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安博】流氓和傻逼

时间线有点混乱
匈牙利比赛给提到了很久之前( ˘•ω•˘ )

————————————————————

“方博!方博起床!方……”闫安在手机刚刚响起闹钟的时候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弹起来。
他依然在重复着每天睁开眼做的第一件事。
视线清晰了之后看到的左边是面墙,墙外是阳台。房间变小了,床变成一张了,方博早就不跟他住一屋了。
闫安把爆炸似的闹钟关掉,冲进浴室抹了把脸就背起背包跌跌撞撞的冲到训练馆。
所有人都已经站好听了好一阵子训话,包括方博,俩大眼睛正炯炯有神的盯着在刘指导旁边被骂的闫安。
“你这个月迟到多少次了?快破历史纪录了吧?”刘指导黑着脸,语气很不友好:“我之前以为你迟到是方博拖累的,现在你看,方博表现的多好,是哇?”
闫安低着头,一边挨骂一边斜眼瞥了一下队里的方博。
方博穿着黄灿灿的半截袖,白炽灯把他照的金光闪闪的像要开光一样。刘指导夸了他,正嘚瑟的冲闫安做鬼脸。
“傻逼。”闫安动动嘴唇做了个口型骂他。
“你说什么?”刘指导没听清,眯着眼问他。
“一定向方博同志好好学习!”
中午吃过饭方博就回屋睡觉,徐晨皓这个人肉闹钟比闫安效率高太多,所以他现在每天必须争分夺秒的补觉。
闫安抱着电脑进来的时候徐晨皓键盘敲的噼里啪啦乱响,盖不住方博欢快的呼噜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大中午的没事干为什么要来找这个罪受。
“方博,起来开黑!”徐晨皓喊了一嗓子,方博趴在床上没动静。
“去去去,你去叫他,喊不醒。”徐晨皓还专注着这局没打完的游戏,差遣旁边坐的闫安去叫。
闫安走到他床边,低头喊了几声,索性像以前一样抬脚在方博肉乎乎的屁股上踹了两脚。
他们都爱打趣方博,吃的肉都长到了脸和屁股上。
“我靠又是你这流氓。”方博的呼噜声戛然而止,他睁眼看到那绕着一圈胡子的脸,又趴下去继续睡。
一句话不说。
“我流氓还不是你给起的,你来不来啊?”
“嗯……你把我电脑打开,给我登上。”方博侧着脸,脸上的肉被挤的嘟起来,含含糊糊的说。
“你瞅你大爷的,”徐晨皓抬头看了一眼去给他开电脑的闫安,对着方博怼了一句:“麻溜的周雨等着呢。”
“好……”方博这才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
下午解散了之后肖指导又让他俩留下来加训,方博低着头不吭声,他面无表情的时候脸自然就苦了起来。
闫安伸了胳膊用球拍戳了一下方博的胳膊:“我不想练了。”
“我,我也不想。”
“走着。”
肖指导转了一圈回来,俩人都没在台子上,方博正把撕了胶皮的光球板往包里塞。
“你俩咋回事?”
“肖指,我鞋坏了。”闫安一脸认真的样子,方博跟着一起,浑身上下散发着拒绝。
肖指导气的脑壳疼。
“两个傻逼。”他捂着脑门就走了。
“傻逼。”方博一脸得逞的笑着对闫安说。
“两个!”闫安冲他伸出手指摆了个2。
“我不跟你一起,”方博扛上包就走:“闫安,你是真傻。”





