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15


方博想过千万种和许昕相见的场面,但没想过这种。


自己儿子和自己前对象贴在一起打游戏打的热火朝天,他站在旁边喊了两嗓子才有人搭理他。


“爸……”方南山缩缩脖子,悻悻的把手机推到许昕手里。


“你那眼睛不想要了是不是?”


方博有点生气,方南山的眼睛已经近视了,八岁的小孩这种度数有点可怕,前两年方博从没考虑过这种问题,手机电脑随他玩,玩到进医院方博才开始后悔。


方南山低头吐了下舌头,用小手指勾勾许昕的裤子,许昕才从尴尬的沉默中缓过来。


“没让他玩多长时间。”许昕从沙发上站起来,和方博面对面,还是整整高了方博半个头。


方博很久都没有尝试过和许昕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觉得心有些痒痒,像是被昆虫的小触角挠着。


他没再说话,躲过许昕的视线去办公桌放怀里的书。


“小孩子,眼睛能差到哪里。”许昕觉得他可能和方博也是没话题了,还是当着人家亲生儿子的面。


“都快跟你一样瞎了。”方博低声嘟囔,不过这声音低的许昕还是能听见。


“你怎么一见面就怼我?”


“那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方博觉得自己还挺委屈。


方南山靠在许昕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俩,他是觉得他爸在这个叔叔面前怎么软软的,一脸害怕又害羞的模样。


方博把方南山从许昕旁边拉过来,并用眼神告诉他犯了错不要想去找靠山,还有你到底是谁儿子?


“你……中午一起吃个饭?”许昕知道方博是有多习惯沉默,他不开口继续这种尬聊方博恐怕能当他不存在。


“可是我今天下午还有课。”


气氛冷到极点,方南山不敢说话,掏出小本本写作业。


“食堂行吗?”方博扭头看着许昕,眼睛里看到许昕笑了,他也想笑,但还是憋住了,仍旧一脸装的不太像的冷漠。


“行啊。”


许昕觉得他们学校这批师傅换的不行,比起他上学的时候饭菜难吃太多了。


“你周末加班,都要带着他啊?”


“嗯……”方博腮帮子鼓鼓的含含糊糊支吾了一句:“把他自己放在家里他又想着打游戏。”


“跟你挺像。”许昕笑着说,尽量控制住自己想去捏他腮帮子的手,他知道他自己现在处于什么位置,本来前男友这种东西对于现任来讲就是一种敌人。


“他妈妈呢?”


方博愣了一下,没看许昕,就盯着盘子里的饭摇头。


“你自己带他?”


“嗯。”方博点点头。


许昕的心情有点复杂,其实比起这个答案他倒更愿意听到方博对他说他妈妈也上班忙或者怎样。


方博吃了饭休息没多久就赶着去上课,他没对许昕说什么,没有让他先走或是在这里等着,只是拍了拍方南山的脑袋,告诉他下午不许玩手机。


许昕作为一个外来人员本来站在办公室里挺尴尬,方博前脚刚走方南山后脚就跑过来抱着许昕的大腿仰着小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不能玩手机,”许昕竖起手指对他说:“你爸发起脾气来很吓人。”


方南山有点失望的贴在许昕裤子上蹭蹭,后来发现撒娇并不好使。


“叔叔你让我看看你的眼镜。”


许昕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摘下来给他,方南山还没架到鼻子上就晕的想吐。


他把眼镜还给许昕:“我爸骗人,我哪里快和你一样瞎了。”


“你爸怼人这本事你不能学知不知道?出去找不到女朋友。”


“怪不得我爸找不到老婆,”方南山恍然大悟:“不过你能带我出去玩吗?我都闷一上午了。”


“你不怕我把你卖了?”


“不怕,”方南山蹦着去把方博办公桌旁边的足球抱在怀里又跑过来拽许昕的手:“我爸跟你肯定特别亲,我爸见生人脸都是苦的,他见你就像看见奥特曼一样。”


下午方博四节连课,回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虚脱了,推开门又看见方南山身上一块黑一块黄,脸蛋倒挺白净躺在沙发上睡觉,旁边坐的许昕白色运动鞋上也像糊了层泥,黄灿灿的。


“你带他种地去了?”


“踢足球啊,”许昕轻轻揉了揉方南山的妹妹头:“你儿子比你踢的好多了。”


方博下班回家的时候叫方南山叫不起来,小家伙很久没有这么疯着玩了,跑了整整一下午累的不成样子。


许昕说送他们回去,方博也没拒绝,让方南山躺在车后座上睡觉,许昕把车开的小心翼翼的,半个小时车程晃了一个小时。


从出了学校到他们家门口,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方博的手一直在揪着裤子玩,以前的小毛病又一个个回来了。


“我还以为咱俩再见面的时候会吵起来。”


许昕把车停稳了之后方博摘了安全带慢悠悠的说。


“是挺想吵的,一肚子火,”许昕说的很平淡:“不过咱俩现在也没什么吵的资格了。”


方博手心有些出汗,他攥着裤子擦了擦:“你来找我挺意外的。”


“八年前没见到你,总想再见你一面。”


“见过了就不用想了。”


许昕点头了,方博在心里有一点点失落,中午见到许昕的时候他还以为他曾经的侥幸真的让他侥幸碰到了。


许昕在镜子里看了一眼趴着睡的香的方南山:“有他的时候咱俩还没分手呢吧?”


方博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他有些手足无措的张张嘴,却没发出来声音。方南山趴在座椅上哼了一声,方博到嘴边的话又给咽回去。


“那以后咱们……”


方南山醒了,揉着眼问我们到家了吗。


“就……不用再见了……”


“嗯。”许昕沉着脸点点头。


方博带着方南山下车,许昕走了。


其实他刚才想说的是,以后咱们还能再见吗?


评论(37)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