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09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打架的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学校里每个人都很忙,没人关心他们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人到底都做了什么。

方博回到学校的时候寝室的三个人问他怎么回事,方博就一口咬定自己酒喝多了,记不得为什么打架。三人一致认为以后不能带方博去喝酒,以前只知道他喝高了会睡觉,现在都学会喝进局子了,下次指不定还能干出啥事。

“哎不能这样啊你们,”方博自己坐在下边闲得无聊:“你们那是没看见你博哥当时有多帅。”

“你真好意思,许昕半夜跳楼跑局子里捞你还有脸嘚瑟。”周雨瞪了他一眼裹紧了自己的被窝,晚上一宿舍都被他闹得没睡好。

听到许昕的名字方博没了和他们打趣的心情,他看着手机微信里许昕的头像,想发句谢谢却又不敢发,反反复复的删了很多遍,最后手一抖还是发出去了。

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的两个字而已,方博一直在想着究竟算不算打扰,到了晚上,他才收两个字,‘不用’。

他知道许昕一定会回来,只是心里总不是那么个滋味。

方博觉得许昕说的给他点时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在自己视线里出现过。

“胖儿,你们你们你们......那个你们系又......又活动啊?”

许昕失踪了一个星期之后方博实在忍不住问了来串门的樊振东。

“啊,是啊,又是项目又是讲座还得帮老师做课题,咋了?”樊振东说起来这个也有点小委屈。

“没啥......就最近没怎么见许昕。”

“昕哥可惨了,被老师逮住就差住办公室了,不过有人帮他。”樊振东安慰的拍拍方博的肩膀。

哦,一定是学弟了。方博又闷声往电脑前一趴,他这是自讨没趣。

“我俩去吃饭,给你带不?”周雨临走前问他。

“不了,饿死算了。”方博拖长了尾音,俨然一副半死不活的姿态。

晚上大家都还坐在下边玩电脑方博就破天荒的早早上了床,他是真没吃饭,每天除了打打游戏做做作业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课余活动,潦倒的他已经感觉不到饿,只想一觉睡到许昕站在他面前。

他正梦着和许昕在家门口那家火锅店涮羊肉,脸就突然被人揪住了,方博还一阵慌张的不会是许昕要亲他吧,结果接下来的就是那双手在他脸上大力揉搓,揉完又拍,仿佛做炸猪排一样一通造作。

“我操你可真难叫......”

方博隐约听见耳边一个人轻声叹了口气,睁开眼一看周雨的脸出现在他的正上方,张嘴就要我靠。

“嘘......嘘别出声。”周雨一把捂上方博的嘴,瞄了一眼睡鼾声香甜的那两人。

“你干啥啊?”方博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和周雨脸对脸,不明白他半夜发什么神经。

“我今天受到了刺激,我睡不着。”

“怎么了?谁刺激你了?胖儿啊?”

周雨摇摇头:“许昕。”

“许昕咋了?”方博来了精神。

“过来,”周雨把方博耳朵拽过来:“我就今天才知道,许昕也是gay。”

“他......”

“不是你过来听我说完,”周雨打断了方博:“我知道你知道,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就你们部那个学弟,就上次你借我给我们部画海报那个,就那小孩儿,给许昕告白了我靠。”

“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胖儿在他们化学系楼下那个小花园里听到的。”

“你俩跑那儿干啥?”

“我俩......我俩不重要......”

“许昕......许昕他他他接受了......没啊?”是的你俩不重要,方博捏着自己的枕头角,又急又没底气的一连串问出去。

“应该......没有......吧?”

“吧?”

“我也没听完。”

“他们都说什么了?你听到多少啊?你......你都都......都告诉我。”方博在这边急的蹬床,恨不得蹿到周雨床上。

“他问许昕有没有男朋友,许昕说没有,问许昕有没有喜欢的人,许昕说没有,问许昕那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许昕说现在不想谈恋爱,然后他就说如果许昕哪天想谈了能不能先考虑一下他,许昕说再说吧,然后我俩怕被发现就走了,他们还在说,”周雨把自己能回忆到的每个画面尽职尽责的给方博生动形象的描述了一遍,看方博默不作声咬手指的样子就拉了拉他要被啃秃的手:“你明天打个电话问问他不就行了,要不你现在问也行,大不了被他怼一顿。”

方博脸埋在枕头上摇摇头没有说话。

“方博儿,你没事吧?”周雨从床缝里戳了戳方博的后脑勺:“我问你啊,你最近和许昕这么疏远,不会是嫌弃他是gay吧?”

