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17



“为什么给他起名叫南山啊?”


“我不会起名,当时就觉得……挺顺口……挺好听……你笑什么?”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


之后又是一路无话。


他们现在似乎没有任何共同语言,对话少的可怜,方博不知道许昕又来找他是做什么的,难不成就为了这半个小时的沉默?


方南山坐在后座上玩刚才吃肯德基送的两个皮卡丘,他说这两个皮卡丘太像张伯伯和马伯伯,下次去找他们玩一定送给他们。


到了家门口他们也没说什么,方南山跳下车用力的挥着手给许昕说再见,方博把书包给方南山让他自己先上楼,站在许昕车旁憋了半天,就憋出了两个字。


“再见……”


“再见。”


学校留给方博想许昕的时间并不多,他带的是新开的课程,也就每天晚上做PPT做到凌晨的时候会想想。


“南山,下个月你去你伯伯家住几天。”


“啊?为什么?”方南山晚上写完作业窝在方博床上玩奥特曼,方博不许他玩电脑,他也就剩这么点乐趣了。


“我出差,你雨叔也去,没人带你。”


“我不。”方南山从床上蹦下来对方博摇头。


“为什么?你不是想找他们玩吗?”方博觉得奇怪,以前让他去找张继科早就乐的上天了。


“我老师刚给我调了座位,我同桌可漂亮了,我想跟她一起上课,”方南山揪着衣服用肩膀撞方博:“而且马上又该考试了,我不想请假……”


方博感动的热泪盈眶,他第一次从他儿子嘴里听到他说想上课不想请假。


“有前途,”单身老父亲欣慰的拍拍方南山的头:“那你怎么办?我出去一个星期呢,要不你去找秦爷爷?”


“别呀爸,”方南山拽着方博的袖子撒娇:“不是还有瞎子叔叔呢吗?”


“不行,”方博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要上班,不能老麻烦他,这样我会很愧疚的,那两个地方你自己选一个。”


“可是他已经……”方南山急着想反驳,一想到当初许昕和他建立的革命友谊,现在不能告诉爸爸,只好耷拉着脑袋拉开门回自己屋子:“那我还是去找伯伯吧……”


“上次考试成绩出来没?”


“没!和下次一起出!”方南山逃似的跑了。


方博出发那天一大早开车去送方南山,张继科和他现在不在一个城市,一来一回六个小时车程让方博累到瘫痪,上了飞机就要睡觉。


周雨坐在他旁边说,我还以为你会让他去找许昕,方博笑了一下没说话。


“你为什么就不敢去找许昕呢?你不是还喜欢他吗?”


“可是他……不是很想和我说话。”


方博觉得他和许昕的每一次见面,许昕似乎都对他冷漠到极点,有时候方博想找点话题准备好了一张笑脸,又被许昕面无表情的样子吓的张不开嘴。


“其实吧我觉得,”周雨打开了一包饼干,一大早樊振东给他塞的:“许昕能来找你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不管是酒后乱性还是被人下药,毕竟劈腿的是你。”


“谁?谁谁谁劈腿了?”方博冲着他喊了一句,惊醒了前座打盹的老师。


“不然……南山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周雨叼了块饼干含含糊糊的说:“而且你看,许昕和南山的关系挺不错的现在,他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打算等着人家跑你家门口抱着玫瑰花追你吗?所以说啊,你俩有没有未来,就看你努不努力了,解释一下,认个错,说不准还有希望。”


方博被周雨这话噎的还不了嘴,劈腿,这词听着可真膈应人,他想起来许昕那句‘有南山的时候咱俩还没分手呢吧’,他觉得委屈,可是又只能把委屈全咽肚子里。


从外边学习回来方博没有去接方南山,他下了飞机就给许昕打电话。


“我想见你。”


“那你来我家吧。”


“不是不是,”方博拽着沉甸甸的书包带:“啊……我的意思是……我……我们一起吃个饭?说……说说话……”


“我现在在家做饭,把地址给你发过去,你打车过来吧,快点啊,来晚了就没饭吃了。”


“啊……我我……”


这该死的结巴,许昕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方博到许昕家门口的时候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又用了十分钟站在门口背台词。


“你可真够慢的,”许昕给他打开门:“不会站门口背词的吧?”


方博浑身一抖,许瞎子当真一点情面不给留。


方博换了鞋许昕又回厨房做饭,他自己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局促不安的,搓了半天裤子还是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把门推开了个小缝。


“我……我想来找你解释点事……”


“嗯,说吧。”


许昕低着头在切黄瓜,刀‘咣咣’的落在案板上,长长的黄瓜就变成一截一截的,方博觉得这画面触目惊心,可他又挪不开目光。


“当初……我和你分手,真是因为我家里出事了,有人要害我肖爹,我只能在国外躲着。”


“躲了八年?”


“没那么恐怖,我想过回来,可是那时候你有女朋友了,听说还要结婚,我回来干什么?参加你婚礼吗?”方博侧着脸盯着墙上雪白的瓷砖,他鼻子有点酸,不过还好在他控制范围之内。


那几年里他掩饰情绪的功夫练的很好。


“我是想过结婚,”许昕拿着菜刀在案板上轻轻划着:“可是谈崩了。”


方博窃喜了一下,他知道这不厚道,却还是觉得终于有一丝的侥幸让他碰上了。


“许昕……如果我说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信吗?”


“你说。”


“反正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没劈腿,也没和别人睡过,从来没有。”


锅里的饺子煮好了,许昕用勺子捞出来放进盘子里。


猪肉大葱的,方博动动鼻子就能闻出来。


“你……你信不信啊?”


许昕一直没说话,方博靠着门框有些尴尬,心里又有点着急。


“方博。”


“啊?”


“过来。”


方博不动身,许昕拽着他的领子拉了他一把,‘哐铛’就按上厨房的门。方博下意识就挡着脸,打人不打脸,虽然他不靠脸吃饭,但也不能被打毁容了。


许昕到底还是比他高了半个头,比他大了一圈。方博被他按在门上,后脑勺撞在门板上磕的有些疼。


许昕多少年没有吻过他了?可是和许昕接吻的感觉他一点都没有忘。


他怕他太用力了会咬疼许昕,又怕不咬着许昕就会离开,这一切又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许昕……”方博搂着许昕的腰蹭他的鼻子,大大的眼镜框有些碍事。


许昕的嘴唇到底还是被他咬出血了,方博伸出舌尖把冒出来的那一点猩红舔掉,许昕像是报复似的咬住他在自己嘴唇上舔弄的舌头。


“叔!我回来了!”外面传来一声嚎叫。


“南山?”


许昕松开方博挑挑眉毛。


方博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吓了方南山一跳。


“你怎么会在这儿?”爷俩同时开口。


“我……我想我叔了,你呢?”方南山没在怕的,插着腰问他。


“我也想他……”方博用揉了揉鼻子,嘟嘟囔囔的说了句什么方南山也没听清。


评论(32)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