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13




方博再见到熟人是开学一个多月之后了,张继科能找到他也算是一种奇迹。


“你怎么跑到这儿了。”张继科坐在方博的宿舍里,他为了找方博费了好大的功夫。


方博给他拿了罐咖啡,电脑上是国内的新闻,警方又端了一批走私团伙。


“你们干的?”


“警察干的,”张继科拉开手里的易拉罐喝了一口:“我只负责提供信息。”


“我和许昕分手了。”方博挨着张继科坐下来。


“我知道。”


咖啡罐被张继科喝空了,他捏在手里两三下就瘪成了一团。


“前一段我被人盯上了,就在肖爹给我的房子里,有人安了摄像头,”方博说的很自然,像是在讲一个很平淡的经历:“我那天晚上回去发现的时候挺害怕的,缩在被子里一晚上没睡着,不过还好我喝了酒,没有怂到哭。”


张继科看着方博,方博没有以前爱笑了,就算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没有像以前那样傻傻的苦苦的,他觉得陌生,觉得心疼。


“后来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安全,只能在学校躲着了,”方博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很像张继科挂在脖子里的玉坠子:“u盘我一直带在身上,洗澡都不敢去掉,你现在需要吗?”


“还不用,你带好,”张继科把项链又给他挂上:“你确定你在这里是安全的?”


“应该没有哪比这里安全了。”方博苦笑着指指门外,室友在寝室开party,音响声震耳欲聋。


“你怎么给许昕说的分手?”


“说……我不回去了,让他别等了。”


“就这?”


方博又低头抠起了手指:“两句话我还是憋着气说完的,我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怕他一张嘴,一哄我,我就乱了,就都完了。”


“许昕一直想找你,他去过你的大学,没找到。”张继科的手按在方博肩膀上捏了捏。


“现在呢?”


“现在应该在接受现实吧。”


方博把张继科送走又回到实验室做实验,寝室的party还没结束,他不想在那个欢闹的气氛里独自伤感。


他一直想逃避那个许昕要接受的现实,一边希望许昕能放下他继续开开心心活下去,一边却又暗暗的抱着一丝侥幸。


侥幸这种生活快点过去,他会立即飞回去,去许昕的身边耍赖,分手不是我说的,不算数。


侥幸很久以后有一天他回去了,许昕还爱着他。


在美国读研究生这两年,方博觉得过的挺快的,他有点感谢当初那六年异地了,让他现在不至于太过想念,也让他很快就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


这两年张继科来找过他两次,他没问过马龙的事,张继科倒是主动给他提起来。


“马龙不愿意分手。”


“然后呢?”


“然后我把他拉进来了,”张继科的表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无奈:“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他说的。”


方博一口就把手里的伏特加干完了,他想自己当年怎么就没这种勇气,不过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不敢。


他从来都没有他们活的那么潇洒。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读博吧。”


“还读啊?”张继科一脸不可置信,曾经方博读书是最不行的,也是最不喜欢读书的。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不然他还能干什么呢?


之后过了两年他才见到肖爹,四年没见脑袋还是那么亮,可是整个人沧桑了许多。


方博这样对他说,肖爹揉着他的后脑勺说你这孩子咋也老了这么多。


“我哪里老?我还是这么帅!”


肖战眯眼笑着点头附和,是是是,你最帅。


这孩子长大了太多。


方博把脖子里的挂坠取下来给肖爹:“这玩意儿都快长到我肉里了,你赶快拿走。”


“你想回国吗?”肖战把挂坠攥在手心里问他。


“回去干嘛,我还在上学。”


“你那个相好……还想吗?”


“不想了,”方博坦荡的摇头:“我俩从开始到结束都没在一起几天,早就习惯了,那时候也就是年纪小,要死要活的。”


“唉……你现在才多大啊,”肖战拍拍方博的脸,还是肉乎乎的,和小时候一样一点没变过:“那小家伙呢?”


“去上学了。”


“本来还想见见他,算了,我该走了。”


方博去送肖战,肖战松开拉着他的手又捏着他的脸蛋像小时候一样揉搓了一通。


“可以回家了博儿,什么时候想家了就回来吧。”


“好。”


评论(20)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