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撩完就跑是要被怼的我跟你讲 17

实习医生蟒X画手兼职写手博

狗血的同居梗

大概就是欢脱的小日常

=======================

方博和许昕吵架了。
准确的说是比吵架严重一点,冷战。
那天是难得的休息日,许昕懒懒散散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方博抱着洗好的苹果挤到许昕旁边,吧唧吧唧的啃着苹果,一边看许昕盯着电视看的认真。
那大概是个关于旅行的青春片,一群年轻人,简简单单的背着一个背包,做每个城市的过客。没钱了去打打零工,在街头弹弹吉他,实在走投无路了就去卖掉身上的一些装备。有时在灯火斑斓的夜色里狂欢,有时躺在几近无人的地铁站抱在一起取暖。
方博啃完了苹果,有些无聊的想要换台。
“这么狗血的电影你也看的下去。”
方博拿了电视遥控,许昕没有拦他,电视频道变了,许昕有点意犹未尽盯着屏幕傻笑。
“是狗血了,现实比这难得多,不过也比这刺激,”许昕把自己垫在脑袋下的胳膊抽出来搂着方博的腰,半趴在沙发上有些兴奋的冲方博说:“咱俩哪天也走一趟,坐火车,先去北边,再去南边,或者西藏那边也不错,看看还能碰上什么好玩的事儿。”
“呵,你可真能想,白瞎了个写科幻小说的好苗子。”方博找到自己喜欢的频道,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
可能是他写的小说多了,看的小说多了,这些在他眼里狗血的桥段就像是哗众取宠一般,表面是光鲜亮丽的,看到的人都去向往,可是揭下那层皮,除了孤独和困难,就是累,心累身累,从内到外的累。
他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为了所谓的情怀?活该给自己找罪受。
可能这就是他永远无法成为作家,只能当个写小说的原因。
他从小对未来只有一个想法,安安生生的活一辈子,不要大风大浪,只要平平静静。
“真的,博儿,我上大学那会儿吧......”许昕没注意的方博的敷衍,好像思绪全都被刚才那狗血电影带跑了一样:“我去给一个小孩儿当家教,我本事大啊,一下让他考了个985,带了他一个学期赚了两万多,我拿到工资就跑了,上了火车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后来在南边下了车,那地方听都没听过,然后就摸着跑到了海南,又摸到了黑龙江,最长的时候在火车上站了三十个小时,腿都要断了。那时候学校天天查我,要不是我师父顶着早他妈把我给退学了,咳......其实我那时候有个女朋友,我是带着她一起的,后来她第一站下了车就跟我拜拜了,自己又坐车回去,走之前还骂我神经病......”
“神经病。”
“我操,你也骂我?”
“不是我说,许昕,”方博把目光从电视上收回来,定定的看着许昕:“你这就是幼稚,拿两万多你就想闯世界呢?动画片看多了有什么好,都毒害你们这群为了情怀与理想而自虐的小年轻去了。”
“可是我闯了,从南到北,就这两万块钱,我没闯世界那么大野心,就是想试试自己一直想做的事,”许昕松开抱着方博的手,从沙发上坐起来:“你就没有想过?”
“写小说画漫画,天天都在想。”
两个人分开坐在沙发上,电视剧开始放了片尾曲,两个人没有在意,也没有说一句话,各怀心事的接着看了十分钟的广告。
许昕第二天要上班,他对方博说了句‘我睡了’,就关上了卧室的门,方博又看了集毫无进展的无聊剧情,没心思再看下去,也没心情睡觉。
他打开电脑,上次画了一半的漫画卡着画不下去,他翻出这个连载,从头到尾自己又看了两遍。
脑洞赛黑洞,读者对他的评价。
他也这么觉得,想的多好啊,异世界里的热血、激情和青春。
可终归是异世界啊。
冷战这事是两个人不谋而合的,谁也没有搭理谁的意思。许昕照样在早上上班时喊一句‘我走了’,方博照样晚上会做好饭两个人一起吃,除此之外再没什么别的交流。
说来到底有多大的矛盾犯得着冷战?
志向不同如何谈恋爱?方博给出的答案。
他最近又开了个新坑,半人半鬼的恐怖小说,写的让他好几次半夜不敢上厕所。灵感来了写到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只是今天越写越冷,最后冷的手指头打键盘都弯不下去,方博抱着胳膊窝在椅子里缩起脖子,嘴里念叨着难不成真把鬼给写来了?他打了个喷嚏,小心翼翼的往窗外瞄了一眼,生怕看到十一楼的窗外飘着个人影。
窗户大敞着,月色静好,寒风呼呼的往屋里灌。方博跳下椅子摸摸窗下的暖气片,凉的冰手。
