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21



“老爸,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住一起啊?”方南山问许昕。


“对啊,我为什么不和你们住一起啊?”许昕问方博。


“你......”方博叼着油条:“你要想来你就搬过来啊。”


“南山,你和你爸去我那儿住好不好?”


“好。”方南山瞪着大眼睛点点头,反正他刚回国也没多长时间,在哪住都一样。


“我不,”方博在桌子底下踹了许昕一脚:“你那里离学校太远了。”


“可是你这房子隔音真是太......差了,”许昕压低了声音在方博耳边说:“前几天南山问我是不是晚上跟你打架了,你说他要是再长大几岁明白了怎么办啊?告诉他咱俩这是爱情动作戏?”


方博嘴里的豆浆差点喷出来,方南山一脸单纯的看着他,让他耳尖‘蹭’的蹿红了。


“嗯......你嘴角有白色的东西。”许昕伸出大拇指把方博嘴角的豆浆擦掉。


方博听着许昕这恨不得低到嗓子眼里的声音以及那一脸坏笑,总算明白过来许昕含沙射影的在讲什么。


“我操你......”


“不许讲脏话!”方南山冲着他喊了一句。


方博把到嘴边的‘大爷’又给咽回去,瞪了许昕一眼一口闷了手里的豆浆。


“那你跟不跟我走啊?”


“走走走,”方博抽了张纸用力的把嘴巴擦干净:“什么时候搬?”


“现在啊。”


方博看了眼窗外的烈日当头,方南山跳着回屋收拾自己的家当,许昕把桌子上吃早餐的盘子拿到厨房,厨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许昕在里边喊方博你快去收拾东西啊。


他知道他难得的周末就要这么浪费了,这一切就好像当初在美国闲的发慌的周末,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做的梦一样。


第二天方博神清气爽的去上班,其实昨天搬家也没有多累,就是晚上许昕拉着他问要不要试一下他家的隔音效果两个人折腾了一次,方博也习惯了。


“周雨还没来啊?”方博到了办公室旁边的座位还空着。


“周雨在教导处,”旁边一个女老师探过来头对头说,说罢还伸着脑袋四处看了看,然后招呼方博过去:“话说……周雨和学生去开房被逮着了。”


“哎,话不能乱说啊。”


“啧,我听我爸在家发脾气了都,”女老师摆摆手,她爸就是找周雨谈话的教导主任:“我就给你说了你可别说出去啊,你跟周雨关系挺好的,你多劝劝他。”


毕竟周雨是全校为数不多的单身美少年了,虽然没美少年的年龄但有美少年的颜啊。


“哪个学生啊?”方博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周雨和哪个小姑娘有什么暧昧,他看女学生的眼神和看萝卜没什么区别。


“是个男孩儿,所以我爸才那么生气的,就是那个......”女老师翻着眼睛想半天:“啊对!就你那个学生,那小胖子!”


“樊振东?”


“对!”


方博脑仁都快炸了,跑着杀到教导处门口,好容易喘匀气了才鼓起勇气敲门。


樊振东是他带的学生,他最得意的学生没有之一,这怎么就跟周雨搞在一起了呢?


“主任,我再说一遍我和周老师真不是那关系,他们在酒店门口拍到我们算什么啊?我被人骗了,我在宾馆出不来才让周老师来救我的,您不信您查监控,周老师进去出来不到十分钟,这一点儿时间够干什么的?那叫早泄!”


