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01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许昕拉着特大号行李箱哼哧哼哧的爬上11楼的时候,脸都憋成了猪肝色。第一天就遇见电梯维修,面前那个小破门又不知道为啥阴森气息扑面而来,他咽了下口水,在昏黄的灯光下仔细对照着门牌号。

嗯,是这里没跑了。他拿出房东刚给的钥匙正准备开门,想到房东说合租的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这深更半夜的,突然开了门别吓着人家。

于是许昕本着要给将来室友一个好印象以后才能友好相处团结友爱的原则,整理了一下仪容,礼貌的按下门铃。

‘咯咯咯’

呵......许昕听着这门铃声觉得他的室友还......挺有情趣。

‘咯咯咯’

‘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于是他就掏出了钥匙开门拖行李然后甩上门。客厅的灯还亮着,屋子绝对不整洁但觉。许昕溜了一圈,没见到人,兴许是睡了。

房子只有两间卧室,靠外的那间是他的,旁边卧室里就是传说中的室友,门是虚掩着的,里面还开着灯,许昕趴在门缝往里边瞅,瞅了半天没瞅到人,只看见电脑屏幕亮着白花花的一片,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推开点门把整个头伸进去,卧槽怎么感觉跟个变态一样?干脆推开门走进去。

电脑桌前边一张超大号的电脑椅把整个桌子快挡了个严实,许昕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非得到跟前了才能看见电脑椅上窝了个人,带着个隔音游戏耳机趴在桌子上刺啦刺啦的画画,边画边哼哼。

许昕叫了两声‘同志你好’,没人应,您这隔音耳机真不错。

他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那人受惊一回头,许昕呆掉了,这大眼袋子确定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许昕开始怀疑房东叔叔是不是在骗他怕他不愿意和一个中年大叔住一起,不能啊,师兄介绍的房东人品应该不至于。

“同志你好。”许昕强颜欢笑的又打了个招呼。

“你......你咋知道我同志的?”大眼袋摘下耳机往特大号椅子里又缩了一点,这就有点微妙了,本来就憔悴的脸瞬间可怜巴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许昕要怎么地他一样。

方博才觉得委屈,上次来拼房的那位帅哥,一听方博是个gay,刚铺好的床又卷起铺盖走人了,好在房东叔叔人好没有赶他走,但这事儿给方博留下了很大阴影。本来今天房东叔叔打电话说有室友住进来的时候他就怕怕的,谁知道这室友刚见面就这么开门见山,弄的他的心一下又悬起来了。

“额不是,”很显然许昕没有get到方博的点,于是义正言辞的说:“这位同志你好,我是许昕,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室友了。”

“哦......哦!同志你好,”方博很快的反应过来这位许先生是在非常礼貌的给自己打招呼,立马从凳子上蹿下来握住许昕的手:“许昕同志,我叫方博,同志你来的真早啊我屋子都没收拾,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别嫌弃,收拾一下还是很不错的房子。”

“不嫌弃不嫌弃,方博同志你一定是工作的太投入了,这都十一点了,半夜十一点。”许昕耷拉着眼皮纠正了一下。

“卧槽!”方博突然像被雷劈了一样收回手,又重新窝回椅子上:“许昕同志你先随意啊,我得赶稿了就剩一个小时了今天再不交稿雷哥能杀了我。”

“哎,”许昕应了一声走出去给他带上门,想了想又推开:“方博同志,祝你工作顺利。”

“谢谢啊!”方博彪着大碴子味儿的回答让他感觉格外亲切。

回到自己的屋子,许昕边收拾东西边觉得,他和新室友刚才的对话,好......神经病啊。

房子是师兄马龙介绍给他的,地理位置挺好,离他实习的医院不算太远。许昕和马龙大学校友兼室友,不过处了没多长时间,年级不一样课程不一样,马龙念临床念到一半跳槽修了法医,所以他和马龙说实在也没特别熟,只是常会交流一下学业上的问题,也只局限于许昕期末总结走投无路了call他师兄求助,俩人的联系这才不冷不热的没断。

