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6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他们学校斥巨资翻新了体育馆,刚开放使用没多久校长心血来潮要把各种可以在场馆内举办的比赛都来一遍,搞个冬季运动会,也好借机会宣传一下。

被废了将近一年多的各种运动社团都活了起来,挣扎在马克思理论一线的方博和周雨半夜正背着书被久不联系乒乓球社领导通知过两天去参加乒乓球比赛。这事儿他们见多了,大三还能被吓着咋地?

方博把手机扔一边就继续背,他们平时上马克思爱去不去的,去了也不听,期末全靠这两天,好在这是最后一场考试课,虽然半个月之后还有一个考查课,所以他们经常抱怨这操蛋的考试体系。

“哎?!啥意思啊?”对面的徐晨皓喊了一嗓子:“院长通知没有有效证明拒绝比赛的体育全按挂科处理,这都什么玩意儿?”

屋里四个人都背不下去了,他们院系当初因为时间问题体育的期末体测没有考,统一按照及格处理,现在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准备复习,更何况体育馆开始翻修之后像场馆里的球类运动都没有再招收新人,上级只能来压榨他们了。

本来隔天上午考完试他们四个要出去野一把,现在全都被叫到体育馆去参加训练。

刚翻新的体育馆看着跟奥运会场有的一拼,难怪校长这么大张旗鼓的还要比赛全程录像。

四个人揣着准考证跑到乒乓球馆的时候负责教练已经开始背着手讲话了。来的基本上都是大三的,还有两个大四已经找到工作回来浪的邱贻可和陈玘,张继科和马龙也在,当然还有许昕。

他们从后边猫着腰溜过去,方博本来想拽着周雨让他和自己一起站的,谁知道衣服角都没碰着周雨就蹿到樊振东旁边了。方博挠着头想找个不尴尬又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故意的位置,刚瞄了一圈儿就被邱贻可一把搂到了怀里。

“哎呀我的乖侄儿又可爱了。”邱贻可揽着方博的脑袋像抱着毛绒玩偶一样一通狠搓。

“邱贻可!”忍无可忍的刘教练吼了一嗓子。

被搓到凌乱的方博才被放开,晕晕乎乎的乖乖站在邱贻可旁边。

场馆的新空调系统很给力,穿着单衣打两局下来衣服也湿透了。刘教练在这看了俩多小时挑了十几个能放在一起打比赛的让他们留下继续练,为了两天后能交出一场相对专业的比赛特意给他们发了更衣室的钥匙,说是这两天就把这里当家吧没啥事就不要出去了是哇。

下午他们背着短裤短袖就来了,虽说一开始是千万个不愿意,但没想到他们这十几个人竟然成了全校的羡慕对象,因为其他场馆的主管教练可不像刘教练一样那么仁慈还给你们更衣室钥匙?空调都没舍得开几分钟。

剩下的十几个人都是熟脸,大一一起打过一年球,那时候他们刚上大学年纪小新鲜劲大,一口气加了好多社团,所以乒乓球社的人几乎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但他们几个一有活动不管风吹雨打的准时到场,翘了课也在所不惜,这些分布在校园各个角落不同系的男生才能有如此坚固的友谊。

体育馆重建之后社团就被停了,方博有时候跟着许昕张继科马龙他们去台球室打台球,张继科和马龙总要在旁边的乒乓球台上怼两局。

他俩打球是最好的,打的也是最精彩的,两个人对打的时候周围总会围着一圈人在看,方博和闫安打了一下午累的不想动,可是还没到解散的时间,方博就靠在球桌上看张继科和马龙,隔着一个桌子还能看到正在陪人练球的许昕。

张继科和马龙打完解散的时间已经过了,周围的人一哄而散,许昕还没结束,方博就自己先去了更衣室。

他走在张继科和马龙后边,看着他俩勾肩搭背方博已经习以为常了。张继科的鼻梁很高,运动完的汗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流到鼻尖,张继科笑着不知道在和马龙说什么,他只听到马龙奶声奶气的骂了一声‘滚蛋’,然后张继科把鼻尖上的那滴汗蹭到了马龙红了的耳廓上。

方博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个世界怎么了?

更衣室里很多人,方博看着大家都挺正常的,不正常的就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那几个。新世界的大门一打开就关不上,处处留心皆惊喜,方博心疼的抱紧了暂时还直着的自己。

他的半截袖背上湿了一块,贴在身上不舒服。体育馆里能有个更衣室给他们用已经是天大的荣幸,淋浴室就先不用想了。

方博把半截袖脱下来,尽管开着空调还是有些凉,他低着头去扒柜子里的衣服,赤裸的肩膀突然被揽住,肩头上落下一张发烫的手掌,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人手心里的汗。方博看到许昕的侧脸条件反射的要躲开,背撞上铁质的柜子门,‘嗵’的一声闷响把周围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方博呲着牙,背上被撞的火辣辣的疼,许昕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的手伸向他的后背,又被方博看似不经意的躲开。

“没事没事,不疼。”

许昕看到方博强忍住没有变形的嘴唇弧度,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抬手敲敲柜子门。

“我是想说,你挡到我柜子了”

许昕的柜子就在方博正上边,方博点点头,从柜子里抱出自己的衣服,把那块空地让给许昕。

从场馆里出来天色已经暗了,晚风刮起来湿冷湿冷的。许昕穿的很随意,裹上棉袄就走了,方博还在更衣室一件一件套衣服。许昕把棉袄拉链拉上,他想赶快回宿舍洗个澡。

“许昕!许昕许昕,你等等我。”方博看到许昕走之后手忙脚乱的把衣服胡乱穿了一下,朝着走出去好远的许昕跑过去。

“干什么?”许昕被方博拽住了袖子,站住问他。

“我想跟你说点事。”

方博喘了两口气,张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许昕心里着急。

“快点说,这儿太冷了。”

“你觉得咱们两个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啊?”方博能感觉到许昕的心情不是很好,他也在脑子里翻来覆去想了好久才下定决心好好谈谈这件事,过了今天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个勇气。

“你想什么关系?”许昕反问他。

“我......我想过,咱俩在一起试试,我觉得我跟你在一起应该是能过的挺好,但是吧......后来我、我发现你想要的我还是不行,如果以后我还是......没办法喜欢上你,那咱俩就全完了,这个险我不敢冒啊,咱们不能这样错下去。”

“我喜欢你,怎么就成错的了?”许昕的心脏像被敲了一下猛地有些疼,他的嘴角不明所以的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笑的满是尴尬。

“咱俩本来就不该这样的,许昕,你别......别喜欢我了,”方博的大眼睛那么认真的看着许昕,却带着点恳求的意味:“我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许昕看着方博那两只一直明亮双眼对着他呈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这种状态。方博有时候很怂,有时候很傻,有时候很懒,有时候很闹,但是他骨子里,总是傲的。

他觉得他还是错了,他到底还是把方博逼到这种地步。

“其实还有种办法,你不用答应我,我也不用强迫自己不去喜欢你。”许昕似乎轻松了下来,轻描淡写的去描述那个缠在两人之间的膈膜。

“什......什么?”方博轻声问,他不知道许昕有什么办法,但终究不会是什么好办法。

许昕像开玩笑一样笑了,方博这样的眼神让他没办法带着喜欢去讨论出一个如何完美结束的方法。

或许方博在乎的并不是他喜欢谁,只是害怕他会和他分开。

“算了。”许昕摇摇头走了。


评论(16)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