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03



如果要问怎么样才能和暗恋对象毫不尴尬的友好相处,那只有一个答案,不喜欢了呗。


方博现在整个人都死磕在许昕身上,见了崔庆磊就像见了亲哥,他觉得崔庆磊比张继科温柔多了。


初三后半年方博模拟考试成绩唰唰的往下掉,崔庆磊坐在他旁边每天不带重样的鼓励他,给他感动的恨不得要把自己嫁了,也就那时候开始的暗恋。


“我觉得,磊哥比咱老师厉害多了。”周雨趴在优等生的食堂啃鸡腿。


“那必须。”方博啃着另一只鸡腿,不知道哪来的自豪感。


眼看着到了期末,方博一整个学期就荒废过去了,周雨就和更别提,两个人坐同桌只有一起玩从未一起学。就这半个月怕期末挂了一串红灯回家挨揍,才临时抱佛脚,跟着方博跑去找崔庆磊辅导。


崔庆磊是个超级典型的三好学生,上了高中没几个月发现谈恋爱太耽误时间,于是和学霸女友一拍即合和平分手分手后还是朋友。


周雨还蹿腾着方博机会来了把学霸拐到手以后考试不用愁,方博给他甩了个白眼,周雨只知道方博暗恋过崔庆磊,但不知道这家伙早就把心塞到了许昕那里。


他谁都没说,他也天真的自我认为谁都不知道,把许昕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生怕被别人发现了,吵着闹着传到许昕耳朵里,耽误了他学习。心里却盘算着等许昕高考完了就告白,他这辈子没和别人告白过,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都计划好了,如果许昕答应他就是拼了命也要考上许昕的大学,如果没答应,那......他自己就瞎jb过吧。


崔庆磊来食堂给他们两个讲题的时候方博嘴边的油还没擦干净,其实崔庆磊平时也没有这么拼,只是临近期末,优等生都要争一个名次,午休时间班里满满的都是在复习的人,方博和周雨不好意思挤在里边,主要是他俩感觉乌烟瘴气的憋屈到窒息。


“你别用舌头舔!”崔庆磊嫌弃的看方博伸长了舌头去舔嘴唇上的一圈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就拍在方博嘴上。


“忘带纸了忘带纸了,下次一定带,磊哥消消气。”方博把打开的饮料推到崔庆磊面前,脸上的小褶子都挤了出来,笑的分外乖巧。


“继科儿又不能好了。”马龙靠在二楼买饭的窗口笑眯眯的看着一楼的方博。


“怎么了?”许昕站在他旁边问。


今天他们仨在教室争论一道题,吵了半小时,张继科失败告终,不开心,不来吃饭。


算错了题还不让人生气啊!


虽然到最后还是得让马龙给带饭。


“刚放心下你又来了暗恋对象。”


“什么暗恋对象?你不说他喜欢我吗?”


“你不说我想多了吗?”马龙接过打包好的饭转身下楼。


“你怎么看谁都觉得方博喜欢。”许昕手插在裤兜里一晃一晃的跟着马龙下楼。


“不啊,继科儿告诉我的,方博就因为喜欢他中考才没考好。”


“哦。”


出食堂之前许昕回头看了眼方博,那家伙盯着崔庆磊,圆圆的脑袋瓜子不停的点。


他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别人。


晚上方博来给他们送夜宵的时候又是许昕来接的,方博肯定开心了,他觉得张继科懒的够意思,这是他唯一能见到许昕的时候。本来想着在他们这边的食堂吃饭可以求偶遇,可是来了一个星期在食堂里连许昕的影子都没见过。


“你现在学习怎么样?”


“我?我啊?就......就那样。”


“哪样啊?期末能考几分?”


“及格就行呗。”


“你这点出息,我给你补补吧,明天你来找我。”


“别!”方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他想见许昕,但一切得以不耽误许昕为主:“你好好学习,我有朋友给我补。”


“你朋友有我学习好?”


“那......肯定没,你博哥聪明,一点就通,他那程度够用,够用。”


许昕想起来中午方博的大眼珠子镶在崔庆磊身上的样子,就想到他上三年级拿了奥数一等奖的时候,方博啥也看不懂,就知道瞪着眼睛海豹一样呱唧呱唧的鼓掌,也不嫌疼的。


可把许昕牛逼坏了,叉了老半天的腰。


“那这份你拿回去吧。”许昕接了两份宵夜,自己的那份留在方博手里不要。


“怎么了?”方博委屈。


“你不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我心里过不去。”


“那也不用补课啊。”


“我就想给你补课。”


“那......那就补,”方博心里一时间痛并快乐着:“我明天来找你。”


方博把宵夜塞到许昕手里拔腿就跑,刚离开许昕他的良心就一点都不痛了,撒欢的像乱撞的小鹿,差点一头闷电线杆子上。


许昕学习那么好,应该不会因为给他补俩小时的课就耽误什么的。方博给自己一个大大的安慰,哼着小曲蹦回宿舍。


第二天方博让周雨自己去找崔庆磊,周雨不大好意思,揪着方博喊你连自己暗恋对象都不见了吗?!方博没有搭理他,头也不回的逃跑了。


当方博出现在张继科教室坐在许昕旁边的时候张继科整个人都炸了。


“许昕你行,你给他讲题你都不给我讲!”


“你承包我下半年的宵夜我就给你讲。”


“放屁你的宵夜都是我掏的钱!”


许昕就当没听见。


方博午饭晚饭的时候都会来,在高三优等生教室泡了一个星期整个人都升华了。高三考试最晚,他就赖到了高一考试前。


他觉得他是上瘾了,恨不得整天都赖在这。许昕讲题的时候他不敢看许昕的脸,每次都想把注意力放在题上,却总是被许昕点在密密麻麻的小字上那修长的手指头带走,好几次他都想上手握一下,不知道这样的手牵起来什么感觉。


“你手好长啊,我一直觉得我的手指头挺长的,”方博歪着头真诚的看着许昕,肚子里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咱俩比一下?”


许昕隔着镜片斜眼瞥方博,他讲题讲的口干舌燥这小子一句没听就琢么他的手了。


但他还是把手伸了出来。


许昕比他的手指长了一截,就像许昕整个人比他大了一圈。


不知道抱起来又是什么感觉,方博知道自己越来越贪心了。


高一的考完就放了寒假,高三还要继续上半个月的课。


中午的时候方博不来了,晚上食堂也没了宵夜。


许昕和平时没有变化,直到马龙发现他有事没事的低头埋在抽屉里吧嗒吧嗒发短信。


“你别看着我笑的这么阴森。”许昕抬起头看见马龙,把手机‘哐当’就扔进了抽屉里。


“我笑的挺温柔的。”


“别温柔,我浑身发毛。”


“那你加油,争取让继科儿对你温柔昂。”


许昕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然后埋头继续赶那几天推着没有做的卷子。


评论(10)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