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雨博】 遥不可及的你

方博从小就坚信一件事——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另一个自己。

他哥叫张继科,他是跟在张继科屁股后边长大的。有一天张继科说他要走了,方博问他为什么,张继科讲,我找到了另一个我。

张继科走之前方博问他,他能找到另一个自己吗?张继科想了想,不是很确定的回答,应该可以吧,毕竟我一下就碰见了马龙。

方博攥着衣服点点头,看着张继科提上他最喜欢的蓝色运动鞋两手空空的离开了这里。

方博回到屋子里扒出来肖爹留给他的背包,他需要带的东西太多了,撑满了整个包。他没有他哥那么潇洒,毕竟他连要去找谁都不知道。

他买了张火车票,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绿皮火车很漂亮。

他靠着窗子坐下来,把重重的背包放在身边。

“我可以跟你挤一下吗?都没有座位了。”

方博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男生双眼正闪闪发光的看着他的眼睛。

方博看了看那个有半个人大的包,犹豫着点点头。

男生开心的抱起方博的背包放在大腿上,一屁股挨着他坐下来。

方博想把自己的包接过来,男生抱的紧紧的,下巴抵在背包上,歪着头看他。

“小哥你多大了?”

“嗯……”他很久没有过过生日,也忘了自己的年龄:“我92年生。”

“真巧,我也92。”

“小哥你叫什么啊?”

“方博。”

“真巧,我叫周雨。”

“这有什么巧的。”

“都是两个字。”

“小哥你去哪?”

“不……不知道……”

“真巧。”

“???”方博觉得他不明白这个男生的脑回路。

“我也不知道去哪。”

方博没再和他搭话,就趴在火车的小桌子上愣愣的看着窗外。

外边的油菜花开的特别好,田里扎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稻草人。

稻草人都找到了伴,他的人会在哪?

对面的小妹妹被周雨逗的呵呵笑,方博看了看两个扎羊角辫的双胞胎小姑娘,他真羡慕不用寻找就拥有另一个自己的人。

“小雨哥哥你和小圆脸哥哥的眼睛好像呀。”一个女孩指着方博说:“又大又漂亮。”

方博侧过脸看看周雨的眼睛,周雨笑着,眼眯成了条缝,看不出来是大的,但能看的到很漂亮,很亮。

“真巧。”

周雨没说,方博轻声说了句,又去看窗外。

“方博,你看什么呢?”

周雨给他吃糖,方博看对面的小姑娘含着棒棒糖吃的开心,说了声谢谢就伸手接过来。

“看人,想找人。”

“真巧,我也要找人。”

方博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辞,把糖纸剥开,粉色的糖果圆溜溜的,一股子草莓牛奶味。

“你要找谁啊?”方博含着草莓牛奶棒棒糖,腮帮子被撑的鼓鼓的,含含糊糊的问。

“我就说了我也不知道,”周雨摊摊手,眼神却又充满着期待:“前段时间啊我们街头新来扛把子的狗子哥跟我讲,人呢不是等来的,毕竟像我崽哥这种能等到他的人不多啊,我就寻思着我的人我得自己找,这不就出来了吗,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找,我狗子哥说他当初就是踏遍了万水千山才把我崽哥找到,那我也就走遍大街小巷吧,是我的总能遇到的。你在找谁?”

“另一个我。”方博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他在火车上坐的有点无聊了。

“噢,那跟我一样嘛,你看我像吗?”周雨笑眯眯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方博。

“像吗?”方博诧异的瞪大眼睛。

“不像吗?”

“哪里像?”

“哪里不像?”

“哪里都不像。”  

方博笑着摇摇头,他和他哪里像啊,除了生在同一年,长了同样的大眼睛,他们简直是两个季节的人。

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方博又趴到桌子上开始打盹,周雨看着方博的后脑勺耸耸肩,继续逗那两个小女孩。

方博一觉睡醒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周雨在旁边抱着他的包睡的很香,呼吸轻轻的很平稳。

果然跟自己一点都不像。

方博凑到周雨脸旁边听了半天才确定他是在喘气,毛绒绒的后脑勺蹭的周雨鼻子痒痒,一个喷嚏打醒了,就看到方博的大眼珠子正盯着自己,是比白天亮了点。

“你醒了啊。”周雨揉揉鼻子说。

“嗯,我想下车。”

外边是半夜,黑的看不到铁轨。远处的城市却像是不夜城一样灯火辉煌。

大概是个热闹的城市。

车进了站,周雨把包递给他,也站起来。

“我跟你走吧。”

“嗯?”

“我跟你走吧,我们做个伴。”

“嗯……”方博看了眼车站昏暗的白炽灯,费力的把包背在身上:“好啊。”

“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不知道,不喜欢的话明天就走,喜欢就多留几天,找到那个人的话,可能就一辈子了,你呢?”

