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04

04

他们两个偷偷摸摸的谈恋爱,过了小半年。


天热起来了,寝室的空调早就修好了,许昕没什么理由去挤方博的床,偶尔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会顺便亲他一口。


不过方博再也没被他亲醒过,睡的像头猪。


六月多的太阳还不是特别热,许昕拉着大扫帚从操场上扫完卫生区回来,走到楼下脑袋上突然一片清凉。


扬起头看见方博坐在窗户框上拿着扎了孔的塑料瓶冲他喷水,一条腿耷拉到外边正在擦后玻璃。


“要跳楼啊?”


“砸不死你。”


“来,跳,”许昕把大扫帚一扔对着方博张开双臂:“我接着你。”


“我真跳了啊。”方博把半个身子也探出来了。


“跳,你今天要不跳你就是……我靠靠靠你别别别……”


许昕是真给吓着了,那二货把另一条腿也给跨出来了。


虽然这只有二楼,但这摔一下起码得瘸几个月。


许昕拽着扫把跑回教室的时候方博已经下来了,万分乖巧的认真擦玻璃。


“有病吧你。”许昕抬腿就往他屁股上怼了一下。


方博笑着躲许昕,就是被挤在墙上躲也躲不开:“别……别把锅甩给我,你让我跳的!”


“我让你跳你就跳?”许昕压在方博身上两条胳膊按着窗台,把方博整个人拦在怀里:“我让你亲我你亲不亲?啊?”


“太近了太近了啊许昕。”


教室里没人在意他俩,那时候的小孩儿可能也没想过两个男生这样有什么不正常的。


晚上方博躺在被窝里,在黑暗里瞪着大眼睛,寝室空调温度刚刚好,稍不留神就想睡着。


许昕好像睡熟了,方博揉揉耷拉在一起的眼皮。


室友们也好像睡熟了。


他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用手揪许昕的头发,一个用力揪掉了一根,许昕还没醒,他就继续揪,终于在揪掉第三根的时候,许昕睁开了眼。


“你不睡觉干什么?”


“嘘。”


方博从床上爬起来,按着床栏把头探过去,然后在许昕的嘴上亲了一下,还舔了舔他的舌头。


“晚安。”方博悄悄的说。


然后就把头缩进了被窝里,两秒钟之内陷入深睡状态。


许昕把手伸过去,摸不到他的脸,就揉了揉他的脑袋。


“晚安。”


七月初的时候方博天天在教室准备七月中旬的期末,他每学期都是这样,一到期末就各种学习综合征。


他怕期末考不好暑假又是一堆补习班。


晚自习方博饿的学不进去,偷摸着从后门跑出来到食堂买到了最后的一个大肉包子,还是热乎的。


“你在这儿干嘛呢?”


“我我我……操……”方博还站在台阶上差点没摔下来:“我拿着包子还能干啥?”


方博把气喘匀了才说,食堂这里晚上是不允许营业的,有时候小卖部的阿姨会偷偷摸摸卖点东西给逃课的学生,没有一盏灯,黑咕隆咚的也不知道许昕这瞎子是怎么找到他的,瞎子感觉都好?


“你干啥呢?”


“我去买水。”许昕他们经常晚自习跑出去和篮球队的打球,那时候没有人占球场,也没老师管。


“那你去吧。”


方博下了台阶边走边要把包子往嘴里塞,许昕一把抓着他的手腕:“我晚上还没吃饭呢。”


方博有种强烈的危机感:“没……没吃饭自己买去,最后一个包子了不能给你。”


“最后一个你还不给我?你这太抠门儿了。”


“别想,你别别别摸我你手上全是土,我靠你别往我脸上擦!”


方博仰着脸躲许昕还不忘把他的包子给举起来,许昕搓了搓方博包子一样的脸,手上的灰估计全抹了上去。


“操你大爷的……”方博的脸被他挤着话说不清也要骂。


许昕捧着他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方博骂了一句滚,他就又亲了一口。


“你们两个!”


手电筒刺眼的光直接打到了他俩脸上,教导主任的一张脸在灯光下阴森的像鬼一样,方博手里的包子掉到了地上。


“跟我去办公室。”


方博的爸爸第二天来了,然后就把方博带走了。


许昕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方博的床空了,张继科问许昕方博怎么回事,许昕说他爸让他转学了,然后就没再说话。


班里的人都奇怪方博为什么会期末了转学,好奇心两天也就过去了。


寝室的几个人问了班主任,班主任说她不知道。问许昕,许昕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啊,张继科和马龙看的出来许昕脸上写满了“和我有关”,就是死活不愿意说。


过了一个星期许昕的妈妈从国外回来,教导主任给他们俩讲了一上午的心理健康,许昕的妈妈只是附和着笑笑。


“你现在谈感情还太小了,长大了再谈吧。”许昕的妈妈下午的飞机就要赶回去,走之前就给许昕说了这一句话。


许昕从小就是被放养的,爸妈常年不在身边,一个在国外跑一个在国内飞。她对许昕和男生谈恋爱很平常心,她觉得很正常,也觉得许昕现在还太小,或许他根本没搞明白什么是谈恋爱,也或许他只是刚好在情窦初开的时候碰见了一个让他有点好感的男孩子,就当成了喜欢。


毕竟感情这种事是会变的,在他还没明白他到底需要什么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评论(36)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