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 南山 04




高三放假那一个星期,方博早就被肖爹带着跑到了中国的另一边。


过年了要去拜年。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他把自己房门锁上给许昕打电话,拜个年,挺正经的理由。


不正经的就是他今天晚饭的时候喝了酒,还喝的不少。


“许昕你唱歌。”


“唱什么?”


“会唱什么唱什么。”


许昕张嘴就是南山南。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可不是大雪纷飞吗,这大半个中国的距离。


他有点想见许昕,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月没见。


“打住打住,大过年的你唱点喜庆的。”他怕许昕再唱两句他就要抹眼泪了。


“不会唱啊,别的没练过。”


“许昕,那你还会去那里唱歌吗?”


方博还想去那个酒吧听许昕唱南山南,淡蓝色的灯光把许昕打的忧伤又悲情,再让他听一次,他就有借口抱着许昕大哭一场。


“不去了,上次就是跟着去玩玩。”


酒吧是马龙他哥陈玘开的,他就去唱过一次,反正也没人听。


那天他并没有看到阴影里的方博。


“你想听什么?”


方博幸福的脑子一晕呼呼啦啦报了一串歌名,许昕都说好。


“我练练,给你唱。”


许昕没听到方博的下文,因为方博瘫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只有自动关机的手机和疼到爆炸的脑袋。


他去厕所吐了一波回来,懊恼的朝自己脑袋拍了一巴掌。


昨天怎么忘给许昕打电话拜年了呢。


方博开学的时候高三已经开学一周了,方博来过两次,许昕都在睡觉,他没好意思进去,悄咪咪的走了。


一切就好像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每天只有晚上的几分钟,说几句话。许昕有时候说着说着会上手揉他,一开始方博还怕自己有什么可耻的生理反应拼死拼活的要挣扎开,许昕不罢休,后来倒是方博控制不住自己总想和许昕有点什么身体接触。


有天晚上他给许昕带了狮子头,许昕动动鼻子就闻出来了,方博啧啧啧的说瞎子不光感觉好,嗅觉也好。许昕一把揽着他的脖子就要揍他,方博被他的胳膊圈的死死的,半个身子都窝在他怀里。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方博慌乱的掰开许昕的胳膊钻出来,折腾乱的衣服来不及收拾就跑,跑了几步又从楼梯口探出个脑袋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瞎子!”


然后第二天晚上许昕出来没见到小圆脸,见到了另一个大眼珠子。


周雨眨巴着眼睛啃着方博贿赂的烤肠。


“方博呢?”


“他说他不舒服。”周雨把宵夜递给许昕。


“生病了?”


“大概是发情吧。”


“啊?”


“我先走了啊,我们一会儿还得找崔哥要月考卷子,我俩上次就没及格。”


崔哥。


许昕听见这俩字太阳穴就突突直跳。


周雨下来方博从拐角里冒出来:“他说什么没?”


“就问你怎么了,我说你不舒服。”


“没了?”


“没了啊,”周雨给后面刚下课的崔庆磊招招手,又扭头对方博说:“你怎么自己不去送?吵架了?”


“没没没没没。”方博拨浪鼓一样摇头。


方博心虚的抬头看了一眼许昕的教室,脸上又染上一抹红晕。


昨天那半个拥抱让他裹着被子回味了好久,最后精虫上脑大半夜自己暗戳戳的跑到卫生间想着许昕做了不可描述的事。


这是他第一次,羞的没脸见许昕。


之后方博又做了好几次这样的事,一回生两回熟,再见到许昕他就当前天晚上做了场春梦,再也没有害羞这么回事。


高三的半年过的无比的快,六月的七号眨眨眼就到。许昕前一天跟着张继科马龙骑着脚踏车跑到远山浪了一圈,给方博发了一张云雾缭绕的山,孤零零的一座。


[这是啥?]


[南山]


[???]


[南边的山]


[出去浪竟然不带我卧槽!]


[……]


高考那两天学校放假,方博在家里坐立不安的比去考试的还紧张。


他当然不是担心许昕能不能考好,许昕的水平只要不是考试睡着了一流大学跟玩似的。


他是在担心自己两天后的告白怎么办。


妈的这个白到底要不要告!方博深知他要不在许昕上大学之前把他泡到手,大学漂亮女生那么多,出不了几天自己喂了一年的白菜就得被别的猪给拱了。


八号下午,方博拽着周雨一早就去学校门口蹲着,和那些等着接孩子的家长挤在一起。


周雨一百个不情愿,正在打游戏就被拽出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方博就给他说怕自己一个人等的寂寞,其实他是怕被拒绝了还能拿周雨当个借口。


我和周雨玩真心话大冒险呢。


那天晚上陈玘把酒吧关了门,里边全是平时一起厮混的高中生,闲杂人等一律禁止入内。


马龙又给方博推过来一杯草莓奶昔,方博看着马龙身上还挂着个张继科连白眼都懒得翻。


“小孩儿你多大,没成年呢吧?”突然冒出来一个满嘴川普的大叔一点都不陌生的伸手就在方博圆嘟嘟的脸蛋上拧了一下。


“我这不是喝着草莓奶昔的。”方博躲开他,他一点都不喜欢陌生人碰自己。


“你还挺有脾气,长的跟我侄儿似的。”邱贻可看着方博怎么看怎么喜欢,忍不住又去揉他那颗圆溜溜的脑袋。


方博躲了两下就懒得躲了,他知道这是陈玘新找的相好,有天和周雨乱逛的时候看到他和陈玘亲的难舍难分的。


“想听什么歌?我给你唱。”


许昕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挤进他们俩中间,邱贻可的手被活生生挡了回去。许昕半年没来过这地方压根不认识他,要坚决扼杀一切对方博图谋不轨的恶势力。


“你给……给我唱歌?”方博听着这暧昧的话有点尴尬,他怕是自己想的太暧昧了。


“嗯,你想听什么?”许昕喝了一口手里的酒像是等着炫耀一样的看着方博。


“哦,那就南山南吧。”


“……”


这不能怪方博,他对许昕唱歌的印象就一首南山南。


许昕抱着吉他回忆半天才找到那个调调,下边有人开始笑,方博也跟着笑,他只想用吉他砸一下那个脑袋瓜子。


他以为方博不喜欢这首歌,半年没再碰,他记得过年的时候方博呜呜啦啦报的一串歌名,每首都练了。


好像这个酒吧一有悲伤的歌灯光就会变成蓝色,方博拖着腮帮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许昕,一首歌下来似乎连眼都没眨。


眼眶很干,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会痛哭一场。


许昕再在给他唱歌啊,他哭什么呢。


方博看他看的入了迷,下边有人喊让许昕再来一首,许昕摇摇头。


“感动的傻了吗?”周雨咬着吸管在方博眼前摆摆手。


“哎方博,不亲一个表示一下感谢?”马龙在吧台里逗他,说这话的时候许昕正好走过来。


周围的一圈人当玩笑似的哄笑起来。


“别别别,博哥这还是初吻呢。”方博也当玩笑似的附和。


“还初吻呢?美的你。”许昕背靠在吧台拿了杯马龙刚调好的酒,估计又是马龙自创乱配的,难喝的要死。


方博以为许昕是在嫌弃他,许昕可能是不喜欢他的,或者不是那种喜欢。


所有人都在当玩笑,他也一样啊,只是他比别人都认真罢了。


“你小时候就被我亲过了。”


评论(25)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