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暗恋 [上]

●OOC


有点中二的文艺青年


●青春怎他妈能不忧伤


===========================


01.


不大的教室塞了七十多个人,很热。


许昕那个时候已经长出了两条羡煞旁人的大长腿,像条大青蟒一样盘在狭窄的座位空格里。


他身上凉,不知道是什么体质,越是燥热他的皮肤就越显得凉爽。


“花花公子有什么好看的呢?”


“不知道。”


坐在前排的张继科手里拿着一本诗对他耸耸肩。


让全班男生躁动的国外成人杂志封面上妩媚的金发女郎还不如张继科手里的《XXX诗集》来的舒心。


“你看这本吗?”


“看。”


一棵会开花的树。


许昕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淡黄色纸张上印着的稀疏的墨迹,像是有风。


心静自然凉,谁说不管用?那是你们境界不到。


他凉凉的胳膊上似乎贴上了个软乎乎的东西,很有弹性,还很温热,有点潮湿。


他把胳膊稍微移了一下,软乎乎的脸蛋又凑了上来,就死死的追着他的胳膊了。


许昕把视线从书上移到同桌的脸上。


同桌是个没长开的小不点,脸蛋圆鼓鼓的像是加了增白剂还冒着热气儿的白面馒头。


方博的脸歪在桌子上睡觉,这是他上课最大的嗜好,脑门上全是汗顺着额头滴在桌子上,也醒不来。


许昕的胳膊真凉,真舒服。


像是个冰枕。


方博蹭啊蹭,挪了点方向,脸蛋和额头,都要蹭的凉凉的。


许昕的眼角有些抽搐,他几乎都能感觉到方博脸上柔软的汗毛,方博还在做美梦的张着嘴,不知道有没有流了口水。


他在喉咙里轻轻呜咽了一声,那一块儿的皮肤已经被他蹭成了温热。


许昕把胳膊往前伸了一点,换了一块儿凉的。


方博舒服的又蹭了起来。


许昕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心里被他蹭出了芽。





02.


他们是按成绩挑座位的,初一的第一次月考几个月前还是小学生的方博理所当然的落了马,从入学的正数变成了全班的倒数。


许昕旁边没了他的位置,张继科也没有,马龙也没有,周雨也没有,樊振东也没有。


方博一个人坐到了离他们八丈远的地方。


宿舍的小圈子这么被打破了。


方博没有周雨自来熟的性格,和一群没搭过话的人坐在一起暗自寂寞。


“真刺激。”


一个星期以后方博拿着那本传烂的花花公子来找他们。


张继科斜眼瞥了一下,不屑的笑了,许昕正眼都没看,继续用手指拨弄着漆黑的笔杆,他要参加一个月后的作文比赛。


“你们看,我画下来了。”方博把练习册大大咧咧的摊在许昕的桌子上,许昕这才迫不得已把目光从作文纸上收回来。


“看不清。”


许昕推推眼镜,密密麻麻的对话框和习题解析混在一起,眼疼。


方博身上套着的运动衣似乎买大了两个码,空荡荡的像个面袋子。


许昕在盘算着方博的身形似乎和他画的这个被人抱在怀里的色情女主角差不多大小,从背后抱着一定刚好。


“低俗。”路过的女生念了一句。


“你懂什么?这才是青春期啊。”


方博把练习册抱到怀里跑了。


他画小漫画比学习来的有天赋的多,他上课不睡觉了,逮着什么画什么,传到班里每个人的手里,就许昕除外。


许昕是真的眼疼。


所以他才喜欢张继科那一本本的诗,一页纸上稀稀疏疏的几个字,干净明了。


漫画还传到了班主任手里,班主任把方博从那堆闹翻了天的男生堆里揪出来,扔到了张继科和马龙后边。


那他就坐到了许昕前边。


正班长和副班长还有学习委员围着他,他又觉得有些不高兴了,上课又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睡湿了一本本练习册。


许昕的作文比赛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方博安慰他,许昕耸耸肩,满不在乎。


当然会被淘汰,看名字就不是什么正经作文。


他没参加第二轮,颁奖的时候叫了他的三等奖。


许昕举着奖状站在国旗台上十分尴尬,领奖的几乎全是女孩子,他身边站着两个比方博高不了多少的男生把他衬的格外挺拔。


许昕甚至都能看到方博坐在第一排勾着头憋笑。


只有他的作文没有被贴到公告栏上。


班主任来找他谈话,许昕摇头。


“我不改。”


他把奖状上交了,班主任痛心疾首。


方博的同桌想看许昕的作文,许昕就给她了,密密麻麻的三大张。


《我的夏天和一只发情的猫》


“你这作文也能得奖?那我下次拿我的漫画去参加画画比赛是不是也可以?”


方博啃着手指甲。


“太浪漫了许昕。”


方博同桌热泪盈眶的把许昕的作文摊到方博面前,让他体会一下色情和浪漫的区别。


许昕捏着书页的手指攥紧了点,他低着头一直在看那一页上仅有的十几个字,看了十几分钟。


“方博你口水!”


方博被同桌一巴掌拍醒了,下边垫着许昕的作文纸,糊上了一摊口水。


“许昕......”


方博扭过头委屈巴巴的叫他的名字。


他看不惯字就像许昕看不惯画一样,特别是这绿色的底纸上印着密密麻麻的格子里边涂着碳素黑的墨水。


许昕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不要了。”


“啊?”


“上边全是你口水,我留着干什么?”


方博舔舔嘴唇,把纸铺在窗台上,温热的风一会儿就吹干了,他给叠成了四方块,塞进书包里。





03.


