬回自己的床。


他该不会是把昨天晚上的事都给忘了吧?


从下去站队到跑操结束他俩都没说过一句话,回到教室上早自习许昕晃着板凳呜呜啦啦背诗,方博准时趴在桌子上进行他的每日一早睡。


诗太拗口了,他背不下去,把书往桌子上一扔,翘着的腿砸下来一脚就踩到了方博脚上。


他是故意的。


“我靠!!!”突然惊醒的方博从桌子上弹起来,正对上语文老师凌厉的目光。


方博把手缩在袖子里怀里抱着本语文书站在教室门口吹冷风,可怜巴巴的吸着鼻子。


没等两分钟许昕也吊儿郎当的拎着课本出来了,往墙上一靠张嘴就开始沁园春雪。


等老师走了许昕的声也停了,他去拽方博缩在袖子里的手,拽不过来就干脆拉过整条胳膊。


“昨天的事你是不是都忘了?”许昕把手强塞进方博的袖子里攥着他紧握的拳头。


他的手凉,方博的手热乎乎的。


“你要这么问的话……那我就想起来了……”方博把手张开和许昕握在一起:“你……你早上亲我我还以为我昨天晚上做梦来着。”


“你耳朵都红了。”许昕瞬间咧开嘴笑的春光灿烂,他把方博拉过来挤着,在宽大的校服袖筒里牵着的手藏在身子后面。


“你冷不冷?”


“我不冷,”方博摇摇头,捏了捏许昕好容易被他暖热的手心:“我不跟你一样神经病,穿个棉袄能丑死你咋地?”


许昕刚想浪漫一把说你温暖我就够了啊就被巡视早读的校领导吓的咬了舌头。


“你俩挤一块儿干嘛呢?”


他们俩赶快把藏在背后的手松开,许昕对着校领导指指方博:“挤挤暖和,您看他耳朵都给冻红了。”


领导看了看,方博还真是从脸红到脖子根。


“进教室吧,认真学习。”


“谢谢主任。”




评论(32)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