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03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吃了这么多天,再多的菜也是该吃完了,方博扒出冰箱里剩的最后一点猪肉,要不再做一次红烧肉吧,他做这个最好吃,俩人都爱吃。

许昕脱了医大褂还在想今天晚上会吃什么,主任又扣了他们午休,匆匆吃了几口的蛋炒饭完全没办法满足许昕快被养刁的胃,他现在琢磨着方博第一天说的话还真对,留住人先得留住胃,虽然用在他俩不太合适,但他听到实习生集体聚餐的时候是真的没啥感觉,要么是自助,要不是姑娘们吵吵着要吃的日料,还不如回家吃方博做的饭。

但是说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学医的基本上都是本硕连读,晚两年入社会就多保留了两年小孩子心性,许昕还是个能浪的主,几个年轻人疯一块儿那就嗨的不成样子,从饭店到酒吧从游戏厅到ktv,许昕算是彻底把方博这档子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本来想打的电话还没拨出去就被同事打断然后就彻底忘在后脑勺。

方博又打了盘撸啊撸,许昕还没回来,打电话也一直没人接。方博看着桌子上的菜心疼,做的红油油的红烧肉都变了色,最后一点温度也快消失了。

在方博的世界里,唯帅哥和美食不能辜负,回锅的菜自然没办法和现做的相提并论。方博懒得等了,他想想也没啥好抱怨的,许昕爱怎么地他也管不着,但是他能管住他的菜啊!管你回来不回来,回来吃豆芽吧你。

方博自己盛了碗饭,把素菜往旁边一推,打开电视边看新番边吃肉,整整一大盘子的红烧肉让他吃的一点油都不剩,方博看着锃亮的盘子觉得事情不太妙。

他做的红烧肉真好吃,这是题外话,他又捏了捏自己的脸,决定明天去趟健身房,这也不是重点。他开始有点反胃了,觉得从喉咙往下走都是油腻腻的一片,打个嗝都是满满的肥肉味儿,方博苦着脸轻轻抽了自己一下,心疼粮食也不是这个心疼法的啊。

没关系,他告诉自己,以前吃了半个月的泡面都没死,红烧肉可比泡面安全多了。他从柜子里翻出来最后几片健胃消食片嚼嚼咽了,收拾了碗筷就又坐回特大号电脑椅上,盘着腿往里边一缩,继续怼那个前段日子嚣张的娘炮。

方博半夜是被肚子闹醒的,吃独食的报应来了,他现在觉得浑身都被裹了一层肥腻腻的油,拉开卧室门就闷着头朝厕所冲,结果在门口‘哐当’一声和许昕撞个人仰马翻。

许昕喝的上了头,走路都有点打飘,他回到家摸去厨房找水喝,看见厨房里摆着的几个菜一口都没碰,虽说已经凉透了,他趴上去闻闻香味还在,就咧嘴笑着一摇一摆的去方博房间找他,也不在乎现在是几点。

“哎方博~”醉鬼从地上翻起来,提溜着方博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揽着肩膀一把搂过来:“你......听......听见我回来了啊......”

方博用手死死的按住胃,也没听清楚许昕大着舌头说的到底是啥,扭了脸就想朝厕所跑。

“嘿~”许昕又把方博给拽回来,按着肩膀搂的更紧了点:“你说你咋......咋跟我我......我媳妇似的。”

这句话方博可算听清了,他仰起头正对上许昕的脸,扑面而来的酒气再混合上他胃里泛酸的红烧肉味儿,方博张张嘴就能把今天本来属于许昕那一份红烧肉糊他一身。

我他妈你媳妇?我他妈还你大爷呢!方博气的只想骂娘,无奈他不能张嘴,醉鬼的手劲还不小,方博真想张嘴吐他身上得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方博张嘴在许昕正捏他脸的手上咬了一口,然后一头扎进厕所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方博出来之后整个人又恢复到许昕刚见他那时候一样憔悴,吐完了胃里还是闹的厉害,怎么揉都不舒服。许昕被他咬了一口清醒了点,看方博捂着胃缩成一团难受的直哼哼,就摇晃着去给他倒热水。

一个醉鬼一个病号折腾了一晚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照顾谁。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昕算是彻底清醒了,他从方博卧室的地上爬起来,断断续续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想着想着就捂着脸坐在方博床边觉得这脸算是给丢到家了。他扭过头看到方博还在睡,方博本来就爱睡觉,昨天闹肚子一夜没怎么睡,现在舒服了自然睡的没够。

许昕把地上的玻璃杯捡起来,洒的水已经干了,他出来带上房门,发现客厅像打过仗一样乱七八糟的,桌子上散着一堆药,许昕脑门上冒了点冷汗,冲过去就拿起那几盒用过的仔细检查了一下。

呼......还好没给他吃错药,许昕安心的瘫倒在沙发上,一边想方博这小子可真够傻的,醉鬼给的药他都敢吃。

他收拾客厅的时候发现方博随手扔的健胃消食片的空盒,拿着一看早就过期好几个月了,他又扒出来那个收好的药箱,里边的药不是过期了就是徘徊在过期的边缘。

估计这是方博刚搬进来的时候买的药吧,你可真够懒的,许昕把那堆药全扔到垃圾桶里,寻思着下班了再从医院给他带点新的。

方博起来了依旧没什么胃口,红烧肉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胃里的一层油还没刮干净,只觉得白开水好喝。

客厅的电视下边贴了张纸条,那是他放零食的柜子,许昕在上面留了一行字。

‘现在不能吃零食,不仅会胖,还会死人,听话。’

“智障。”方博笑骂了一句把纸条揭掉,打开柜子瞅了半天,又给关上了,许昕猜的还真没错,他是有点想吃薯片了。

晚上许昕下班的时候给方博打电话,让他不要做饭了,他从外边买点带回去,方博说好,心想鬼才给你做饭,他现在闻见油烟味就想跳楼。

于是方博就清汤寡水的喝了两天小米粥,晚上看见电视上的红烧排骨水煮鱼的时候,算是再也按耐不住自己早就开始馋的嘴了。

他开始反思自己之前一日三餐泡面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所以说这人一旦过的好了,就再也不想过以前的潦倒生活了。心里也是一样,一旦有人陪着了,就再也不想像以前那样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只能对着电脑屏幕说话。

许昕可能过段时间就会走吧,毕竟他只是来实习,等他走了,就想想办法找个男朋友好了,不要爱他那么多的那种,谈起来也轻松,老这么自己单着也不是事儿。

许昕看方博那俩大眼珠子盯着电视屏幕上五花八门的菜已经很久没眨过眼了,就用筷子敲了一下方博的脑袋。

“那些东西你现在都不能吃,不用想了。”

“哦,那怪谁啊。”方博回过神抱着小米粥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他现在整个胃都空下来了,又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想用大鱼大肉把它塞得满满的,难过的眼前的小米粥真是一口都不想再喝了。

“你自己嘴馋还怪我?”许昕把自己的小米粥一口喝完,我不是也陪着你喝两天小米粥。

“对。”

好吧许昕没话说,你是病号你说了算,不过他知道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许昕抱着碗无奈的摇摇头笑了,这怎么搞的跟过日子一样。

“啧......肉啊......”方博盯着电视屏幕,口水都要滴到碗里。


评论(13)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