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7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比赛那天场馆里莫名来了很多女生,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夜爆红的,本来没多大的场地边边角角挤满了人。

方博打的比自己想象中的好,他想这么一路杀下去必定会碰上许昕吧,男孩子的友谊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是怼一架解决不了的是吧?结果他这想法刚冒出来就被淘汰了,只能坐在一边听着大家讨论一群养眼的女生,只可惜眼前的风光甚好他却已然没了兴趣。

许昕浪的可真厉害,一个球打的满场跑,带着周围的姑娘们跟着他的步伐哗哗哗的鼓掌。

比赛结束许昕打了个第三,有几个大一的学妹急着想找许昕拍照,据说这几个小姑娘刚开学的时候都是许昕接的。本来许昕在学校里就能唱能撩挺拉风的,现在又让人发掘出了能打球,方博收拾东西的时间耳边的‘许昕’就没停过。

“学长。”

方博刚把自己书包装好要去换衣服,身后一声软软的‘学长’让方博挪不动脚步了。

“学长,你知道许昕学长在哪吗?找不到他了。”几个小姑娘抱成一团笑眯眯的看着方博。

“你们等等,我去给你们叫他啊。”

方博像是比小姑娘还激动的背着书包就往更衣室跑,他们两天没有任何交流了,许昕不来找他,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话题去找许昕。

他到更衣室的时候许昕正坐在椅子上换鞋,方博挠挠头发走到许昕面前,叫了他一声。

“许昕。”

许昕抬起头看着他,不戴眼镜的样子让方博打从心底想把眼镜给他架上,因为许昕微眯着的眼在方博心里竟然显得有些色情。

“许昕你换好没?”张继科进来,看到方博和许昕沉默着大眼瞪小眼,又对方博说:“方博你去吃饭不?去就快点换衣服。”

许昕把视线从方博脸上收回来,默不作声的把柜子里的东西全塞进书包,比赛结束了,柜子的使用权也就到期了。

方博没回张继科,他等了一会儿,感觉许昕似乎并没有要叫他一起的意思。

“我不去了,我还有事。”

他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方博儿,馆里有几个小姑娘找你,你快去啊。”徐晨皓进门就激动的抱住方博往外推,自从前几天方博相亲失意后方博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作为哥们儿特为他的终身幸福捉急。

许昕就在方博眼前跟着张继科马龙走了,方博回到馆里那几个女孩还等在那里,他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有些失落的说:“对不起啊,他走了。”

“那没事没事,学长你和我们拍几张吧?”

“我?我我我......我也......”方博受宠若惊,其实他也挺受欢迎的啊,如果他能主动一点,现在恐怕也是热恋期的人。

他从体育馆里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学妹们叫他一起吃饭方博不好意思,他从来没这种和一群女生一起行动的经验。食堂里的人不多,很多专业停了课,他们的生活也都随性起来。

方博站在那里等着午饭,他在食堂正门最门口的那家,大学三年从来没尝试过。他进门就看到许昕那群人,食堂是一字型的,他们离的很远,他看到许昕的时候许昕正在低着头吃饭,眨眨眼的功夫就看到许昕微微下垂的眼似乎迎上了他的视线,方博不敢过去,他在期待着许昕能对他招招手,这样他就会毫不顾忌的朝他跑过去。

只是那几秒钟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抬手,他们的视线又错开了。

“帅哥吃点什么呀?”

“啊?额我看看......”方博慌乱的转过身看菜单,他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随意点了一份店家推荐的爆款。

这顿饭吃的很不舒服,他几乎都没尝出什么味道,了了扒了几口还剩下一大半就走了。他回宿舍的时候上到二楼,站到楼梯拐角好一阵子不动身,来往的几个人用奇怪的眼光看他,方博蛮不自在的又退回楼梯上不让人看见。

他用袖子把楼梯扶手蹭的锃亮,横下心,如果这次许昕还不理他,那他以后也不搭理许昕了,他一直在努力,能做的都做了。

宿舍门响的时候许昕习惯性的起身去开门,因为张继科挤在马龙座位上说话。

方博两个手揣在口袋里在墙上靠着,探出个脑袋出现在许昕视线里。方博看到许昕侧了个身,却埋着头盯着脚下的地板砖。

“许昕,不能因为我不跟你谈恋爱,你就当......当不认识我啊......”他的声音嘟嘟囔囔的像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样,完全不像是来下最后通牒的。

“许昕你电话。”

方博没听到许昕的回答,只听到张继科在屋里喊了一声。他余光里许昕的半个身子晃了一下不见了,给他留了一条宽宽的门缝。方博把头撤回来,重新靠在墙上。

这样趴在别人寝室门口太不礼貌了,方博深呼一口气,自己串了三年的宿舍突然就变得那么陌生。方博看着那道门缝,微微能从里面听到许昕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他不知道许昕在和谁打电话,也不知道许昕挂了电话还会不会出来。手机上屏锁上的时间缓慢的在跳,无形的秒针却一秒一秒的磨着他怀揣的一点希望和自尊心。

他不想等了,太煎熬了,也太没意思了。

许昕满脸愁容的挂了电话就往门外走,只有昏黄的灯光和空无一人的走廊,他捏着手机在门口站了半天,还是把迈出去的脚撤回来了。

“怎么了?”

“老师说我作业有问题,让我重新做。”许昕回答马龙。

“我说你和方博。”

“我跟方博.....我也不知道。”许昕难得的说话没了底气,靠着桌子来回划弄手机。

“他要是真接受不了就别勉强了,强扭的瓜不甜,要是连以前的关系都回不去了......”

“回得去,回得去。”

他知道方博从来没变过,这一切只取决于他要怎么做。

“老张把我眼镜给我,我把作业改了。”

张继科拿书包去给许昕找今天上午帮他装起来的眼镜,他挺不明白许昕这个十米开外人畜不分的是怎么不戴眼镜打球的,大概全靠浪吧。


评论(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