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我喜欢你,却不喜欢当时的自己 12

化学系蟒 X 计算机系博

狗血的校园竹马梗

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想睡我

========================


回到家当了几天皇帝,不出一个星期就被妈妈嫌弃了。方博天天一觉睡到十点半,起了床就像个废人一样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前两天还怎么看宝贝儿怎么好看,现在是瞅见她就眼睛疼。

其实方博并不是故意这么闲的,许昕家里来了个三胞胎小屁孩,那亲戚非让许昕给他们讲课,说是省了去补习班的钱。方博一开始觉得挺好玩的,跑去带了那仨小孩一上午,下午就给吓回家了并且发誓这个寒假再也不会踏进许昕家门一步。

虽然他发过的誓都没什么卵用。

“你怎么不和朋友出去玩呀?”妈妈问。

“妈我昨天刚出去玩过。”方博嗑瓜子。

“你怎么不去找许昕呀?”妈妈问。

“妈你让我多活两天熊孩子太吓人了。”方博嗑瓜子。

“出去买菜。”妈妈说。

方博不敢再嗑瓜子了,如果他还想在家里过完这个寒假的话。

他家和许昕家是挨着的两栋楼,小时候这个大院子里的老房子很密,都是三四层的小楼房。他们都住在二楼,阳台都是没有封上玻璃的,铁质的栏杆围着小小的一块地方。两家就只有一道墙隔着,探出头就可以说上话。

发现这个功能还是许昕第一次把方博弄哭的时候,虽然方博一直否认这个事实。

刚上小学的小男孩租了鬼片回家看,许昕对白面团子一样的方博说如果闭眼了就是猪,方博不服气,结果一部片子看下来四五个小男孩只有方博没闭眼。看完从同学家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方博一路小跑的跟在许昕后边死死的拽住他的书包带,一边带着哭腔说:“你是猪你不能跑的比我快。”

晚上吃过饭方博的爸妈习惯性的出去遛弯,让他自己在家做家庭作业。方博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厕所的都不放过,才敢搬着小板凳坐在客厅写作业。那天晚上方博的运气似乎不太好,老楼的电路总是会出问题,他正在作业本上画小人,突然所有的光明一刹那就消失了。笔尖还刻在本子上戳出了一个洞,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全都是今天看到的那些画面,方博一动也不敢动,甚至想挠挠被蚊子咬的脖子都做不到。

“方博!方博方博!方博!”

方博不敢出声,是不是鬼在叫他?

“方博!来阳台!”

那边喊了很久他才听出来是许昕的声音,方博忙慌乱的往阳台跑,小腿磕到了桌子上眼泪都疼出来了也不敢停下。

“许昕......”方博站到铁栏杆的横杠上探着身子一眼就看到举着手电的许昕。

平时他们两个从来不敢这么站的,爸妈会打。

许昕把手电筒照到方博脸上,看到他整个眼眶都是红的。

“我去你家吧?我有手电。”

“门被反锁了打不开。”

许昕就伸着胳膊把手电递给方博,方博以为他要走,背着手不愿意接。

“我再去找一个,你先拿着。”

有了手电筒方博就没那么怕了,但是他只敢照着脚下的地面,生怕照出来一张鬼脸。

“你叫我干什么啊?”

许昕还是没找来第二个手电筒,方博给他照着让他拍身边围绕的蚊子,许昕被咬的浑身上下都是疙瘩。

“鬼片太吓人了,看的我害怕。”

“嗯......”方博抱着栏杆哼了一声:“其实我也害怕......”

多年以后方博才知道那天许昕爸妈都在家,他就是怕方博吓哭过去咯,用鬼片把人吓哭不算男子汉。

方博下了楼想叫许昕出来一起去买菜,说不定这菜买一买就不用回来了,省的老妈心烦也省的许昕被熊孩子摧残。

“我妈出去了,我跟你去还得带着这仨小子。”

“得了我自己去,”方博是坚决反对当保姆的:“好好享受奶孩子的时光吧许先生,说不定以后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那可不,你要能给我生出孩子我第一时间把你上交国家。”

“滚滚滚奶你的孩子去吧。”方博撂了电话,许昕现在对他耍流氓是越耍越顺手。

方博出去溜达了一圈提着俩土豆回家,惊奇的发现许昕的妈妈竟然在他家,正深色凝重的和他妈妈聊的起劲。

有那么一瞬间方博还是有点慌乱的,他平定了一下心情,乱毛线啊乱,她俩唠嗑多正常的事啊都唠了二十年了。

方博刚打了声招呼就被许昕妈妈拉着坐在一起,许昕妈妈拉着方博的手,特别严肃的问:“小博儿,阿姨问你,许昕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啊?哈......哈.....他......”方博一阵紧张,自己妈和许昕妈妈都认真的看着自己,他咧嘴笑的过分尴尬,脑子里有什么顺口就秃噜出来:“他他他他有女朋友多正常啊他他女朋友就没断过,走一个来一个走一个来一个哈哈哈......”

