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06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第二天许昕把他存的定期取出来了200块钱,那是在他妈的强迫下每月上交由他妈妈给存起来娶媳妇的,但是媳妇现在没影,总不能先让自己饿死是吧。

他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吃的那清汤寡水的,一锅泡面就打了一个鸡蛋,连火腿肠都吃不起,决定今天买点荤的补偿一下。

回到家的时候屋里黑灯瞎火的,只有方博房间的门缝里透出来点光。寂静的房间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格外响亮。

估计又赶稿子呢吧,他觉得拖延症可能是他们这些搞创作的通病,刀不架在脖子上就不愿意动弹。

许昕把买回来的菜装到盘子里去叫方博,喊了两三声没人应。

“吃饭呢你吃不吃了?”许昕进他房间把那个裹着耳朵的大耳机摘下来。

方博大眼珠子盯着电脑屏幕目不斜视:“你吃吧我不吃了。”

一言不合就开坑,一脚一个坑早晚把自己给活埋咯。有几个文自己都忘前情了编辑一个个都逮今天炮轰过来,说是不更新就不给稿费了,还要解约,因为他的信誉度已经快刷下限了。

“肉也不吃啊?”

方博没说话,许昕虽然近视还是看见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咽口水呢吧。

他在盘子挑了一块大点的炸鸡塞到方博嘴里,刚想端着盘子出去自己享受美妙的炸鸡配啤酒,不合时宜的扫到了方博胸前显得有些扎眼的红印子。

他穿了件鸡心领的毛衣,有些宽大,方博盘腿坐在椅子上驼着背,领子口大大的敞着把里面的春光全都暴露出来。

这是出了门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吧,棉衣随便的扔在床上,屋里的暖气开的很足,穿着毛衣的方博脑门上冒出来了层细细的汗珠。

方博常年窝在家里风吹不到太阳晒不到的,皮肤嫩白嫩白的,加上电脑桌上台灯照着,白花花的胸膛上零星的红色吻痕实在显眼。

许昕是没接触过gay这个圈子,但他学医见到过不少,也知道,现在不管是什么圈子,没对象的时候约个炮什么的不是稀罕事。

方博全神贯注的码字,没在意身边站着不走的许昕,炸鸡很香,就是油大,方博伸出舌头把嘴唇上沾的油舔干净。

这是许昕第一次对人做这种动作产生意见,你说你一男的闲的没事舔什么嘴唇?他自己回到客厅吃晚饭,思考了一下可能他们基佬和直男的气质从骨子里来讲就不太一样。

到了该睡觉的点许昕也没再去找方博说话,敲打键盘的声音一直没停过,偶尔能听见方博骂两嗓子。

许昕躺床上定好闹钟,关了灯一闭眼就是方博带着那些草莓印子在舔嘴唇。他跟方博住这段时间觉得方博是个挺简单的人,有点傻,是真傻不是装傻,有时候想耍点小心机也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高兴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不顺心了就自己闷着头想,好在他心态好,过会儿就能又灿烂起来,像个普通的宅男一样,过一天算一天,没太大的理想抱负,活的舒舒服服的就满足。

这是他今天晚上之前对方博的全部印象,但他发现方博今天有点在撩拨人的意思,比如那件鸡心领的衣服怎么看都不是方博的风格,也从没见他穿过,虽说他穿上意外的好看。

也是,去见炮友谁不得打扮打扮,许昕翻了个身,这么想想倒不是撩拨人的意思了,那确实就是在撩拨人啊。

可以啊方博儿,会的不少啊。

他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从医学病理到教育与法,突然想到前段时间闹到医院去的那俩男的。

翻起来拿起手机给方博发了条微信。

方博刚把最后欠的一个文点击发送,手机嗡的震了一下。

【你写完了没?】

他又仔细看了看消息时间,就刚刚没错,这许瞎子有病啊两点了还不睡。

【完了】

他把消息发过去,整个人放松下来,瞬间感觉浑身干热干热的,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毛衣。

他那个炮友刚从国外回来,本来完事儿之后说要请方博吃晚饭,走没两步方博就被编辑轰炸回家,别说毛衣没脱,全身上下捂的都挺严实,出了一身汗。

方博翻出来夏天穿的短裤短袖,他脱了衣服看到自己胸前还有肚子上那几个红印子,心里有点不舒服的搓了搓,把周围的皮肤都搓了一圈红。

说实话他不喜欢在身上弄出这种痕迹,谁都不是谁的谁,感觉像被盖了戳一样。

是禁欲太久了?方博笑自己没出息。

门外许昕在敲门,方博赶快把衣服套上去开。

“你咋还没睡这都几点了?等着给开除呢?”

“我找你谈谈。”

许昕难得跟他这么严肃的对话,方博也不敢再瞎怼,乖巧的点点头让他进来。

“那个……我以下对话是我从一个朋友兼医务人员的角度进行的。”许昕构思了半天,想他到底要用什么身份才有资格找方博谈这种问题。

“你……你有有啥就直说,你这样怪吓人的。”

“方博儿,”许昕深吸一口气:“我觉得你还是找个男朋友吧。”

方博懵了,他这是唱哪出。

“你说咱要啥有啥,是吧?”虽然没钱,他心想。

“长得也不差,是吧?”虽然个低,他心想。

“阳光向上的五好青年,是吧?”虽然傻,他心想。

“哦,我这么好,你怎么不要?”

方博一句话让许昕没法接下文,他万万没想到方博会来这么一句。

“唉……我跟你开玩笑,”方博一挥手:“找对象哪那么容易我又不是你,男神,是吧?不是你到底想干啥啊?”

许昕头疼的捏捏眉心,看来和方博交谈还是打直球的好,铺垫完全没用。

“成吧,那……那我直说,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找炮友了。”

方博呆掉了,他这半年了就今天出去和那男的见了一次面,许昕咋还知道了?

“你怎怎怎么知道的?”方博吓的有点结巴。

“呵,”许昕冷笑了一下,用手指点了点胸口:“印子有点显。”

方博像是秘密被人当年无情揭穿了一样,窘迫的手脚不知道往哪放,两个爪子在胸前尴尬的抓了抓。

许昕看着方博瞬间蹿红的耳朵尖,舔了下被暖气蒸的有些干的嘴唇:“可能是我职业原因吧,接触到的都是搞出事的,是真不安全,这个能不接触还是不接触的好。”

“就一个……”方博对着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我就跟一个来往过,又不是到处乱搞……”

“那你就知道他不乱搞啊?”许昕突然提高的音量吓的方博一愣。

方博没回答他,低着头抠手。

许昕看得出来方博肚子里有气了,他脾气是好,也不跟人吵架,就是倔着自己折腾自己。

眼看着手指上的皮硬生生被他揪掉一块儿,许昕都咧了嘴觉得疼,方博还是面不改色的继续抠。

许昕想可能真的是自己多事了,他和方博才认识了几天,也不是他的谁,顶多算个室友兼普通朋友。但是他觉得他作为一个医生,自己身边的人游走在这种危险边缘能当没看见吗?而且,那……那炮友来往时间长了假戏真做了怎么办?啊?不知根知底的这傻子被骗了都不知道。

“好了你别抠了,”许昕把他两只手拉开:“算我多管闲事了,我是没资格管你私生活,你就当是个医生给你搞宣传得了,走了。”

许昕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拉开门离开,方博听到了关门声才抬起头。

还真走了……

方博滚到床上用被子捂着头,对啊,老管我干什么啊?医生都这么闲?

“不知道我喜欢男的啊……”

 

评论(22)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