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09

09

第二天方博起来的时候许昕还没走,他挂着俩黑眼圈在浴室刷牙,许昕走过来对他说。


“我过两天就搬出去。”


“嗯……”


下午许昕和公司请了假,回来就把东西搬走了,他没给方博说,到了晚上才给方博发了条微信。


方博回了一个[好]。


许昕把手机扔在光溜溜的床板上,仰着躺了下去,磕到了后脑勺。


这里贵是贵了点,但他实在没办法,他早就该搬出来了,从酒吧回来那天就该走了。


初三他偷偷去过酒吧,他个子高,挂着一张颓废的有些沧桑的脸,也没人去在意他的年龄。


他自己坐在酒吧里,看旁边一对恋人亲的火热,虽然他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恋人。有男人过来找他搭讪,他就摇摇头,连话都不想说。


他在这里能见到很多亲吻的人,毫无顾忌的接吻拥抱在一起。许昕尽量把目光躲开,他怕对上了眼神会尴尬。


他觉得他和这里格格不入。


大概就像他妈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在刚懂什么叫喜欢的年纪遇见了一个彼此有好感的人,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爱,那不能算爱,可能连喜欢都不算,就只是年少时候的冲动。


那时候他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有一天他和方博在这里,他们会像他们一样吗?肆无忌惮的接吻,不用在意有没有人用嘲讽的眼光看他们,他不知道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会不会想亲吻方博。


可是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他会。


他看着方博把淡红色的液体灌进喉咙里,脸在灯光下变得微红。


他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这种地方的异类,那只是他面前站错了人。


方博说,他不太喜欢这儿。


许昕把眼神从他的嘴唇上收回来,说那就好。


那是他唯一一次觉得,他大概融入到这种气氛里了。


他们大概都只是打着朋友的幌子,去制造一切可能在一起的机会。


这层纸总有一天要被烧破,兜不住的。


月底方博回家了一趟,在床上一躺就是一天,什么都不干,吃了睡睡了吃。


他爸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太累了,太烦了。


“儿子,你中午跟我出去一趟,你阿姨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了,你跟我去吃个饭。”


“嗯……”方博趴在枕头上敷衍了一声。


到了晚上他妈把他收拾的像个斯文败类一样他才觉得这压根就不是去吃个饭。


这种认识一下交个朋友然后以结婚为前提的变相相亲,他没想过自己才25就要遭这罪了。


“25岁刚刚好啊,你们还有时间谈恋爱,了解一下对方,这不比结婚了再发现矛盾好很多吗?”


妈妈一路上的叮嘱没停,方博插不上话,最后干脆闭嘴。


见到那姑娘的时候方博发现这姑娘长的挺不错,方博坐在那和姑娘聊了两句就没得聊了,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旁边两个妈妈倒是比他们亲好几百倍。


他快绝望了,人家姑娘笑的温柔甜美,他却只能仅出于礼貌的回应。


方博用手扶着额头,他的人生估计也就这样了,他也没得挑了。


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是公司发的消息,他趁着这个空子翻了翻微信,刷到了许昕发的朋友圈。


他今天不上班啊,去看电影了,嗯……是他一直想看那个,今天最后一天上映了。


“别老玩手机,和人家说说话。”他妈在旁边拍了一下他的手。


“好。”方博手忙脚乱的在下边打了一行字就把手机塞回去。


他简直就是把自己推到了火坑里,一边要绞尽脑汁找话题防止聊天尴尬,却又控制不住的操心自己的手机,确切的说是操心手机那边的人。


他手机震起来的时候他像中电了一样抖了一下,他妈妈奇怪的看着他。


“公……公司的电话。”


方博拿着手机跑出去,指尖划过许昕那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些颤抖。


“怎么了?”许昕一如既然的用那种带着些沙哑的嗓音问他。


“没怎么。”


“那你让我给你打电话?”


“那你还真打了……”


“我这看到一半跑出来打的。”


“你自己啊?”


“和同事一起,到底有什么事啊?”


“没啊,我妈带我出来和她朋友吃饭,我坐在那儿太尴尬了。”


“哦……”许昕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方博没说话,他就接着说:“方博,你还喜欢我吧?”


方博听着这话鼻子猛的一酸,他怎么可能不喜欢许昕,去他妈的朋友。


“我喜欢你啊,可是我真是被人笑怕了,”方博用手背擦了擦鼻子,站在大街上有点狼狈,他就扭着头缩在墙角里:“整整一年,那种声音就没有停过,我不敢想一辈子会怎么样。”


“方博,你还没讲完啊?”


“妈。”方博被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机挂了,他的眼眶里还含着泪。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没啊,被领导骂了。”


方博用手把眼眶擦干,回到饭店里洗了把脸,才算彻底清醒了。


下午回去的时候妈妈说让他多和那个姑娘联系联系,方博说不了,他不结婚,也不想谈恋爱。


妈妈说他胡闹。


“没胡闹,我真不想结婚。”方博把自己的衣服收进行李箱,今天晚上回北京的高铁。


他妈拍拍一边看报纸的爸爸:“你也不管管他。”


他爸没说话。


到北京快12点了,方博进了家门,家里黑咕隆咚的一片,他肚子饿的不行,打开冰箱能吃的都给吃完了,就剩下啤酒。


喝了一罐凉啤酒胃里又翻滚着疼,他含着腰靠在冰箱上,给许昕发微信。


[中午我妈过来了,我把电话挂了,没给你说,对不起啊,我刚到北京,以后有时间的话,我能见见你吗?]


发完这条微信12点半了,他就靠着冰箱站在那里,1点了,手机屏幕还是一片黑。


许昕大概是睡了,这深更半夜的。


他去洗澡,然后换衣服睡觉,他在等明天。


他躺在床上没多久,床头柜的手机震了,他看着上边的名字从被窝里爬起来盘腿最在床上,划到接听。


这是从他实习期过了之后第一次晚上睡觉不关手机。


“你还没睡啊?”


“我有话想跟你说。”许昕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干净的嗓音钻到他心坎儿里挠的他浑身舒服。


“你先说。”


“其实我也怕,初三那年我过的也不好,我以为我只是喜欢你,被笑的久了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太正常,后来就一直觉得咱们俩当初就只是幼稚,直到几个月前也还是这么认为的。”


方博点点头,他们都一样。


“可是骗自己没用啊,咱俩根本不可能当正常的朋友,年纪大了不如以前,”许昕吸着鼻子笑了一下:“现在要放下一个人有点难了。我想想以前的日子也觉得很可怕,可是就这么分开了以后的几十年身边没有你可能会更可怕,明明心里都是你。你和我在一起吧,咱俩再试试,或许这个社会没咱们想的那么残酷,行不行?”


“行,”方博举着电话头捣的都快嗑到了墙:“好啊,好。”


如果这辈子没有再遇见许昕,他可能就平平常常的生活下去,谈恋爱,结婚,他也会觉得很幸福。可是有些人他一旦出现了就把你所有的幸福给夺走了,就会让你变得,没有他不行。


他觉得如果再过十年,可能又可以把许昕忘了,可是这十年怎么办,他再也不会有小时候那种说放下就放下的简单心思了。


“那我现在能上去吗?”


“嗯?”方博没搞懂:“你……你现在在哪?”


“你家楼下啊。”


方博从床上滚下来黑灯瞎火的跑到阳台上,许昕正站在楼前的路灯下给他挥手。


“我靠,”方博彻底服他了:“你上来啊!”






评论(27)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