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1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打了下课铃方博拎起书包往肩膀上一跨闷着头就往外边冲,他要去找许昕吃饭。一号食堂的排骨很任性的每天只卖二十分钟,他希望许昕能在这时候发挥一下他大长腿的优势,可是他也很了解他这位昕哥是比排骨还任性的主,所以他特意恳请许昕今天能少浪一会儿。

刚走到楼梯拐角就被一个学弟堵住的方博撸起袖子想怼架,但是想到这是自己社团的学弟求他帮忙,他还是应该帮一下的,毕竟能找他帮忙的人不多。

“你想追谁?”方博怀疑要么是学弟脑子坏了,要么就是自己耳朵坏了。

“许昕啊。”

“谁?”

“许昕。”

看来不是自己耳朵坏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我那个许昕是男的。”

“我知道,是喜欢男的。”

“那或许你可以换个男的喜欢,许昕不喜欢男的。”方博相当抱歉的笑了,这忙他实在帮不上,他还要赶着找许昕吃排骨。

“昕哥没告诉你他是gay吗?”学弟对着方博的后脑勺说了一句,又低声自言自语:“我还以为他的事儿你都知道......”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gay。”

方博骂了一句,想想那家伙确实是,他扭头走了,有这力气还不如多抢许昕两块排骨。

许昕自己坐在食堂守着两份备受瞩目的排骨,打了五局斗地主才看到方博人影。方博像个饿死鬼一样进来看见排骨比找到女朋友都兴奋,许昕实在不明白他对连续吃了三天的东西这股莫名的热情是哪来的。

“怎么来这么晚?”许昕吃了两块排骨就腻的不行,感觉前两天的排骨味还在肚子里回荡,他也是疯了天天吃这个。

“被个人堵着了,”方博毫不客气的收下许昕推过来的排骨,可省的他去抢了:“你知道他多逗不?他说你是gay。”

“谁?”

“我社团那个画海报的,你不认识。”

“哦,他啊.....”许昕若有所思的推了一下架在鼻子上的眼镜,低头抿着嘴不明所以的笑了一下。

方博送到嘴边的肉从筷子里掉下来砸到汤汁里,溅了方博一身。许昕用纸擦了擦方博白色的棒球服,酱油的颜色太明显,用纸擦只是把那片污渍抹的更开了,他把卫生纸塞进方博手里,让他自己把脸上的污渍擦掉。

“你看我干什么?擦脸啊。”

“许昕,”方博手里紧紧攥着那团卫生纸,被他捏的皱皱巴巴的:“你认识他?”

“认识。”

“那......那......你是gay不?”

方博问的小心翼翼,他觉得自己的声音肯定会被食堂的哄吵声盖过。许昕还没有张嘴说话,只是靠在座椅上定定的看着方博,双眼毫不躲闪的与方博对视着,让他感觉自己才是被质问的那个。

“是。”

食堂这么吵,可是终究淹没不了他听了十几年的声音。就像七八岁那会儿,他俩跟着家人去办年货,方博跟在一个卖糖葫芦的后边跑丢了,集市里满街的人他都不认识,最后还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听到了许昕一声声的喊着方博,然后他才走到他身边。

方博放下筷子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泛着油光的排骨胃里顿时堵得想吐。

“不吃了?”

“没胃口。”方博耷拉着眼皮摇头。

许昕无奈的笑了:“我又没怎么着你怎么就没胃口了?”

方博默不作声的抠起手指上翘起来的那点皮,许昕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甚至对方博来说许昕都不止是朋友了,他从小和许昕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自己妈还长。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间,承认了自己是个gay,他还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方博苦着一张脸,写上了满满的不开心。

“你说,咱俩天天在一块,你怎么就......突然弯了?”方博的语气似乎有点着急,好像他面前这个许昕是假许昕一样,他觉得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生了,要命的是许昕还不告诉他。

“可能不突然,”许昕耸耸肩,装作很无辜的样子:“那你现在知道了,对我有什么想法?讨厌我?”

“我在想许昕你是不是骗我呢?”方博像抓住个救命稻草一样捏住许昕手腕:“你他妈最爱骗我了。”

“没有。”

“我说认真的。”

“没骗你。”是认真的,许昕从来就没这么认真过。

“我恶心死你了。”方博赌气的甩开许昕的手。

“好好说话。”

许昕在桌子底下朝方博小腿上踹了一脚,本来想背包走人的方博又悻悻的坐回椅子上,许昕发起脾气来他向来是不敢惹的,大概因为许昕对他发脾气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

“不是讨厌你。”方博人生里似乎就没有讨厌许昕的设定,哪怕当初自己青春期暗恋的女生最后成了许昕的女朋友,他都不讨厌许昕,最多甩了两天脸色,第三天就被许昕哄的站在楼下等着一起上学了。

“说不出来,浑身难受。”方博绞尽脑汁想尽各种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除了不自在之外就是心里堵着,好像关于许昕的一切都乱套了。

“好,”许昕不逼他,他看方博的脸就知道他现在纠结的厉害:“那男的还给你说什么了?”

“说让我帮他追你。”

许昕笑了,方博脑子里乱的让他觉得他现在根本就看不懂许昕笑的含义,索性别过头不去看他,眼不见心不烦。

“方博儿。”

“啊?”

“不许帮他追我,”许昕拿起桌子上那个被方博揉的稀烂的纸团砸在方博脑门上:“听见没?”

“嗯......”

买饭的高峰期已经过了,方博跟着许昕走出食堂,他俩很少一前一后的走,只是方博不想跟许昕肩并肩。

他现在比刚才吃不下肉的时候更难受,满满的纠结都在于可能不久后的某天,他进不了许昕的生活圈,也没办法继续当一个可以亲密到几乎不留缝隙的人。

难受到胃疼。

评论(28)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