他今年刚毕业,导师问他的志愿,他一如既往的潇洒说到,我想去一个山清水秀充满着清新与浪漫的城市。

秦志戬说哦那你很棒啊你去找你马龙吧你俩应该挺能有共同语言的。

秦志戬撸了一把花白的头发,他愁啊,他这大半辈子带了那么多学生,真没人的天赋比马龙和许昕高的,这干啥不要个天赋啊?鬼知道马龙半道上从哪个警校找了条大黑狗执迷不悟的坚持跳槽了法医,毕业就跟着黑狗双宿双飞。许昕又是个天生没正经的,天天想着他的浪漫情怀,世界这么大他哪哪都想浪。今天躺在海南岛的沙滩上吸椰子汁,明天就能坐在黑龙江的炕上吃大葱卷饼。

于是许昕就真的被发配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城市实习。

这房子是马龙局里一个退休老干部给儿子买的,谁知道儿子结了婚就带着老婆孩子跑到国外定居,房子也就一直空着,老干部自己不缺钱,就低价租给了熟人。

第二天方博睡醒就中午了,他一宅男,天天过得就是颠三倒四的,白天晚上没差。

他挠着肚子从卧室里提拉提拉的出来,看到整洁的客厅,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住了。

许昕拉开门,看见方博套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头发长得有些长了,乱蓬蓬的炸在脑袋上,活生生的宅男。

“许昕同志,辛苦你了。”方博揉揉还迷糊着的眼睛。

“别,叫我许昕就行,”经过一夜的清醒,许昕不想再将神经病似的对话进行到底了:“你不上班么?”

“我?”方博揉完眼镜又去挠头发:“我画画兼职写小说,都是在家干的,不用出门。”

“噢,搞文学创作的,厉害了。”

方博不好意思的干笑,文学创作,啧……也没说错,他也没打算告诉许昕他创作的到底都是啥。

“那啥,你要走啊?”方博看许昕把大背包甩在背上就去门口换鞋,俨然一副离家出走的模样。

“嗯。”许昕站住看着方博用手指揪住自己的袖子口,小可怜的样子,就站住很认真的嗯了一声。

方博有点急了,这咋又一个刚来就给吓走的,再这么下去房东叔叔迟早把他轰出去。

“许昕同志……”

“许昕。”

“啊,许昕,你听我说,虽然我是gay,但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好gay,我……保证不会影响到你生活的,我平时也就窝在卧室里不出门的,我……”

“等等,”许昕有点乱:“你说……你是gay?”

“啊~是呀,这样行不行,你在这里住一个月,要不半个月也行!”

许昕整理了下思路:“额……方博啊,我不走,我就是把东西打包到医院一点,方便。”

“你咋了?”方博那俩大眼珠子可真传神,可怜瞬间就变成了担忧顺便加上对知识的渴求。

“不是,我是实习医生。”

“噢~”大眼珠子一下就笑开了,脸上的褶全堆了起来:“那你快去吧,工作顺利啊。”

这次倒是许昕不动了,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换上了鞋也不开门,方博就在他后面看着,心里难免的还是有点小忐忑。

“方博啊……”

“在!”

这个热情劲让许昕倍感欣慰,但是他还是要问。

“我先表个态啊,我不歧视同性恋,真心的,我在这儿唯一的亲人也是个gay,嗯,”许昕这是在说大实话,他听说他师傅嘴里的大黑狗也是个男的:“我就是想确定一下,你不会和你朋友在家……”

“不会不会不会不会,”方博连连摆手:“这个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往家里带人。”

“好的,”许昕点点头,继续下一个问题:“那你男朋友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合租吗?”

“我没男朋友。”

“好的,全部问题都解决了,我去上班了。”

“哎!慢走!”



评论(15)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