“我哪能啊?我哪敢啊?我怎么会嫌弃他啊?”方博的脸‘唰’的一下又凑到周雨面前。

“好好好,嘘嘘嘘,你小点声。”

“我不会的,你也是啊,我不还跟你睡对头的吗?”

“嗯,那行吧,”周雨打了个哈欠:“睡吧。”

方博刚翻身躺平就听到周雨睡熟的呼吸声,他却睡不着了。

许昕说没喜欢的人,他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了......

期末的最后一场考查课考试是场开卷,除了不让用手机其他随意,他们毫无压力的走出考场考到自习室里还有满满的人在挣扎就觉得一阵舒心。往年他们一向是最晚考完,独守着空荡荡的校园,这一次整整比其他系提前了一个星期,可算能扬眉吐气一回。

晚上宿舍哥几个决定出去吃一顿,这学期就算结束了,该回家的回家,该陪对象的陪对象。

方博抱着酒瓶子不撒手,他觉得他一点都没醉,清醒的很,虽然他不是很能喝但是这点酒量还不到他以前出来喝的一半。方博没劲的瘫在椅子上,闫安和徐晨皓已经喝嗨了,扯着嗓子非让周雨唱歌,结果周雨一嗓子就把服务员给唱来了,问需不需要帮忙。

该走的时候闫安已经搀着徐晨皓去卫生间吐去了,周雨拍拍趴在桌子上的方博让他起来,方博瞪着俩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很久才对着周雨摇摇头。

“别装死,你又没喝多。”

“喝多了......”方博枕着胳膊嘟囔。

“那我搀你。”

“不......你给......给许昕打电话,让......让他来。”

哎你他妈还挑,周雨这就不干了:“你说你天天麻烦人许昕干什么?”

“上次是你找的不是我啊!”

你他妈这倒是不结巴了,周雨憋着满肚子的牢骚只能给许昕打电话。

“真的,不是我不帮是他不跟我走,喝高了非要你过来,说不听啊,你快点来吧。”

周雨挂了电话重重的锤了下方博的背:“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等着吧啊。”

 

方博自己坐在包间里拿着手机斗了会儿地主,输的一败涂地。他把手机扔一边又趴回桌子上,构思着等会儿许昕来了,就先问他要不要我等着你咱们一起回家呀?然后再问你这次是想坐火车还是坐飞机啊?对了还有......你和那个学弟......

“哎,醒醒了。”

方博睁开眼看到许昕一脸愁容的坐在他面前。

“你现在喝多了怎么哪儿都敢睡啊?我成深夜搬运醉汉的了?”

“许昕......”方博又一次一睁眼就看到许昕在他眼前了,过去的十几年里他从来也没想过这会成为一种幸福。

“许昕......我不让你......不让你喜欢我,也......也不想你喜欢别人,你说我......我是怎么了?”

方博忘了他原来要说的话,只知道许昕就在他面前,他伸手就能抓住。

许昕抬头看了一眼被服务员打开又关上的门,走到方博身边拽起他的胳膊架到肩膀上:“咱先回去再说。”

方博坐在凳子上看着许昕凑近自己,说话的气息几乎都能洒到他的脸上。被许昕架起来的胳膊像是在抗议这种若即若离的距离,不听话的揽住许昕的脖子拉向了自己。

原来接吻就是去触碰另一双柔软的嘴唇,像是小时候的冬天里坐在暖炉旁边亲吻的烤棉花糖。

许昕忙按住座椅靠背才没让两个人摔倒,他清楚的听到眼镜框磕到鼻梁骨的声音,方博还不自知,小心翼翼的贴着他的嘴唇磨蹭。好像方博身上那一点酒精味把他也熏的醉了似的,许昕顾不得外边的喧闹随时要冲破那扇木门,把方博圈在椅子里,告诉他其实接吻可以不单单是触碰,唇缝之间的空隙也可以一同抹去。


评论(32)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