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12~13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第二天许昕浑浑噩噩的坐在办公椅上当陀螺转了一上午,目光呆滞,双眼无神。

他昨天小区门口的肯德基吃了三顿汉堡,愣是没瞅见他俩任何一个人的人影,他想也是,这么蹲点哪行,方博就是个宅男,那男的估计也是半斤八两。

想堵一个十天半个月能不出门的死宅那绝对是个技术活,他又不是无业游民天天闲的没事光去堵他,逮人还得靠脑子,守株待兔太愚蠢。

“哎许医生今天是怎么了?被我男神甩了呀?”姑娘看着许昕仰在椅子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过来打趣。

“对啊......”许昕蹬着大长腿生无可恋的回了一句:“你男神变心比变脸还快。”

“嘿,来劲了你还。”

姑娘笑他一句就走了,留许昕一人在办公室继续心灰意冷的绝望。

昨天那个自称方博男朋友的不是说让方博联系他吗?这别说联系了,许昕换了三个微信号申请好友都没通过。那家伙肯定没给方博说,也对,换成自己他也不说。

不过他还是不相信方博是真这么快就变卦了的,八成就是为了躲自己才答应那小子的。

牙科王医生送走了他最后一个病人跑来找许昕一起吃饭,不知道这小子犯什么神经,明明是个当医生的活像个要被抢救的,许昕被他拽出来的时候大脑里还在连轴计划着planA~Z,边走嘴里边念叨,走廊上来看病的还以为这是哪个精神科跑出来的连连给他让路。

许昕走着走着在走廊里看见有一男的,牵着他女朋友的小手,极其温柔的说:“我就给你说平时不能吃那么多甜的,你不听话。”他女朋友那叫一个甜呐搂着他胳膊撒娇的摇晃,他就‘吧唧’在他女朋友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许昕走不动了。

“咦~刚才我的病人,小情侣太腻歪了。”

“我操......”

王医生仿佛能听见许昕咬碎牙的声音。

“帮我个忙,把那男的叫到我办公室,我找他解决点私人问题。”许昕眼镜片此时几乎泛着寒光。

王医生被吓到了:“你想干什么?许昕你可是医生。”

“我到手的对象被他抢跑了结果他分分钟给我劈腿,我得找他谈谈心。”

王医生思索了一下,这样的人渣,确实得教育,他们医生可不就是得治病救人吗?脑残也是病,得治。

“这位朋友,你来一下,我们医生有话找你谈。”

宋鸿远一回头看到刚才那个主治医师,感觉有些不太妙:“还有什么事吗?”

“到办公室里细谈吧,”王医生做了个请的手势:“啊,你女朋友就不用了,小姑娘你来跟我在这儿等会儿,我给你科普一下怎么保护牙齿。”

小女友被吓得泪花都出来了,宋鸿远强装镇定的拍拍小女友的手,说:“宝贝儿别怕,没事的。”

他深吸一口气朝着王医生指的诊室进去,抬手敲门的时候浑身抖的连敲门声都颤了。

“进来。”

宋鸿远听到声音推门进去,看见诊室那位医生本来就白了一半的脸瞬间白完了。

“又......又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方博男朋友。”许昕对他释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是是是,是男朋友。”宋鸿远紧张的在屁股上擦了把手心的汗,面对许昕请他入座的邀请,不知道是该坐还是不该坐。

“那门外那个呢?”

“女朋友啊!”宋鸿远一下扑到许昕桌子前惯性大一点就冲到怀里了,焦急的冲着许昕大喊:“医生,我女朋友怎么了?她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啊?你们别吓我啊。”

“不是不是,你别急,她......她不就看个牙吗能有什么大事啊?”许昕倒是被他吓的不轻。

“不都这样的吗?不告诉本人只告诉家属,可能......可能......”

“得得得打住,你这脑子不比方博强多少,那女的很健康我就是来找你谈方博的事儿的,”许昕把频道拉回来:“她是你女朋友方博是什么啊?你是骗他呢还是你俩合起伙来骗我呢?”