“我跟着你啊,”周雨理所当然的拍拍方博的背:“把包给我吧。”

“嗯。”

背包太重,他们换着背。

热闹的城市连夜晚都是狂欢,从酒吧里走出来的女孩子给他们打招呼。周雨笑着摆摆手,方博只能咧出一个硬硬的微笑以示礼貌。

浓妆艳抹的女孩好像都长一个样,他审美有些疲劳了。

“你看她,漂亮吗?”周雨指着一个还算清秀的女孩问。

女孩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面,方博眨眨眼还是看不出她和其他人的区别。

方博摇摇头。

“啧,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你多像。”

“那你和我岂不是更像。”方博随意敷衍了一句,想快点离开这里。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周雨攥紧了背包带,小跑追上方博的脚步。

他们在天快亮的时候搭上了早班车,去离市中心远点的地方,那里的房间能便宜一点。

周雨讲我们不知道要漂泊多久,一定要节省。方博认真思考了一下,的确是这个道理。

可能是班车发的早,司机先生像没睡醒一样,把车开的像摇摇椅。

方博靠在座位上,听写早晨的广播,脑袋随着车晃动的频率摇晃着,一不小心就砸到了周雨肩膀上。

他努力的睁开疲惫的眼,旁边的周雨早就又趴在背包上睡了起来。

哦……既然你都睡了,那我睡一下也没关系吧。

方博小小的罪恶感瞬间一扫而光,坦荡的把脑袋歪在周雨肩膀上,张开嘴打起了呼噜。

方博做了个美梦,梦里他找到了他的人,可惜没看清模样。他紧紧的抱着那个人,他们身上的温度,味道都融合在一起,不存在任何的排斥,完美的像属于自己的样子。

“方博……方博!方博!!!”

“啊……啊?”方博迷迷糊糊睁开眼,面前的大叔让他一下就惊醒过来。

司机先生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小伙子,终点站到了。”

周雨把自己的胳膊从方博怀里抽出来,整条胳膊被方博抱的发麻。

“你睡觉怎么这么死。”被司机赶下车后方博嘲笑周雨。

“并没有!起码我听到司机大哥叫我了。”

“听到我打呼噜了吗?”

“没有……”

方博摊摊手,叫他别解释了。

“哈~那咱俩太合适了。”周雨跑到方博旁边撞了一下肩膀。

“嗯……”方博站住脚步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可是……这里是哪里?”

“呃……不知道。”

他们沿着公路走,公路下边是一条河。远处有撑船的人,近处有玩水的小孩儿。

“我好热。”周雨说。

“我好饿。”方博说。

他们用棒棒糖和玩水的小孩儿换了个老旧的钓鱼竿,其实就是一根竹竿绑上了线。

方博走的腿很累,他把背包放在地上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坐下来。

他伸着腿撑着腮帮子钓鱼,这个点的太阳还不毒,河风吹着格外惬意。

“周雨……”方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的鱼……”

“啊?你说啥?”周雨在河里扑腾了一阵子,冲着方博好啊:“你的雨在这儿呢!别担心!我没事的!我凉快一会儿就上来了!”

“……”

他们没有钓到鱼,方博又用鱼竿和小孩儿换了几个馒头。他们坐在渔船上啃着干馒头,好心的船主还送了他们一盒咸菜。

“那趟车只有早上一班的,平时都没有人坐。”

周雨把馒头掰下来一半塞给方博,自己坐在船边抠下来一点塞进嘴里。

“不饿吗?”

周雨点点头。

“你怎么了?”方博戳了戳他的背,安静下来的周雨一定是假的周雨。

“有点晕……”周雨捂着嘴,背对他说了一句。

“你晕船啊?”

周雨只是摇头没有说话,方博又在后边扯了扯他的衣服。

“你靠我身上吧,别掉下去。”

周雨扭过头,方博冲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背。

方博的身上似乎没有他的脸看上去那么有肉感,周雨和他背对背的靠着,软绵绵的把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他身上。

“方博,我跟你讲,可以交付后背的一定是最信任的人。”周雨用自己的后脑勺蹭了蹭方博的后脑勺,两个毛绒绒的脑袋贴在一起让撑船的大爷忍不住想呼噜一把。

“别这样,我本来想着把你扔河里来着。”

“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最信任的人吗?”

“谁和你说好了?”

“我们都用行动表示了!”

周雨不服气的又去蹭方博的后脑勺,方博躲开他。

“说好去找人,跟你在一块儿我这一天了都没见几个人。”

“那你开心不?”

“还行吧……”方博小声嘟囔。

“方博,你真好运。”周雨安生下来,轻轻的靠着方博的脑袋,方博没躲开:“一开始就遇见了我,你不知道,我走了好久才遇见你,以前自己一个人走,太寂寞了。”

“以前怎么不找个伴?”

“并不是谁都可以的。”

方博觉得周雨说的很对,并不是谁都可以的,他也并不是不可以的。

“喂你还晕吗?”

“啊?”