“方博你给我起来!起来!一二三!起来!”
方博被徐晨皓拔萝卜似的从被窝里揪出来,他眯着眼迷茫的坐在床上看徐晨皓忙里忙外的一通收拾,慢悠悠的张嘴问了句。
“闫安呢?”
徐晨皓坐在门口套上鞋:“昨天不就换寝室你傻啊!我的哥你可真难叫,快点啊一会儿迟到了又!”
“哦……哦!”方博这才反应过来。
闫安昨天搬走了,住的单人屋。
其实他也可以的,只是他必须得有人叫着起床。
他让徐晨皓先走,他去刷牙,迷迷糊糊的看着镜子里自己还睁不开的眼。他有些不适应,以前闫安叫他的时候他会赖着不起来,闫安会让他再睡一会儿,所以闫安的闹钟总比他的早十分钟。
他用凉水洗了把脸才算清醒,毛巾糊在脸上的时候还在想闫安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换房间的想法的。
他能想到的就是从匈牙利开始。
那场比赛方博打的很头疼,他的状态不对,找不到状态和闫安打的一塌糊涂。暂停的时候他带着闷气把拍子扔在球桌上,再拿起来的时候他的狂飙博并没有听话一点。
他的单打比赛就在闫安这里止步了。
闫安赢了冠军的那天晚上,他们出去吃饭。匈牙利的夜景很不错,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是他们不常见的风格,就到处都带着好奇。
“哎,那边儿。”方博伸手拍了拍旁边坐的闫安,让他看暖橙色灯光包裹着的教堂。
“你看什么呢?”他扭过头,他没能把闫安的视线带到那座教堂,倒是直接的对上了自己。
“我……我……”闫安嘴里的葡萄酒味很浓,说话有些不利润:“我看风景。”
闫安去看方博指给他看的那座教堂,只看了一眼车就开了过去。
他只记得一个轮廓,是很漂亮。
从匈牙利回来方博把自己的蜜汁状态给扭了回来,他去扒匈牙利和闫安那场比赛,一面看一面嫌弃自己上不了案的球和撒给拍子的气。
闫安打的很顺,赢的很轻松。结束了方博去和他握手,闷着气,低着头,谁也没去看。
所以他没想到闫安赢了的那一瞬间,把所有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他倒回去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想不明白闫安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有些不解,有些心疼,有些小心翼翼,然后才是赢了比赛的开心。
心里还是猝不及防的被敲了一下。
他关上电脑看着从浴室里出来的闫安,下巴上围着的胡子给刮了干净,年轻好几岁。
“闫安,你看我一眼。”
“嗯……又胖了。”
方博自讨没趣的翻了个白眼,他在心里为自己刚才的想法羞耻了半天。
或许闫安看人,就是自带深情眼那种。
他觉得大概是自己乡村爱情看太多,赶不上现在年轻人表达感情的潮流。
他想到自己第一次打撸啊撸的时候,闫安在他旁边坐着,他不会打,苦着脸发愁。
闫安说他的胖脸一苦就会嘟起来。
他不喜欢直接嚷嚷,就暗自嘟囔。
最后还是输了,游戏屏幕一下黑下来,两张脸映在上面。
方博喊了一声“艹”,闫安扭过头看他一眼,笑的像他小时候看喜欢的女孩儿的样子。
在暗掉的屏幕上一清二楚。
“你也整个号一起玩呗。”
“好。”
“起个名。”
“叫什么?”
“嗯……流氓,剩下的你自己想。”
“我靠我也叫流氓?”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啊。”
“滚!”
最后闫安还是用了流氓。
方博捏了捏自己的脸,没胖,最近球迷还说他瘦了。
他不再搭理闫安,躺在床上开始看电视,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举着手机就跑到闫安旁边。
“就像……就像这种的!”
闫安看着方博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机,乡村爱情,刘能正深情的望着谢大脚。
“这就叫耍流氓!”方博愤愤的说。
闫安被他吓懵了,好久才闷闷的点点头。
不久之后方博就有了新的超高效率的人肉闹钟。
徐晨皓从来不给他睡回笼觉的机会,他再也没迟到过。





他和闫安从训练馆回宿舍去洗澡,双人间和单人间不挨着,中间隔了道长长的走廊。
“闫安,”分开的时候方博说:“下次换房间的时候咱俩还一个屋吧。”
闫安看着他,就是他最受不了的认真的眼神。
“你不跟我一屋都成迟到惯犯了,看着怪心疼的。”
闫安笑了:“好。”

————————————————

@西边武士
其实我昨天是想撩完就跑的|*´艸`*)
但是据说宠一宠就能泡到手【并不】(ಡωಡ)
第一次配这个cp味道不知道怎么样
凑合着看吧希望你喜欢(▰˘◡˘▰)

评论(1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