宋鸿远刚从女朋友那儿回过神来,被许昕这一大串子问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我跟方博......其实我俩就是......不是我说这位同志你纠缠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方博不想搭理你就是对你没意思了,天底下那么多小白脸你就揪着他这一个傻子不放你什么意思啊?”宋鸿远反应过来自己保卫萝卜的身份,开始全面反击。

“他是不是傻子用不着你来告诉我,他怎么就对我没意思了?他告诉你他对我没意思了?让我放可以啊,他出来跟我说清楚,撩了一半走人了算怎么回事儿?”

“他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也行,你能联系上他吧?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在电话里说。”许昕想着不管咋样,俩人得先能说上话,才是胜利的开端。

宋鸿远一想,靠谱,让方博给他说清楚,以后也省的这家伙纠缠个没完没了的,麻烦。

“喂,博儿,有人想问你个问题,”宋鸿远白了一眼想伸手要电话的许昕,给他开了免提:“我问你啊,大点声回答,你喜不喜欢许昕?”

“你别给我提许昕行不行......”

通话音量被开到最大,角落里的灰尘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许昕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话筒里半晌没有声音,许昕想张口叫一声方博儿,不知道方博听到他的声音还会不会这么说。

“操,你他妈一提老子又想他了。”方博带着哭腔骂了一句,那边就嘟嘟嘟嘟了。

宋鸿远被方博这一嗓子骂呆掉了,清醒过来许昕已经从办公桌出来绕过他身边直奔大门走去。

“等会儿等会儿你干啥去啊?”宋鸿远跑过去一把按住门。

“我去找他。”

表现的不够明显吗?许昕懒的理他,他要找方博,很急。

“你俩怎么回事儿?”宋鸿远觉得这么两分钟自己被灌输的信息量有点略大:“你能告诉我你们俩是炮友呢?还是要搞......搞对象啊?”

“搞对象。”许昕耐着最后一点性子给他解释了一句,顺便把他按在门上的手掰开。

“许昕,”宋鸿远在背后叫住他:“你要是以后......有结婚生孩子的打算,就别去找他,方博被人坑过,他禁不起再来一回。”

“他今天要是跟我走,我就不生孩子了,不过他要是愿意的话婚还是可以结的。”

宋鸿远看着许昕眨眼间就消失的背影,想要不要给方博打个电话报备一下,还是算了,他自己招惹的人自己解决吧。

方博刚起床正在家里洗澡,身上还没擦门铃就像催命的一样吱哇乱叫个不停,他用大毛巾随意抹了下水,套上裤子就跑去趴到猫眼上看到底是哪个找事的。

“得了方博儿,别趴着看了快点开门。”

方博赶快从猫眼撤下来,站在门口不开门也不敢出声,他刚才还在想许昕呢咋想着想着就把许昕想来了?那他要再想想许昕喜欢他兴许许昕就真喜欢他了呢?

“刚才想的都快哭了现在到你面前你又不敢见了?”

“方博,你再不开门我就念你小说了啊,你给我告白那段,截图我还留着呢,我数三声数你自己看着办。”

“一......二.......”

‘哐当’一声许昕的脑门被撞了个结实的,他揉着额头把门敞开,就看见一个光溜溜的背影。

方博在床上随便掂了个相对干净的老干部背心套身上,出来看到许昕的脑门红了一大片,就揪着自己衣服强装镇定:“对不起对不起,没把握好力道,你......喝......喝喝水不?”

“不喝。”

“哦,不喝啊,不不喝你来干......干啥啊?”

“你不跑我也不用来啊,”许昕手揣在上衣口袋里往方博那儿走了几步,方博下意识的想躲,许昕就站住了没再往前:“为什么要跑啊?”

