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8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直到第二天下午,一整个宿舍四个人都还赖在床上睡觉。昨天晚上方博不知道抽什么风,拉着他们开了一晚上黑,打到后半夜剩下三个人也来了劲,结果爬上床的时候太阳已经晒了屁股。

方博手机的震动没能把他叫醒,倒是吵的周雨睡不着。他从被窝里伸长了胳膊对着方博的脸一通乱拍,总算在电话无法接通之前把方博给拍醒了。

“不去。”方博的瞌睡还没醒,电话里说了什么他都记不大清,只知道要让他离开被窝的人一律拒绝。

“不行方博,期末聚餐一定要来,人家好多小学妹都来呢你一学长还不来,不给你说了啊记住晚上八点你睡吧。”社长完全不给方博继续反抗的机会,说完直接挂电话。

方博又躺到被窝里赖了一个多小时,起起起,反正他肚子也是饿的不行了。一旦不用上课他最向往的生活就是三天三夜不出宿舍十几个小时不下床,但是总有个许昕让他无法实现梦想,现在很好了,没人管多潇洒,但是也没人投喂他了,为了活着还是要自己出门觅食。

其实他们部门没有多少人,多数成员要么大二就退社了,要么干脆就不再联系,除了大一新生,也就剩下两个被社长捆绑的苦力。

期末聚餐的部门很多,又赶到周末,学校周边的那些有点名气的餐馆多没了位置,好在那帮大一的孩子们也都不是挑剔的主,他们就在校外远一点的烧烤店坐下了。

作为学长的方博从坐下那一刻嘴巴就没有停住,大概是他比较好说话或者是用小学妹的话说就是方博学长长的可可爱可可爱了!把方博给羞的人家问什么问题他都想办法回答。

那位喜欢许昕的学弟非常刻意的坐在方博旁边,一门心思的问许昕的事。方博本来看到这个学弟就莫名的不想搭理,更何况是关于许昕的。

社长看这些小姑娘们对许昕都挺感兴趣,就附和着说方博和许昕打小就没分开过,想追许昕的都去请教方博啊一追一个准。

被灌了不少酒的方博捏着手里的易拉罐不说话了,听着那一群人吵吵,等她们安静下来,方博才笑的一脸抱歉的说:“许昕的事我帮不了。”

他把易拉罐里剩下的酒喝完,胃里冰冰凉凉的很舒服,把刚才吃的两串烧烤的油都冲了个干净,他接过来不知道谁又给他开的一罐酒,和旁边的学弟碰了一下,没说话,仰头就开始喝,学弟想了想,他觉得他大概知道方博的意思吧。

其实方博是想说,别让我帮,我帮不了,我连自己的许昕都丢了,去哪里给你们找许昕。

“那学长,你就告诉我,许昕有没有女朋友啊?”一个学妹还满怀希望的问。

“妹妹你别想了,许昕是个gay,女的他不行。”

方博刚流进嘴里的酒呛到喉咙,咳着把酒洒了一地。

“你他妈说谁呢你?”方博站起来指着旁边那桌的四个男的,他不知道那句话是谁说的,找不出来就一起骂。

“你激动个屁啊,你谁啊?方博是吧?”刚才就是这个声音,吃着花生米,一边晃着他穿着擦的锃亮的尖头皮鞋:“他干那恶心人的事儿你不知道?你他妈被他操傻了吧?”

“哈哈哈哈哈......”他旁边的人开始笑:“哎方博,你回去给许昕说啊,改天我给他介绍个店,他那么迷人,肯定受欢迎,哈哈哈哈......”

邻桌的四个人扯着嗓子笑成一窝,那些小女生不敢出声,这边沉默的气氛让方博的脾气顺着酒劲蹭蹭的往头顶冒。

“许昕不是。”

他的声音被那几个人的粗狂笑声吞了下去,只有社长听出了方博语气中的语气中的愤怒,咬牙切齿的像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他想拉方博一把,却还是没拽住。

“我操你大爷!”

