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2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第二天方博一上午都没去上课,周雨早上出门前费好大劲把他从床上拽起来,人家前脚出了寝室门,他跟着就倒在床上重新裹上被子继续睡。

方博的睡眠质量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学校比赛最乖宝宝睡午觉大赛,那是唯一一次许昕坐在下边两手空空的看着方博拿了张冠军奖状站在积木堆的领奖台上。

也是那天许昕算是记住了有个小子叫方博,睡在他旁边,他淘气的想办法去捉弄那小孩不让他睡午觉,最后累的自己睡着了,也没把他逗醒。

方博是被一阵阵黄焖鸡的香味给馋醒的,他睁开眼就看见周雨坐在他对面边看某位歌星的演唱会边啃着鸡腿吃的香。方博的肚子开始呐喊,他拿起手机发现上边除了班长的两条问他在哪的微信之外,竟然没有任何消息了。

许昕的消息也没有。

他俩从昨天中午吃完饭分开到现在都处于零交流状态,这是初中的青春期甩脸色之后为时最久的冷战。

周雨在下面边看边唱,魔音绕梁,方博翻了个身,用被子把头蒙起来。他用手指翻翻他和许昕的微信聊天记录,多和谐呀。

他不知道许昕什么时候变成gay的,但是昨天的许昕还是和这十几年的许昕一模一样,许昕还是那个许昕,想多的是他自己。

方博觉得他得先去找许昕搭这个话,作为十六年以来最好的朋友,他这种态度万一让许昕觉得自己是在嫌弃他那就不好了,不管许昕是喜欢哪个男的,在那人出现之前他就是和许昕最亲的,他得对许昕好,他无条件支持许昕,要不然小时候许昕烧了家里的窗帘方博妈妈就一口咬定是方博给递的打火机呢,虽然妈妈并没有说错。

他的肚子又在叫了,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肚子叫的如此漂亮,哪怕许昕吃完饭了听到自己肚子叫成这样肯定也会陪着他去吃饭的。

【瞎子,吃饭没?】

【没】

我操秒回,方博乐了。

【我也没】

【我在寝室等你】

【我起个床,马上下去】

方博用了五分钟解决了穿衣服洗漱等一系列工作,这一般是他上课迟到时候的速度。他下个楼拐个弯就到许昕宿舍,张继科和马龙不在,他俩老不在,所以许昕孤家寡人的时候就总喜欢把方博拽来陪他。

许昕在玩跑跑卡丁车,方博总损他说这个年代了谁还玩这个啊一起打撸呗,动员了好久也没把许昕拉上道。大红色的宝宝又输了,许昕老爱用这个,一用就输,很邪门。许昕说因为宝宝长的太像方博了,不高兴的时候用他输两局就爽了,方博为这没少跟他对着骂。

“今天去吃什么?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都吃了。”

“等你喊我啊。”许昕套上衣服锁宿舍门,他这个棒球衫和方博昨天那个是一样的,他买回了被方博相中了,死活非要买个同款,所以方博穿的时候许昕打死都不穿,他不想像方博和周雨一样冬天裹着两件一模一样的大鹅摇摇摆摆的真像两只大鹅,回头率百分百。

“早上没去上课。”方博这语气倒像是在抱怨一样,他在早上被周雨叫起来那一瞬间失去了人生的方向,此生一片迷茫,人在混沌的时候只有睡觉可以解忧,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睡了一觉就想开了。

从小到大他都在跟着许昕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因为他觉得许昕选的都是好的,起码把他带的挺好的。

高三的时候老师问他们志愿,方博听了许昕选的大学之后苦了一上午的脸。

“你这大学分太高了,这我考太危险了。”

“其实你可以考别的大学......”许昕犹豫了很久之后说。

“啧,怎么办啊。”方博全然没听到他的话,皱着眉头把自己的手指甲啃的光秃秃的,一点点扒高考指南,最低一年的分数线也要高出方博模拟考试二三十分。

高考前几个月,方博成绩涨了点,但多了还是徘徊在分数线的边缘。他压力大了就爱啃手,没得啃了就用指头抠,方博本来一双挺好看的手那段时间被他自己糟蹋的不成样子。许昕看不下去了,问他干什么非要考那个大学,方博从高高的练习册里抬起头,他的两只眼睛没有答案,只有很理所当然。

结果那个重点大学还真让方博给考上了,学校说他是这一届最大的黑马,把他的照片挂上了光荣榜,就在许昕旁边。

“我知道你没上课,你班长电话都打到我这边了,问我你是不是又睡死过去了。”

“那你怎么不去叫我?”

“啊我不用上课啊?”

一号食堂离他们宿舍最近,看到卖排骨的关门了许昕谢天谢地。他们点了两份黄焖鸡,方博坐在座位上叨叨着他已经感觉不到饥饿了,许昕笑笑不说话,他知道方博那点出息,他只求方博等会儿狼吞虎咽的时候别把自己的衣服再染上汤汁就谢天谢地了。

“瞎子,其实我......嘶......”方博的嘴被青辣椒辣的红了一圈:“我今天上午并不是单纯的睡觉,我思考了一上午。”

“说。”

“我想明白了,你怎么样,我都支持你。”

“真的啊?”

“我昨天心里不舒服,就是觉得,你喜欢男的,将来找一男朋友,那我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你一块儿了啊,想想这十几年我就有点难受。”

“我......”

“但是我想通了,你没找到男朋友,咱俩就不用分开,就算找到了,那......咱俩也还是最好的哥们儿,对不对?”

“对。”许昕笑着点头。

方博看到许昕笑才放心的乐呵起来:“哎你刚才想说什么?”

“你先吃吧,”许昕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肉:“吃完饭再说,省的你又没胃口。”

下午方博是有课的,他不敢再逃,被纪委逮住班长也保不了他。

“你说吧,我一会儿直接去上课。”

上课时间快到了,学校里全是抱着书本跑的学生,像方博这种俩手揣到口袋里还悠哉的主着实不多见,或许学计算机的就这点好处,一个U盘走天下。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男朋友的问题。”

“为什么?啊......也是啊......”方博想到许昕家里就他一个独苗,的确是比较困难:“我帮你给叔叔阿姨说,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一辈子要是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过,那太......太煎熬了。”

他只能这样安慰许昕了。

“咱俩不还过了半辈子呢吗?”

“咱俩才多长时间,一辈子很长的。”

“我说......你陪我过,我就不觉得煎熬。”

“什......什么意思?”方博越来越不懂许昕的思维,他和许昕中间的鸿沟越来越大了。

“喜欢你啊。”

许昕总是能把话说的这么从容自若,脸上淡然的笑让方博觉得心慌,他拼了命的在猜许昕的玩笑话。如果他看到许昕口袋里握成拳头的手,指甲在手掌上印出一排深深的痕迹,这个谜题就会简单一点。

“又又......又骗我。”方博强装着淡定做出嘲笑的架势用手指着许昕,按照惯例,许昕接下来会想办法骂回来,骂他是猪或者骂他蠢。

“没骗你。”

方博的世界都要崩塌了。


评论(40)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