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08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这天许昕回家的时候天下了小雪,加上北风刮着,冷的厉害。

天是突然变的,上午出门的时候还挂着大太阳,他只穿了件薄棉衣,冻得浑身发抖,屋里的暖气让他头发上的一层雪迅速融化,弄得头上湿哒哒的。

方博不在,许昕洗了个澡出来天已经黑透了,也没见方博回来。

他有点纳闷,方博平时出个门都难,这么冷的天他能跑哪去?他躺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没心思看,已经八点多了,他肚子饿的直叫。

下午给方博发微信说好的晚上吃肉,这么晚了,等他回来煮两包泡面解决得了,可关键是这人跑哪去了?

眼瞅着晚间剧场都要开始了,上次他看睡着那个电视剧里的男女主已经相亲相爱准备三年抱俩了,许昕想他不找方博方博就不会给他来条信息。

他把方博的号码调出来,犹豫了一会儿没拨出去,他觉得自己这盯的也太紧了,毕竟现在才刚九点。

他放下手机想着再等会儿,门口就响起来开门声。

方博身上那件衣服比许昕穿的还薄,就是件卫衣,雪融化之后灰色的卫衣湿的很明显。

“没来得及做饭,买只烤鸭你热热吃吧。”方博把袋子上挂着水珠的烤鸭放到桌子上,没看许昕一眼就往卧室走。

“你跑哪儿去了?衣服呢?”

许昕拽住他卫衣帽子,被方博一把夺了回来。许昕闻见方博浑身的雪味儿还掺杂着酒精味,露出来那截脖子也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喝酒喝的。

“我去洗个澡,冷死了。”

方博进了浴室,浑身被冻的成了个冰棍,热水洒在身上刺的生疼。蒸汽把他包裹起来,身体慢慢柔软了就有些困,直到洗发水沾到手腕上,方博才疼的清醒过来。

他换了套睡衣,是他妈给他买的,他嫌老气从来没穿过。领子最上边的扣子扣上,可是再高的领子也遮不住整个脖子。

从浴室出来许昕不在客厅,方博直奔医药箱跑过去,眼有点花花的,扒拉半天没找到纱布,索性把一整个踹怀里想着回卧室慢慢找。

“我操……”方博一回头看到许昕就在他身后站着,吓的差点把医药箱扔出去:“你是鬼吗走路没……没点声音的。”

“我从刚才就过来了是你聋了听不见,找什么我给你找。”

“纱布和碘酒。”

“受伤了?”

“一点……小……小伤”

“让我看看。”

“不用不用不用,”方博抢过来许昕手里的药:“敏感部位,不,不方便。”

“你……”

许昕话还没说完,方博猫着腰从他身边蹿出去,跑到卧室门口一脑呆撞门上,许昕从来就没见他这么麻利过,今天的方博太诡异了。

“方博儿……”

“我自己能成,你别管我了吃饭去吧。”

“哎方博我就不明白了,”许昕靠在方博门上:“你说你家里一个现成的医生你怎么就不知道利用呢?什么敏感部位我没见过啊?你伤哪儿了?屁股啊?”

方博不出声。

“我给你说碘酒不能随便用知不知道,严重不严重啊?你瞎弄小心你小弟弟坏掉!”

方博还是不出声。

“还活着给吱个声!”

方博坐在床上手里捏着碘酒,保质期在哪里他都看不清,脑子里灌的全是许昕的声音。

四瓶啤酒的后劲上来了,在外面冻着的时候挺清醒,身子暖了起来酒精就开始在身体里作祟。

方博把药扔在一边跌下床跑去开门,靠在门上的许昕没防备一下和方博撞了个满怀。

“伤哪儿了?”

“手腕。”

方博盘腿坐上床,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两道血红的印子像个手镯似的挂在他手腕上,许昕拽着看了一下,有些地方磨破了皮,被水一冲都泛着白。

“怎么弄的?”

“出去玩不小心勒的。”

不小心勒的,多不小心能勒成这样,智障都知道疼你不知道。许昕不知道方博是在瞒什么,没拆穿他,就拿着医用棉花把他伤口上的水沾掉。

“伤成这样你还敢洗澡,觉得这俩印子带着挺好看?”

“我冷。”方博的声音囔囔的,不知道是冻得还是酒精作用上不来气。

许昕听他这可怜兮兮的话心里莫名冒出一股火,闷在胸口又发不出来,他把视线移到方博脸上,那张脸委屈的皱在一起,唯一漂亮的大眼睛也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我能跟谁打架啊……”

许昕没理方博,把手伸到他耳朵后面,耳垂后的一块皮肤红的不自然,微微有些发肿,他的手指贴在方博的皮肤上顺着脖子向下滑,去解方博勒的紧紧的衣领。

“许昕。”方博拽住许昕的手指头,他能感受到许昕的手指似乎触到他脖子上的伤口,微微有些疼。

“松手,快点。”许昕盯着方博瞪大的眼睛,语气有些不友善了。

许昕攥着方博受伤的手腕把他拉开,只把衣领往下边拉了一点点,脖颈间那个硕大的牙印实在醒目。

带着黑紫色的淤血。

“你说我管你干什么。”

许昕松开他的衣服,领子又贴回到脖子上,也松开方博的手腕,拿走了床上的碘酒。

“碘酒不能涂,刺激太大。”