方博按着人脑袋就捶了上去,那人猛的一下没缓过神,被方博揍了一拳之后剩下三个人拽起方博就开始打。社团里的几个男生想上去拉架,没把方博拉出来反被揍之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团就打成了群架。

被吓坏的女孩子们站在一边不敢上前,看到方博脸上的血,马上哆嗦着掏手机报了警。

治安警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停了,那四个人撒腿就想跑,还没翻出窗户就被按着压进了警车。屋里的桌子被打坏了三张,几个人身上都沾了血,那血也不知道是谁的,只是看他们倒都没什么大的皮外伤。

被塞进警车之前社长专门给那群女孩子们交代千万不要告诉老师,这手是他们先动的,告诉老师就完蛋了。

他们进了局子就被分开了,方博被扔进一间冷的要命的屋子,只有一张长条铁板凳。一屁股坐下去冰凉瞬间冲击到大脑,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两分钟,感受一下浑身的酸痛。

“和解吧?方博!”

“啊?”方博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他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看着面前一脸嫌弃的警察。

“真行,打完架就睡,对方同意和解,你们呢?”

“同意,同意。”方博马上坐直了点头,他能不同意吗,闹到学校记个大过他四年的大学就白上了。

“打电话找人来交罚款,顺便把你带走。”警察扔下一句话就重新关上了门。

方博掏出手机翻电话,找谁呢?不能找张继科,找张继科就等于找许昕,那就找周雨。他给周雨拨电话,乖巧的描述了一下处境,让他先带点钱来接一下。

“好好好我想办法,你别急啊!”

结果方博一个没交代,周雨电话马上就打到了许昕手机上。

睡到半夜的许昕被吓的魂都没了,方博能干出什么值得进局子的事?要不是周雨通通通的跑到楼下砸门他真以为他们那一窝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凌晨一点宿舍早就落了锁,许昕没法去叫宿管阿姨,只能顺着旁边的管子从阳台翻下去,好在他们住在二楼,许昕扒着窗台摸了两把没摸到管子,索性松了手直接跳出去。

“我靠你没事吧?”

张继科打着手电照了半天才找到从地上爬起来的许昕,许昕仰头喊了声没事就跑了。

“你别急啊!”

派出所离他们学校不是很远,但现在这个点路上没有一辆车,许昕就揣着几个人给他凑的两三千块钱一路跑过去。值班的警察带他去找方博,走到门口许昕的心还在嗓子眼里悬着,百米冲刺了十几分钟的气还没喘匀,进门就看见方博歪头倒在长椅上,那件和他同款的白色棒球衫上淌着一片血迹。

许昕顾不得警察叔叔在他耳边讲什么签协议什么遵纪守法什么赔偿烧烤店的三张桌子,挤开了门冲着方博走过去,许昕不敢拍他,他蹲下来去叫方博的名字,却听见一阵阵轻微的呼噜声,许昕愣是被他气得没了脾气。

被晃醒的方博睁开眼看到许昕的脸,他的脑子反映有点慢,张着嘴像不认识一样迷茫的看着他。

“伤着没?”

是许昕的声音,方博忙晃晃头清醒一下脑袋:“你怎么来了?”

“你还想是谁?”许昕听到他的声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站起来无奈的瞪了方博一眼,跟着门口站着的警察出去交罚款。

社长他们叫来的人比许昕晚到了一会儿,许昕看着陆续出来这一大帮子才明白过来这打的还是群架。

他们坐在门口等着签字,许昕问方博为什么带头打架,方博搓着自己衣服上已经干涸的血渍,掉下来一小片像铁锈一样的渣渣。

“喝多了,记不清。”

边上坐的几个人刚想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方博沉着脸不愿意说,他们自然也不好多嘴。

直到尖头皮鞋那一帮子被警察带出来,许昕看到那几张脸,他大概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不是第一次碰头了,之前张继科就和他们干过一架,只是张继科没方博这么傻挨了打还被抓起来。

“走吧许昕。”