樊振东眉头一皱脸一沉完全不像个二十多点的小孩儿,方博觉得教导主任都被他吓的颤了颤。


“你......你你被骗了你被谁骗了?你怎么被人骗了你?”教导主任指着他尽量让自己严肃一点,好歹气势要夺回来。


“被一女的。”樊振东低下头说了四个字就不再多说。


“主任,是真的,樊振东给我打电话我过不去才让周雨去的,他不好意思找他同学,怕人家笑话他。”方博趁着教导主任还没拍桌子前马上走上去说。


周雨站在他俩身边,一声不吭。


教导主任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就对着仨人一通思想教育,教育樊振东作为一个学生要专注于学习,不要和社会人士纠缠不清,教育方博和周雨对学生不仅要从学习上,更要从思想上教导。


吧啦了半个小时不带喘气的,方博从高中毕业后就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差点没站着睡着。


从教导处出来方博拽着周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周雨没回答他,转向身后低着头慢悠悠跟着他们的樊振东。


“你那叫什么啊?你在教导主任心里成什么形象了?以后保送名额还想不想要了?我比你大,我是你老师,用不着你这么保护。”


方博第一次见周雨发火,周雨从小到大公认的好脾气,从来没对谁急过眼,除了高中一起打群架。


他也不问了,看他俩这情况估计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我知道你是我老师,那我是你男朋友,我不能让你受委屈,更不能因为我受委屈。”樊振东倔着回他。


周雨气鼓鼓的站在那说不出来话,方博突然觉得许昕当初也会像周雨这样恨的咬牙切齿。


他们都不想要什么所谓的保护,可是这哪是自己能控制的啊,就像是成了一种本能。


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如果那时候他和许昕换换角色,许昕也会绞尽脑汁的保护自己吧,只不过许昕肯定比他聪明,他只能想到分手这种烂招数。


“好了周雨,其实胖儿做的挺对的,”方博搂着周雨的肩膀拍拍:“这要是让你去自杀式的承认错误你俩都得完。”


樊振东听方博替他说话抓住机会上来就想牵周雨的手,被周雨一眼瞪了回去,旁边路过的同学叫他名字,樊振东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手心的汗,背着大书包赶快朝同学跑过去。


“我说你胆子挺大的啊,三十年不食人间烟火怎么就栽倒一小孩儿手里了?”方博和周雨回办公室,他撞着周雨的肩膀说。


“我是把他当学生来着,可是他好像一直没把我当老师啊,”周雨也是一脸的相当疑惑:“突然他就说他喜欢我还亲我,我脑子一懵我就没拒绝,谁知道他以为我是......答应他了呢?有事没事就来找我。”


“哦,那你懵到床上了还?”


“不是......那都有一段时间了,我后来觉得我也挺喜欢他的,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酒店我其实不想去来着。”


“可是你还是去了,”平时都是周雨嘲笑他脸红,他等了多少年才等这么个机会:“他真早泄啊?”


“去你大爷的,他骗主任的。”


“真够厉害的。”


“吓死我了。”


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方博给许昕说周雨谈恋爱了,许昕嗯了一声,方博说和我的一个学生,许昕来了一句我靠。


“他挺胆大啊。”


“是吧,”方博靠在床头保存PPT:“不过我挺羡慕他,特单纯,特简单,喜欢就是喜欢了。”


“其实你也挺单纯的。”


方博没在意,继续说:“我都不知道他和小胖是怎么搞上的,分明两个天天在我面前转悠的人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


“随你哥呗,咱俩在他面前晃两年他也没看出来,”许昕翻着手机上的新闻说:“小胖?老去你办公室那小胖子?”


“嗯,”方博点头:“你认识他?”


“呵,”许昕乐呵的笑了一声:“南山给我说他想把你抢走,天天缠着你,感情是缠周雨呢。”


“那……你就……没一点担心的?”


“没。”


方博不说话按了台灯就拱被窝里睡觉。


“我知道你喜欢我。”


许昕也躺下来,贴着他的后背。


“你挺自信的啊,我还带个儿子呢你都知道我喜欢你?”方博把身体翻过来看着他的眼睛。


“从知道你儿子叫南山的时候我就知道,运气好一点的话你可能一直喜欢我,”许昕和他贴的近了点,用鼻尖去蹭他的鼻子:“那时候我就觉得,不管他是你和谁生的,至少你给他起名字的时候想的是我。”


方博没反驳,也没承认,伸着脑袋在许昕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就歪在枕头上睡了。


他从来都躲不过许昕那双瞎子一样的眼睛,更何况许昕说的还是真的。


评论(14)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