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09

高三这一年上下来方博瘦的脱了相,这是许昕这么觉得,圆脸蛋没了,小肚子没了,软软的都没了。


“哎你别再咬我耳朵了行吗?”


许昕‘哼’了一声才松开嘴。


其实方博整个人的轮廓都被勾勒出来了,眉骨,鼻梁,下颚线,锁骨......还有是谁教你穿酒红色的衬衣的?


早就不是用t恤就能遮住的小孩儿了。


“侄儿你这俩月多吃点,你看都没以前可爱了。”


许昕抱着胳膊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无比赞同邱贻可。





方博的高考分数很尴尬的卡在那里,他可以上一个好一点的学校,但如果想和许昕在一个城市,他只能去上一个不太好的学校。


“方博,你去报周雨那个学校吧。”


方博一直不肯做决定,许昕才这么给他说。


周雨挑了一个学校,和他们隔了一个城市,是一所很好的学校,他们的分数刚好够的上喜欢的专业,周雨问他去不去,方博堵着气一直没回复。


“你得对得起你自己的努力,反正已经异地两年了,没在怕的,等我毕业了,我也可以去找你。”许昕哄他,不哄不行,小圆脸整天苦着,连缠着他要亲亲都没了兴致。


“那我走了。”方博在截止填报志愿前几个小时才磨磨唧唧的在许昕家填了表格,点提交之前还犹豫不决的看着许昕。


“走吧。”





“许昕你还给我唱歌吗?”方博终于能扬眉吐气的拒绝马龙的草莓奶昔拿酒喝了。


不过马龙这酒调的可真捉急人还不如草莓奶昔。


“你可别让我唱南山南了。”许昕揪着方博的酒红色衬衫把他揪到身边,这小衬衣领子开的可真够大的。


“为什么啊?”


“干啥要听这么悲的,喜庆点不行吗?”


“可不是悲吗......”方博低着头嘟囔,他几个小时前收到了隔了一座城的录取通知书,不比许昕的那张差,他打心底里是兴奋的,可是又隐隐的失落。


许昕没在说什么,南山南这个谱子和调调他这辈子是忘不了了,张继科眯缝着眼挂在马龙身上,他听许昕唱这首歌真是听的够够的。


方博在吧台坐着认真在听,灯光太暗了看不清表情,像尊佛一样一动不动。许昕看着阴暗里挺得直直的腰板,唱不下去了。


南山南北秋悲直接跳到了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台下的人都听的一愣,接着有人叫着开始鼓掌,方博到底也是没绷住笑了出来。


“怎么样?”许昕满脸的都是求表扬。


“油腻腻的。”


听起来怎么还是要分开的感觉?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方博笑着和他们开始闹。


能在一起已经很幸运了。


“方博,”半夜快散场的时候张继科把方博拉走塞给他一个手机:“肖爹找你。”


酒吧里的客人几乎都走完了,他们留在那里等方博。


“他跑哪儿去了?”


“可能在跟肖爹吵吧。”张继科阴沉的坐在椅子上,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


“怎么了?”


“肖爹让他去美国上大学,过段时间来接他。”


许昕跑出酒吧门的时候方博正好冲进来,两人撞了个满怀。


“怎么回事?”许昕问他。


路灯下的方博不仅眼是红的,脸也是红的,咬牙切齿的直喘气。


“我不想去,”方博背靠在酒吧外的墙上,准确说是把自己砸上去:“靠......我不想去!”


“那就不去,为什么非要让你去什么美国?”


“不知道。”


“好好和你肖爹谈谈,告诉他你自己考上的大学又不差,没必要去国外上大学。”


许昕走过去把气的发抖的方博抱住,方博整个身体格外的僵硬,许昕拽了半天才把他搂住。


“肯定有办法的,国外的大学又不是说上就上的,你不想去没人能强迫你。”


方博把脸埋在许昕肩膀上,他拽着许昕的衣服,连抱他的力气都没。


到底还是要分开。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许昕......”


方博的声音太轻,许昕没听到。


“你说什么?”


“再异地几年你不会和我分手的吧?”方博仰着脸看他,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角。


方博的眼睛似乎是充满期待的,可是期待里又带着点可怜,像是在祈求能听到那个印了满心的答案。


“你什么意思?你真要去?”许昕松开抱着他的手:“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方博只是摇头,不敢说话。


“你想留下来吗?”


“可是......我留不下来......”方博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后边想说的什么保证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


他知道异地和异国的差别,那不是逃几天课几个小时的火车就解决的问题。


方博有点不太敢看许昕,就低下头盯着那两条大长腿。他们两个之间一点声音都没有,直到那两条腿在自己眼皮下消失方博才敢抬起头看,许昕走到街口拦了辆车就消失在车流里。


“许昕呢?”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出来看到方博自己在门口站着,问他。


“先回去了。”


张继科知道方博不开心,可是他这次是真没有能力在这个问题上做什么,他揽着方博的肩膀拉着他回家。


马龙和方博坐在计程车的后边,看方博像丢了魂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小声的问他。


“和许昕吵架了?”


方博愣了一下,点点头。


“你别怕。”


“那你怕吗?”方博凑到马龙旁边问:“如果......如果哪天张继科走了。”


“那我也不会和他分手,同样,许昕也不会和你分手的。”


之后的几天方博闷在家里收拾东西,其实他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一个箱子就解决了。周雨叫他出去玩他也不出去,他说周雨我要走了,周雨觉得奇怪,你要去哪?


方博说我去美国上学。


周雨跑到方博家,他挺舍不得方博的,本来他们还计划着或许可以分到一个宿舍,继续四年的室友兼同桌,怎么突然就要分道扬镳。


“不走不行啊?”


“恐怕不行吧......肖爹的话我哥都不敢不听,况且这次他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我。”


“可是为什么?突然就这样。”


“他没告诉我。”


“那许昕......”


“许昕和我生气了他三天都没理我了三天!”


周雨感到方博深深的崩溃:“他不找你你不会找他啊?”


“我不敢啊......我怕他接到电话第一句就给我来个方博我们分手吧怎么办啊?我俩从一开始谈恋爱就异地异地异地这他妈异国了都。”


“方博......”


“谈了两年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半年,这大学四年更难见面了......”


“方博!”周雨把方博的手机拍在他脸上:“许昕电话。”


方博跑去见许昕,看见他的时候突然把心里边的坎都忘到了脑后,他什么都不想说,就想抱抱许昕。


“你明天就要走了。”


“我明天就走了,”方博乖巧的点点头:“我他妈明天就走了你今天才来找我!”


“我靠......”许昕呲着牙捂住被方博怼了一拳的肚子:“我不得消化一下这个事实。”


“那你消化了吗?”


“都快被你打吐了。”


许昕跟方博发不起来脾气,他和张继科谈了一下午,张继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他也不希望方博走,在美国无依无靠的。他给肖战打了个电话,张继科没说几句就被肖战凶的说不出话,许昕想试着和肖战沟通一下,可是他基本上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知道他有多不想让方博走方博就有多不想走。


“没在怕的方博,”许昕又把方博搂过来:“不就是个太平洋吗?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就解决了,只要想见总能见到。”


方博揪了三天的心终于放开了。


“许昕。”


“嗯?”


“这是大街上。”


“怎么了?”


“你别用你小弟弟顶我。”


“那换个地方。”许昕箍着方博的脖连拖带拽的把他拉进酒店吓坏了门口的服务员。



我是酒店



=====================


炕戏的具体博儿如果带入昨天的软毛小薄荷


口味一定很好

评论(26)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