“因为我喜欢你。”方博把手里揉皱的衣角松开,两个人到这种地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喜欢许昕这件事他早就认了。

“那你一声不吭的就走?手机也换微信也拉黑你整个人都快与世隔绝了吧?你喜欢我一句话都不敢跟我说有你这么怂的吗?”

“你来就是为了怼我?”

“我来是为了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你跑再远也没用,我得把你带回家。”

“许昕你别他妈逗我!”方博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红着脸对着许昕吼了出来。

“我逗你?”许昕也来气了:“我前几天背着药箱翻山越岭的时候我天天想着你回来了没喘口气呢到处跑着找你,我多大劲啊我逗你玩儿?”

“哦,那谁先跑啊?谁先说没就没的啊?你他妈能给我发个短信我就能在家等你回来,怂的是你不是我。”

方博虽然怂起来结巴,但是吵起来一点不带打磕的,俩大眼珠子瞪着还蒙上一层水光,让人又害怕又心疼的。

“我给你说了我要下乡,你不是在睡觉......”

“睡觉你他妈说有屁用!”

许昕没话说了,感情那天方博压根就是在做梦,他说的话一句都没听见。他是来追人家的不是来吵架的,一切问题,先把人带回家再谈。

“是我的错,我没跟你说清楚。”

许昕语气瞬间软了下来,方博还气的直哼哼。

“我没跟你联系是因为那几天在村里也一直在想这事儿,我不确定我自己的想法所以也不敢跟你联系,行,这也算我怂行吧。方博儿,你要是还喜欢我......你......”许昕又往方博面前走了以前,方博脾气硬了也不往后退,仰脸瞅着他,许昕就看着他白花花的大膀子,说:“你把衣服穿好,咱回家吧。”

“我不穿!”

丫还倔着呢。

“你不穿我现在就把你扒干净。”许昕上手就要掀方博松松垮垮的背心。

“穿穿穿!”

方博秒怂人设不崩,推开许昕跑回自己房间从衣架上拿下来自己的厚衣服扔到床上,盯着它们看了半天,自己这就要跟许昕走了?

他靠在墙上抽了自己一巴掌,疼的。

许昕说喜欢他,让他跟他回家。

“别激动别激动方博,深呼吸......呼......呼......操!”

方博掏出手机抖着点了宋鸿远的手机号。

“远啊我......那个......那个谁,许昕,让让让我跟他回家......”

“兄弟,祝你幸福。”

“我真走啊?”

“你不走你想人家干啥?走走走,那个哥惹不起,快走快走。”

嗯?方博听着忙音,这......就完了?

“哎你是不是对宋鸿远做了什么啊?怎么感觉他很怕你的样子。”方博站在楼下车旁边,看着宋鸿远给他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回来让他随意的信息,总觉得不像那个偶尔充当老妈子的发小。

“我对其他男人没有丁点兴趣,”许昕费劲的把方博那特大号的电脑椅塞到车上:“你说你这东西都没拆封,是不是就等着我把你接回来呢?”

“看把你脸大的,这是为了过两天找房子搬着方便。”

方博坐上搬家车,一看司机,嘿熟人。

“小伙子你可真能折腾。”司机大哥感叹。

方博看着同一辆车车沿着同样路线又走了一遍,不同的是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身边还坐着许昕。

可能他离开那天有多心酸,现在就有多快乐。

“许昕你怎么找到我的啊?我都与世隔绝了。”方博歪着头看许昕,好像是多值得骄傲的事似的,被他满怀喜悦的问出来。

“对啊,为了找你这祖宗欠了我师兄他家黑狗老大一人情。”

“噢,”方博记得许昕说过他师兄是个法医:“现在的警犬都这么厉害了。”

“......”

许昕看着方博听着车里的音乐一点一点的脑袋,有些过长的头发翘着几撮随着节奏晃来晃去,他用手掌揉揉那个他熟悉的后脑勺,哎,都随他去吧。



========================


13章被吞的补档_(:зゝ∠)_


========================

评论(42)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