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20



太长时间没有做过这档子事了,也早不是那个一二十的小孩可以胡天海底的由着性子乱折腾。


方博趴在床上像是被许昕拆散了骨头一样,他在外边奔波了一个星期,又和许昕纠缠着发泄了八年沉积下来的欲望。


他现在没有一点多余的精力去和许昕谈心。


“这就睡了?才几点啊?”许昕侧躺在床上一手撑着头,一手去抚摸方博的腰。


显然他还没尽兴。


“让我......让我倒倒时差......”方博迷迷糊糊的嘀咕。


“美国时差?我都倒过来了你还没过来?”


方博没再回应,眼皮搭的紧紧的,许昕把脸靠近他,用手指轻轻的滑过那深深的双眼皮。


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许昕以为他和方博和好之后可以来一场海枯石烂的促膝长谈,可是当他真的重新以恋人的身份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把他扒光了抱在怀里。


方博好像睡熟了,许昕想去搂他,顺势吻了吻他露在外面的肩膀,然后又顺势吻上还布着肌肉线条的肩胛骨。


那上边还留着刚才被他吻出来的红印子。


“不行许昕......不要了。”


“你睡,我就亲亲你。”许昕的嘴唇游走到方博的后颈上,他克制不住想咬一口,事实他也这么做了,只是没敢用力。


“别亲了,一会儿你又硬了。”方博抽出胳膊推开许昕埋在自己后颈上的脸。


“你是不是硬了?”


“有一点......”方博刚说完这话瞬间清醒了飞快伸出胳膊拦腰抱住从床上翻起来的许昕:“不行不行,我明天得上课。”


许昕看了眼表,十一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却吵着要睡觉。


“你在美国的时候会想着我自己玩儿吗?”许昕抓住方博的右手放在嘴唇上。


“会,”方博动了动指节,像他是在抚摸许昕的嘴唇:“刚分手那会儿总这样,每次都想着是在跟你做。”


方博似乎没了困意,他的眼睛睁开了,许昕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脸在方博的瞳孔里有些发亮。


“我四年前想回来,问周雨你的事,他跟我说了一堆,每听一句我都提心吊胆的,结果最后他还是告诉我你要结婚了。”


“那是我妈给我介绍的女朋友,我觉得都可以,没什么感觉了,后来她说我不够爱他,我的心里没有时时刻刻想着她,”许昕自己笑了起来:“再后来我们就谈崩了。”


方博每次听到‘谈崩了’就开心,掩饰不住的那种。


“那时候回国的机票都定好了,悲痛的我浪费了几千块钱。”


许昕的手腕搭在他的胳膊上,方博往他旁边蹭了蹭,两个人正好抱个满怀。


“我就是那天从机场回来遇见的南山。”


许昕抵在方博脑袋上磨蹭的下巴顿住了。


“那天天挺冷的,他就穿一身脏脏的单衣服,旁边还有个男的在卖唱,抱着吉他唱南山南,我第一次再见你的时候你也是抱个吉他在唱这歌,还有高中毕业,你也给我唱。可是最后就剩我一个人,在美国听别人唱,真的太难受了。那时候南山缩在电线杆旁边一直看着我,我问那男的这是不是他的孩子,他说不是,这小孩儿喜欢跟着他,他来这里唱歌,南山就会蹲在他旁边,可能因为南山只能听懂他说话。”


“然后你就把他带走了?”


“没有,我走了,后来又去

了几回,那男的来来回回只会唱几首歌,每次只有我一个人站旁边听,”方博说:“最后一次见他他说他要回国,在美国待不下去了,拜托我能不能把南山送到福利院,南山那时候有点傻似的,不说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我把他送到福利院,护工抱他走的时候他突然就哭了,拽着我的衣服不撒手,我就把他又带回来了。我觉得我一辈子可能不会谈恋爱了,也不会结婚,一个人孤独终老,我当时......真的太寂寞了。啊还有一点,第一次见南山那天他的脸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冻的,眼睛往下耷拉着,特像你。”


许昕把他搂的紧了点。


“我想着你不能给我当对象那就当儿子吧。”


“......”


“不过没想到那小子越长越像我,那俩大眼珠子,还好不像你,像你就丑了。”


“……”


“许昕……”


方博说笑着,头不自觉的把头慢慢埋在许昕肩膀上,许昕看不见他的脸,能听见他微微有些带着哭腔的声音。


“那几年我想你想的快疯了。”


“别哭啊博儿。”许昕像哄小孩一样拍着方博的后脑勺,方博似乎天生长着一张苦苦的脸,但是他并不爱哭,他印象里他似乎只有在他被送到美国那天红了眼,方博狠狠的揉着自己的眼睛说,是进沙子了。


他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方博在忍,马上就要把眼泪憋回去了,他经常这样,很有经验,再一下就好了。


“哭吧。”


许昕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用了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对他这样说。


许昕觉得自己的眼眶似乎早一步湿了,他不要方博在他身边还要继续忍耐。


方博的眼泪闸不住了,鼻涕眼泪的一通往许昕赤裸的肩膀上蹭。


“我发现我家被安了摄像头那天晚上躲在被子里想了一晚上,我不敢睡,怕的发抖,我就想咱俩以前那几年,可是想来想去才发现谈了六年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两年,总共就那么点回忆,翻来覆去想到天亮,然后还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我眼睛都快熬瞎了瞎子,我白天不敢回去就呆在菜地里帮人家干活,大太阳晒的都快和张继科一个色儿了。”


许昕张嘴想接话,方博抽噎着没打算停,他又闭上嘴继续听他说。


“然后我才跟你说分手的,我太怕了,许昕我是不是特怂啊?”


方博两眼通红的还带着泪,他认真的看着许昕问他,许昕看那双眼怎么都像求安慰的模样。


“不怂。”许昕很认真的摇摇头。


那个时候的方博可能是这一辈子最英雄的时候,可惜他没福气见到。


其实许昕心里别扭的有些难受,他不希望方博和他说分手,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


可是他想象不到分开那几年方博受了多少委屈。


方博吸着鼻子点点头。


“后来我哥找我的时候,说他把马龙拉下水了。”


“嗯……突然间三个人全失踪了,就剩下我一个。”


方博能感受到许昕很明显的失落,许昕不去看方博的眼睛,他就像是个局外人。


张继科和马龙的世界他从未想踏足,可是对于方博,却也是这样,连旁观的资格也没有。


“许昕,我不敢把你拉进来。”


方博知道他们和张继科马龙不一样,那两个人爱的太疯狂,不顾一切,哪怕是命。


“我知道,我一直在想年轻的时候如果可以和你多经历点事,等到老了坐在一起还能拿来下酒,”许昕目光游离的不知道落在哪一点上,最后他低下头看着方博的眼睛,嘴角挑起了笑:“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评论(26)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