他看到许昕站起来朝着那几个人走过去,顾不得看手上的协议究竟写了什么,潦草的画上了自己的名字抱起许昕的胳膊就往外跑。

“你慢点。”

“快走,”方博不听:“再不走快我他妈还打他们。”

许昕没有再说话,揽住方博的肩膀让他停下来。

校外已经没有七八点那时候的繁华光景了,只有几盏路灯还昏昏沉沉的值班。唯一有点生气的就是开着几家宾馆的那条街还有霓虹灯在亮。学校宿舍已经进不去了,方博把手缩进袖筒里跟在许昕后边去开房,他穿的是许昕的外套,为了遮住身上的一片血迹。值班的可能是个新人,他饶有兴趣的盯着许昕和方博看了半天,那个小个子低着头,可以看到脸上带着新鲜的伤。

“快点行吗?”许昕等的不耐烦了。

“兄弟,”值班的把钥匙递给许昕:“别玩太狠了,我还做生意呢。”

许昕接过钥匙拉了方博就走,那人自讨个没趣继续窝在座位上打瞌睡。

进到房间里方博把许昕的衣服脱掉还给他,只是上边已经沾上了血腥味,算了让他自己洗吧,方博一到冬天就懒得要命,他低头看自己这件最爱的棒球衫恐怕也是要不成了。

“这不是你的血吧?”许昕把空调开到最暖,让方博把带血衣服脱了。

“是......”

“是???你伤着哪儿了?”

“嘿嘿,鼻子打破了,没事了,早没事了。”方博傻笑着还上手按了按自己的鼻子,鼻梁还是有些疼。他们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方博摸到一手血,几乎都做好赴死的准备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帅过。

“我靠,”许昕看着方博被打破的眼角,差一点就伤到方博全身上下最漂亮的眼睛:“你他妈打架?你知道那几个什么人吗?他丫的一个有你俩人那么大你也上去打,这他妈就是进个局子你要进的是医院你就美了是吧......”

“你他妈吼我干什么啊?”方博被打的浑身疼,可是从许昕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了任何难过,许昕骂他,骂醒了他从晚上憋到现在的委屈。

“他们凭什么骂你!他们谁啊?妈的老子都没骂他们凭什么骂?”

方博扯着嗓子快要哭出来,他下意识的想把眼泪憋回去,许昕拽住他那只要去揉眼的手。

“好了方博,”许昕的声音太温柔了,像是在哄一个快要熟睡的小孩:“没事了。”

方博只能听话的点头,只是他朦胧中看到许昕对他笑,怎么笑的那么疼呢?

早上方博睡醒的时候另一张床上已经没人了,许昕从洗手间出来,甚至还把头发抓了个发型。

“醒了?咱俩是一起出去吃还是我给你买回来?”

“一起吧。”方博坐在床上呆呆的说。

“那你快点穿衣服洗脸,别发呆了。”

方博点点头,能和许昕一起的感觉真的太好了,从早晨醒来就很舒服。

他们坐在早餐店里点了豆浆油条,方博没什么胃口,通常他喝过酒过了夜胃都不太舒服。

“方博。”

“嗯?”方博百无聊赖的叼着一根油条听许昕说话。

“给我点时间吧,”许昕的声音低的有些沙哑:“我没办法马上就不喜欢,给我点时间,到时候我就回来找你,不会让你等太久,咱俩还是好兄弟,天下第一好。”

许昕扬起的尾音似乎带着一点欢快想让方博高兴,对他露出了惯有的那种笑,很开心的样子。

他用手里的豆浆轻轻地在方博那杯上碰了下:“我得赶回去给老师送作业了,你吃完也快回去,再去医务室看看。”

方博对着许昕的背影点点头。

许昕让他等他回来,等到他不喜欢他了,就回来了,还是好兄弟,只是不再喜欢了。

嗯,还是那个他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方博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表达不出来想象中该有的开心,心里像漏了一个洞,所有情绪都随着流失了。

那根油条被他塞进嘴里反复的嚼着咽不下去,豆浆凉透了也没再碰它一下。

评论(3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