“操。”方博暗骂一句。
这楼也真是没谁了,继电梯自行罢工之后暖气也开始罢工。
有暖气的日子他们嫌屋里太闷热,能开的窗户都会给开开,现在暖气突然停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屋里的温度比窗外高不到哪去,连被窝都是一片冰凉。
方博用还带着点温度的胳膊探进被子里,一下就被蛰的缩了回来。
床上就那一床薄薄的小被子,被暖气宠坏了,厚被子在这个家里压根就不存在。
方博想去开空调,拿着遥控器看了半天,接着往床上一扔抄起被子就拐到了隔壁。
许昕正在梦里旅游,分明是凉风蓝海和沙丘,突然就掉到冰窟窿里了,还没等他挣扎出来又被什么东西压的喘不过气。
我操这是碰到鬼压床了吗?许昕急的一脑门的汗,他拼命的叫醒自己,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骑在他正上方,月光把他的脸照的格外幽暗,只有那两个大眼珠子不灵不灵的闪着光。
“我靠......”许昕分辨出来是方博那小兔崽子,脑袋砸回枕头上大喘了口气。
“哥们儿,能拼个床吗?”
“你他妈就是欠操!”
被这种方式叫醒的许昕心情一点都不好,用他的大手一把按住方博的后颈把他狠狠的按在床上。
“别别别,哥......哥,别介,这么冷的天,暖气又停了,小弟弟再给冻阳痿咯。”方博的脸被闷在枕头里,呜呜啦啦说一堆快要上不来气。
“哪个庸医教你的?嗯?”
“咱就好好睡个觉行吗?”感觉到许昕松开手,方博赶忙从床上爬起来,蹭到许昕身边躺下,又把许昕扯到床上:“来来来抱着,冻死爹了。”
“什么玩意儿?”
许昕在方博背后用膝盖朝着他屁股用力顶了一下,磕的他尾椎生疼。
“哥,我冷,抱紧点。”
方博拉着许昕的手让他伸长了胳膊把自己围了个严实,他的背紧紧的贴在许昕胸膛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去。
“瞎子,你听过一句话没?”
“说。”
“长的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
“所以你这么幸运的遇到了我。”
方博躺的舒服了就又开始作死。
“你说就你这浪的开花的样子,哪个姑娘能受得了你?活该被甩,”方博说着用脚丫子朝许昕小腿上踢了一脚:“也就我,背个笔记本就能陪你浪迹天涯了。”
“谁告诉你我要流浪了?”许昕好笑的问。
“你......你不是有这打算吗?”
“咳......我就想想,现在不是以前,哪能说走就走。”
许昕叹了口气,他想到刚到医院的时候,不求能混到多高的级别,想着攒些资本,在结婚生孩子之前把自己大学没走完的路走完,他谁都不带,就他自己,不怕半路被人甩,一个人自由自在。
只是遇见方博之后,他哪怕真踏上那条路,恐怕也没办法自由自在。
“牵挂多了就走不远了,也不想走了,我现在就想升职加薪走向人生巅峰。”
“然后呢?赢取白富美?”
“可拉倒吧就你还白富美呢,”许昕把方博搂的紧了点:“然后攒几年钱,找个地方买套房子。”
“哎,你都想到买房子了?”
“对啊,咱俩得有个窝啊,到时候可能就想一辈子窝在家里了。”
方博暗笑着,他怎么觉得许昕的想法世俗起来了呢。他的意识里许昕的梦想应该是诗和远方,征途是星辰大海的那种人啊。
是他想多了,那只是一个美好到虚幻的人物,他的许昕是有血有肉有温度的。
“瞎子,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是吧?”
“你有什么梦想?”
“我没有......”
“你也就说的好听。”
“我活的也挺好看的。”方博带着自信的反驳回去。
“嗯......”
许昕的声音渐渐弱下去,鼻息平缓的洒在方博的后颈上,痒痒的,可是很暖和。
方博这个姿势躺的有些累了,就轻手轻脚的用胳膊撑着床翻了个身,和许昕面对着面,他在黑暗中盯着许昕睡熟的脸呆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把额头和他贴近了些许。
他闭上眼睛,两个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我现在的梦想,大概是你吧。
所以才敢和你一起流浪。

=======================

【梗:】
【QQ空间里一位非主流少女的心灵鸡汤:因为喜欢所以愿意为了他后退半步幸运的是发现他也为你退了半步】
【蟒爷的流浪记真好听】

【日常哪年是个头[望天。】

评论(42)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