“不晕起来压死我了。”

“晕……”

“你晕个屁压死我了。”

“不会的咱俩身高体重都一样,真巧。”

巧你个大西瓜。

他们搭上傍晚的公交时,方博问周雨我们去哪?周雨惬意的半躺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你想去哪都可以啊。

“我们找个地方住吧。”

“好。”

这位司机先生没有清晨那位凶,他拉着车上仅有的两位乘客停在了小镇。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这里,房租便宜,姑娘漂亮。”

“好嘞!”周雨从椅子上翻起来挎上背包拽着方博的袖子就下了车。

“思春还是发情?”方博苦着脸抱怨,他觉得自己更偏离了心中的方向。

“什么?”周雨瞪大眼睛无辜的说:“房租便宜啊博!现在便宜的房子可不多了。”

周雨欢快的往小镇里边走,方博慢吞吞的跟上去。

小镇的房子不是现代化,倒像是年代剧里的老房子。

他们找到一个老院子,里面有个老大爷。整个院子都是他的,院子只有他一个人。

“我这里有猫猫狗狗,有花花草草,留下吧。”

“留下吧。”方博抱着怀里的狗仰脸对周雨说。

“好。”周雨学着方博呼噜小狗脑袋的样子呼噜了一把方博的后脑勺。

“我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他?”方博躺在沙发上撸狗,他真是很喜欢这条小奶狗了:“每天在大街上溜达,会不会被当成神经病。”

“所以我们需要找个溜达的理由,”周雨盘腿坐在地板上,合上手里的小本本:“或许我们可以找个工作,不然下个月恐怕真的要在街上喝西北风了,送外卖还是送快递?”

方博看了看周雨的小本本,密密麻麻的赤字让他打了个冷战。

如果没有周雨他恐怕在外边呆不了几天就要灰溜溜的回去。

“送外卖。”方博说,起码外卖还能闻闻香味。

小镇没有很大,不出几天方博就跑了个遍。

周雨在送外卖的第一天就被花店老板抢了去。她说这个小哥像店门口洒着阳光的向日葵。

方博说你留下吧,不用风吹日晒还有空调吹,最重要的是有花和美女。

周雨想了想就答应了,第二天在花店门口分手的时候,周雨对他说,如果你找到你的人了,不要急着跟他跑,回家告诉我一声。

方博点点头,骑着院子里老大爷的小电驴匆忙离开了。

小电驴没了周雨的重量跑的快了些。

他想去隔壁的镇子看看,每天要提前一个小时从家出发。他会先把周雨送到花店,所以周雨会提前一个小时上班。

花店老板自然很开心。

方博面对陌生人的时候话不多,每天都是新的面孔,他也就几乎整天的沉默,只有到了晚上从接到周雨之后,憋了一天的话匣子才打开来。

“我今天碰见一个姑娘,差点以为就是她了。”

“为什么是差点?”周雨坐在后座上伸着头问他。

“唉……因为给她送的晚了点,然后被骂的狗血淋头。”

“所以你是一见钟情?”

“现在已经没情了,一见钟情还是不靠谱的。”

“那也得分人。”

周雨在后座扭了两下,小电驴差点翻进阴沟里。

方博又换了个镇子,这次他要提前两个小时从家走。

那个点天还没亮,周雨不坐他的车了,方博可以说的话更少了。

周雨在夕阳出来的时候就关了店门,他不用等方博,也不用等到月亮出来。

花店的电话响起来,周雨无奈的把关了一半的门又打开。

“周雨,我闯祸了。”

周雨问花店老板借了辆车,自行车,蹬到方博那个镇子天黑的透透的,方博坐在电话亭旁边石头堆成的凳子上抠手抠的认真。

“方博。”

方博抬起头,往旁边挪了挪,拍拍空出来的那一小块地方。

周雨过去和他挤在一起,两个人贴的严丝合缝的才没有掉下去。

“我也没想到怎么会这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点都没有,”方博苦着脸抱怨:“我就是上楼送个饭的功夫,我还是跑着下来的。”

“总会有不干净的人,丢了就丢了吧,咱们不干这个了,”周雨拍拍方博的背:“但是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咱俩可是交付过后背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在。”

“大爷的车怎么办?”

“买辆新的吧,那破车我早就有意见了,坐的屁股疼。”

“周雨,”方博去推周雨骑过来的自行车:“你跟我走吧。”

“去哪?”

“回家。”

“我不是一直都跟着你呢吗?”周雨跨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

“这次跟我走了,以后就不能走了。”

周雨坐在后座上用双腿蹬了下地,让正在起步的方博能轻松一点,他沉默着蹬了好一阵子,车子平稳的上了路,他才开口。

“你不找人了?”

“不找了,”方博有些吃力的蹬着脚踏车:“你也不要找了。”

“我的人早就找到了。”周雨说。



===========================

写着写着我也不知道写的啥了

从无锡回来之后磕92磕到迷幻

我的双豹胎真的很棒很棒了

忘了在哪看到一个姑娘说【92就像是细水长流】

很戳心了

希望他们越来越好

希望还有机会去看他们

看小话痨带着小闷葫芦喊起来

看GIF带着JPG动起来

【ps:[遥不可及的你]  是一首歌,最近单曲循环,有兴趣可以去听一下呀(虽然歌词和文没啥关系)但是挺不错的er】

评论(22)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