“就是你家许昕从小就可多女生喜欢了。”

“啧,他这次回来,那脖子上好几块,以前我还没见过这种情况呢,我就想着他是不是该把人家姑娘让我们见见了,结果这死小子什么都不说,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都说没有。”

“可能孩子还没准备好呢,哪像方博连点消息都没有。”

“对......对......”方博觉得自己脑门上都开始冒汗了,完全没注意自己妈是在说他没对象。

“小博儿,你见过他女朋友吧?你觉得她怎么样啊?”

“挺好......的......”

“哪方面挺好?”

“呃......人......挺好的,阳光开朗聪明伶俐积极向上,嗯......长的也挺好。”方博可着自己一通狠夸,夸的许昕妈妈可开心。

只是他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孩子喜欢就好。”妈妈说。

“咳......也对,孩子喜欢就好。”许昕妈妈说。

“对......喜欢就好。”这是他唯一一个真心的附和。

晚上九点多了,方博还歪在沙发上陪他爸看抗日神剧,他在家不敢老碰游戏,不然又会被妈妈以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为理由扫地出门或者赶走去给许昕家的熊孩子讲课以造福社会。

许昕的电话让颓废在家的方博眼睛里有了点光,他拿着手机回房间,站在窗户前,许昕就在对面,隔着一条不宽的小路对他摆摆手。

方博把窗户打开,冷风嗖嗖的灌进衣服里,和家里的暖气快成了对流,一阵冷一阵热的。

“把窗户关上,我能看见你鲜艳的红秋衣。”

方博对着电话傻笑起来,他确定这个许昕看不见。

他没关窗户,趴在窗台上,他们中间隔了有一二十米的宽度,但总还是能找到小时候伸伸头就能看到的感觉的。

老房子拆迁的时候方博还担心过如果不住在一起了会不会就慢慢的变陌生呢?小时候很多的小伙伴都是这样,再铁的哥们都逃不过距离的魔爪。这颗心直到站在卧室窗户前看到对面的窗户里有张许昕的脸才放下来,虽然这个距离不能递手电筒了,但小男孩还可以对着丢石子,结果往往是两个人一起被骂。

“许昕,要是以后咱俩分开了,你还会喜欢男的吗?”方博吹了会儿风,他的红秋衣是有点薄,不一会儿就把他的手冻的冰凉。

“你要跟我分开?”

方博没有马上回答,他一点也不近视,能很清楚的看到许昕的脸,他认真的想了一下:“不要。”

“那就对了,”许昕也打开窗户趴在窗台上,像极了小时候趴在阳台聊天的样子:“反正,我不和你分开。”

“好啊,”电话里传来方博的笑声:“以后万一你妈打你,你就忍着点,我提前给你买好药。”

“那你呢?”

“我妈......肯定不舍得打我......那......大不了我多买点药呗。”

“你说的啊,哎我发现我从小到大挨过的批评怎么都是和你一块?”

“你摊上我了呗。”

许昕听着方博又得瑟起来了,虽然他只能看清一团红秋衣在那扭来扭去的。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上个厕所。”

方博挂了电话等的无聊,拿着手机翻出来小品开始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喜欢看小品,他就喜欢能让他开心的。

这个小品看过了,没看完,上次看了一半就被许昕上了。方博带着点阴影点开小品继续看,笑了好几场了许昕都没有回来。

“掉厕所了吗这个傻逼。”

“你骂谁呢?”

“我靠!靠靠靠......”方博被吓的手一哆嗦手机砸在窗延上就仰面啪到地上。

他顾不得像鬼一样从背后冒出来的许昕,捡起手机仔细检查了一下,还好没事,不然砸锅卖铁也得让许昕赔!

“你你......你咋来了?”关心完手机方博才想起关心许昕。

“我给我妈申请了,那仨小子走之前我晚上来找你睡。”许昕说着就大爷似得直直躺到方博床上,胳膊腿一伸相当自在。

“你跟你妈申请了,我妈同意了吗?”

然后门就被打开了,方博妈妈抱着一个被子进来:“许昕,再给你一床被子,方博晚上老蹬被子你俩别再冻着。”

“哎好谢谢阿姨。”许昕从床上滚起来乖巧的接过被子并礼貌的把自己老妈送了出去并锁上了门。

“真行你,”他对于许昕的办事效率一向是很佩服的:“不过我跟你说在我家你可不能乱来。”

“我不乱来,”许昕相当真诚的走到方博面前,朝着他张开了双臂:“你对我乱来啊。”

“靠......”方博像个炸了毛的小豹子,朝着许昕就扑了上去。

被他吃的死死的。


评论(14)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