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南山 22



期末考试结束之后,方南山拿了两张100分的卷子给许昕,许昕看着有点吃惊。


“你没作弊吧?”


“作弊那么没水准的事我才不干,”方南山不屑的靠在沙发上舔手指上沾的薯条粉:“我伯伯说了,小考随便玩玩,大考认真就行。”


许昕用卷子敲敲他的脑袋,再次强调不该学的不要学,是时候该找张继科谈谈心了。


他问方南山想要什么奖励,方南山跳起来说想去海边,他从来都没见过海。


许昕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见过很多次海,但都不是和方博一起去的。


晚上方博回来的时候许昕告诉他过几天要去海边玩,方博脸上有点为难。


“你不是今天开始就放假了吗?”


“我是放假了,”方博把洗好的西装挂在衣柜里,大学老师最爽的一点大概就是寒暑假:“可是南山的老师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想带他去参加奥数比赛,过两天要去辅导啊。”


“多大点事儿,小学三年级的奥数题咱俩谁辅导不了啊,而且......你可从来没跟我一块儿去过海边。”


许昕喜欢从背后抱方博,随意一搂就可以把人圈怀里。他的手指撩开方博宽松的半截袖钻进去,轻轻的捏着他肚子上的肉。


“你是不是又胖了?”他的嘴唇贴着方博的耳朵说。


好像真是,方博低着头捏了自己的肚子一把,他的腹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方博撇着嘴,这是他当初在健身房苦练了一年的成果啊。


“怪我把你喂的太好了。”


“那我从今天开始减肥。”方博拉开许昕的手按了灯就钻被窝里睡觉。


“哎,你关灯干嘛?什么都看不见了。”许昕摸着黑摸到方博旁边,耍赖的压在他身上不起来。


“你一瞎子还在乎有没有亮啊?”


方博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勾着头看许昕委屈巴巴的趴在他胸口。


“瞎子。”


“嗯?”


“你还是在黑暗中比较可爱。”


方博把被许昕隔着被子抱着的胳膊抽出来抱着许昕翻了个身压在他身上。博哥不发威都当他是小可爱呢?不过他在许昕旁边发了威到底还是小可爱。


费心费力的在许昕身上挑逗了大半天,结果被许昕抓住要害一下就哼唧着不行了。


许昕弯着腰亲吻他的胸口,下面似乎每次都能顶到他的敏感点一样,把他的一句‘靠’断断续续的拆成了一长串音节。


“你等......慢点.......”


方博咬不到许昕,只能用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腕,方博的力气不小,许昕感觉手腕快被他捏碎了一样,越是疼就越是想把这家伙操哭了。


方博松开许昕想去碰自己的小弟弟,许昕却又把他的手腕攥住压到床上。


许昕的呼吸也开始有点喘,他放慢了点速度,可是方博却依然崩溃着喊他。


“明.......明天.......”


“明天你不用上班。”许昕一句就否决了他惯用的借口。




过了几天许昕把假给请了,他们坐着飞机飞到海边,方博光着膀子在太阳下显得奶白奶白的,许昕站在他旁边给方南山吹游泳圈似乎都黑了个色号。


周围有女生经过看到方博之后有些留恋又有些害羞的眼神让方博牛逼坏了,还好他前几天去健身房泡着总算稍微拯救了一下他的腹肌。


“爸你背上好几个红点点,要我给你涂风油精吗?”方南山举着胳膊就把风油精啪啪啪的往方博背上拍。


旁边吹游泳圈的许昕‘噗嗤’就笑起来,看方博黑着一张脸套半截袖又赶快把嘴堵上。


海边的浪不是很大,一小波一小波冲过来把游泳圈推的摇摇晃晃,方南山兴奋的套在游泳圈乱扑腾。


海水漫到方博胸口,他带着游泳镜一头扎进海里,海水还是有点混的,除了泥土石子和水草,就剩许昕的一双大长腿。


“要比憋气吗?”方博从水里出来摘了眼镜,这东西太紧把他的眼镜压出了一个红圈子。


“来啊,南山做裁判。”


许昕一只手扶着方南山的游泳圈,比方博先一步埋进水里,方博吸了口气没来的急带眼镜就跟着许昕钻进去。


“老爸你怎么出来了?”


“嘘,”许昕擦了把脸上的水,伸着胳膊给方南山指那边飞来的一群海鸥:“那边有海鸥。”


方南山扭过头像其他小孩儿一样看着海鸥拍手叫。


方博在水里摸了半天没有摸到许昕,他快憋不住了,仰着脸从水里蹿出来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撞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头发上的水还在往下淌,方博眯着眼看到许昕的嘴唇。


海鸥飞走了,方南山回头看到方博,说爸你真厉害,老爸刚下去就上来了。


方博笑着把脸上海水擦掉,有些顺着滑到嘴里,咸咸的,又似乎不太咸。


傍晚海滩上的人并没有减少,年轻的小情侣们抱在一起看夕阳,方南山趴在沙滩上逗小螃蟹。


这时候的风已经有些凉爽了,半截袖上全是沙子,方博给脱了露着光溜溜的背,许昕的手指在他的背上的红印子上点了点。


“三个,不算多。”


方博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拿出自己的手机拍夕阳。


许昕站在他身后,镜头里除了方博手机屏幕上的风景,还有颗毛茸茸的脑袋,以及洒着温柔阳光的肩膀。


评论(18)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