“许昕,”方博去拽许昕的衣服,贴身的半截袖被他拽成了一面三角旗:“许昕,我,我今天就……和他断了,他不同意我……才跟他打的,我听,听你的,不跟他来往了。”

今天是方博约的,他的确去找那人断的,只不过最初的意图是约着打个什么散伙炮,他当然不敢这么给许昕说。

方博自认为虽然别人老说他色,但他骨子里对做爱这事倒不是很在意,可有可无,有了就享受享受,没了他也不急。

他把炮友约出来,那人挺兴奋,方博从来没主动约过他,见了面就抱着方博又亲又啃的,方博有点烦,说直接做吧。

这话在炮友眼里像是邀请,他说,他想来一次刺激一点的,方博问他要干什么,他拿出来个手铐拷在方博手上,方博想想,拷就拷吧,这个他能接受,鬼知道那人又从背包里掏出来一堆方博只在小黄片里才能见到的东西,有些他还没见过。

他不同意,SM这东西他不玩,他给那人说你要做就做,不行就算。那人像是铁了心一样,保证半天绝对让方博舒舒服服的,方博没耐心了,直接告诉他你要愿意咱俩再做最后一次,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说咱俩以后就别联系了。

那人听到这话就急了眼,按着方博就要用强的,他一口咬在方博脖子上算是把方博彻底惹恼了。

他平时看着是挺软,但好歹是从小跟着张继科在他爸那儿学了好些年散打,他不欺负人不代表就可以让人欺负。

方博手被拷着用不上力,和那人打起来吃亏不少,最后他把那人踹到地上抢了他兜里的钥匙,开了手铐甩在那人脸上,抓起床头上的手机摔门就走了。

他窝着一股闷气闷着头走了好远,冻的实在受不了了才意识到自己的棉袄还在宾馆没有拿。

头上落了一片雪,有些被他的体温融化流到脖子里,刺骨的凉,可是他不想回宾馆拿衣服,不想再看那人一眼,他只能抱着胳膊跑到路边去拦车。

骤变的天气打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公交车等不来,出租车打不上,方博只穿了一件卫衣,蹦来蹦去的给自己取暖。

他想着等一会儿吧,过了下班高峰期兴许就能打上车了。

路边有家烤鸭店,方博钻进去,里面几乎坐满了,估计不少人和他一样。他不好意思干坐在那里,就点了一份烤鸭,又要了几瓶啤酒,他记得许昕下午给他说想吃肉了,等他回去肯定没时间做饭,打包带回去凑合着吃吧。

店里还算暖和,他没胃口吃烤鸭,就自己一个人喝啤酒,看着外边天色一点点彻底黑下去,雪还是没停。

他拿着手机,盯着许昕的电话号看了好久,其实他给许昕打个电话求助一下的。

可能因为他还是不想,不想让许昕看见他这么可怜的样子,也不想让许昕知道他跟人打架了,还是跟炮友打的。

那瞎子知道了肯定笑话我,肯定的。

方博喝完了自己的啤酒,又把给许昕买的两瓶喝了,越喝他越开心,像回到大学毕业刚失恋那会儿,只要喝酒就一点都不痛了,什么都不用想了,脑子都白了。

神经病,方博骂自己,好好过日子呢又有什么过不去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是为了等车还是为了喝酒,坐了两个小时,他看着手机八点多,除了那个炮友被拒接的电话没有其他通知了,方博提起打包好的烤鸭出了店。

该回家了。

他还是没打到车,走了好长一截子路,可算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一个司机停下来问他要不要打车,方博钻进去,就剩两三分钟的路程,可是他实在太冷了。

马上就到家了,进了小区方博几乎是在跑,到家就暖和了。

“手腕也是他弄的?”许昕走回来,又重新拉着他的手腕问。

“是啊,他拿手铐拷我,我跟,跟他打才伤着的,不然他他他哪是我的对手啊他。”

“你挺厉害啊,他还拿手铐他有病这人……”

“是,我也觉得是,辛亏听你的提前止损,”方博抬着胳膊看着许昕修长的手指捏着棉花,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伤口:“疼疼……疼你轻点。”

“还知道疼,受伤了不能沾水这是常识,你还洗澡,真有你的。”

“哎你不给我包扎一下啊?”方博赶快拽着许昕松开的手。

“大哥你是磨破皮不是断腕好吗。”

“哦,那行吧。”方博松开手,把领子解开,刚才一直勒的他难受,现在许昕都看见了他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了。

“你真跟他断了啊?”许昕挨着方博坐下来。

“真啊。”

话音刚落,扔在一边的手机就叽叽咋咋的响起来,屏幕上一张硕大的照片笑的灿烂,方博二话不说给挂了。

许昕把方博手机拿过来,点开那人的联系人资料,头像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非常帅。

“这种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得了吧你就是嫉妒人家比你帅。”

“我没他长的帅我对你好啊,他帅他对你好吗?”

“是是是,许昕最好了,哥你最好了。”

许昕满意的挑了下眉毛,把那人的电话直接拉了黑。

“你把他微信啥的也直接拉黑了,省的他骚扰你。”

“好。”

方博直勾勾的看着低头摆弄手机的许昕,晕晕的有种不现实的幸福感,他最喜欢这种半梦半醒的感觉,是一记逃避现实的良药。

酒可真是个好东西。

“方博儿。”

“嗯?”

“以后有机会,哥帮你找个对象吧。”

“好啊……先谢谢昕哥了。”


评论(35)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