这次作文课的内容是一个电影的观后感。


方博趴在桌子上睡了两节课,天已经变凉了,睡起来格外舒服。


语文课代表来找他要作业的时候他才惊醒,手忙脚乱的拿着同桌的作文打算抄几段。


“这电影讲什么的?”


方博埋着头抄,越抄越觉得不对劲。


“讲两个男人相爱又不能在一起。”


方博笔一抖在作文纸上划了长长的一道印子,正好拐到断背山那三个大字上。


“你有病啊?”


方博把那张作文纸团团扔了,又跑去找课代表要了一篇作文。


他看到许昕的,老师已经批改过了,又是满分,他摇摇头,这个不能抄,太显眼,他就随便找了个乡村爱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同桌的小姑娘被他气的脸发青。


“这什么玩意儿你都敢写,还敢交,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你有病!”


“许昕。”


方博转过身,许昕低着头刷刷刷的写练习册,古诗文鉴赏。


“你说我俩谁有病?”


许昕没有说话,手下的笔没有停。


中心思想写了很多,模板式的答案让他写的像首诗。


“哎你说啊。”


被凉在一边的方博很是尴尬,他抓住许昕正在写字的手,不耐烦的摇晃。


笔从许昕修长的手指里落到练习册上,带着脾气的被扔了出来。


许昕抬头没有一点表情的看着他,方博吓的收回了手。


“你写,你写,我不打扰你。”


方博扭过去头,许昕又捡起笔埋着头写起来。


诗里多情的才子和爱人隔着阴阳,他和喜欢的人只隔了一张桌子。


没什么用,他连诗都不敢写。





04.


初一过去了,初二他们成了个小集体,不管怎么挑座位雷打不动的坐在一起。


老师实行一对一互帮互助,许昕和方博怎么也坐不到一桌。


方博就常年定居在许昕前边那个座位。


他的脑袋好像越来越圆了。


后脑勺的头发有点厚,长的有点长。


毛茸茸的。


上课打盹头喜欢一栽一栽的,不小心栽醒了,晃晃脑袋,像个拨浪鼓,然后继续栽。


每天都是这样。


许昕坐在后边拖着腮帮子一看就是一节课,清醒过来全班同学已经起立喊老师再见。


他的成绩唰唰往下掉,跑到了二十名开外。


方博后边没了他的位置。


他被挤到靠窗户的一个角落。


上课没了事干,他就仰着头开始听课,眼神偶尔瞟到方博那边。


从侧面看他,听课的时候腰板挺的笔直,像个小学生。


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许昕拖着腮帮子侧着脸,看到方博困的趴在桌子上睡觉,他回过神,解题步骤又过去了。


初二就一直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


许昕的成绩突然飞上去是在初二下学期,那时候临近期末了。


大考小考次次第一,全校第一,硬生生抢在了常年霸榜的张继科和马龙前面。


他再挑座位还是坐到自己靠窗户的小角落,方博也不坐原来的位置了。


跑到最后一排,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坐在一起,他的小女友。


许昕一直稳稳的站在榜单最前面,方博稳如泰山的在中间晃悠。


他的恋爱谈的像是过家家一样,太阳落了山就各回各家。


方博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许昕不怎么看他了,初三的压力还是有的,特别是要往高中的重点班冲。


中考那天许昕跑错了教室,快打铃才找到自己的考场。


站在门口他就愣住了,整个班的考生都在看他,还有方博。


那个考场他就认识方博这么一张脸,圆鼓鼓的脸蛋笑出了褶子,兴奋的冲着他指指自己身后的座位。


方博写字坐的也直,脑袋瓜子支棱着。


文字很难得的没有抓住许昕的心,他的眼睛不受控制的一下一下往那个后脑勺上瞟。


作文写的像鬼画符。


出成绩的时候班主任很开心,全班都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只有许昕让他不是很开心。


“为什么离重点班差了这么多分?”


许昕捏着成绩单一脸懊恼,最后还是认命的叹了口气。


“我上高中再想办法考进去。”





05.


高一刚开学的天实在太热,要命的是高中的教室没有空调。


他右边凉飕飕的胳膊已经被暖的热乎了,糊了一层的汗,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方博脸上的。


“幸亏和你分一班了。”


方博皱着一张脸坐起来,他睡的不是很舒服。


“不然得热死。”


许昕用笔杆挠挠头,他又写不进去题了。


之后的一整个夏天方博霸占了许昕旁边的座位,两个人的成绩都那么不好不坏的吊着。


到了高一期末,许昕要考重点班几乎没什么希望。


期末考试前填文理志愿的时候又是夏天,老师鼓励许昕选文科,因为他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很强。


方博交了志愿表回来许昕的表上还是一片空白。


他说:“你快写啊,你不是选文科吗?”


“或者理科也可以。”许昕攥着笔还在犹豫,力道大的指甲盖有点泛白。


“那……那就选理,反正你理科也比我强,怕什么?”


“嗯……”


然后许昕就一笔一划的在志愿表上写了两个正楷。


班主任来找他,问他还有还有机会改志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方博正贴着许昕的胳膊睡觉,许昕没说话,就笑着给班主任摇摇头。


班主任是物理老师,高二带理科班,他们班选理的还在一起没有分散。


高二开学的那个夏天许昕还是和方博同桌。





06


学了理科许昕一肚子的墨水更是没地方倒。


高中的作文都成了议论文,他也就闲的没事往多余的作文纸上写点什么。


他写的不算诗,不算小说,按照多年学语文课本的经验来讲,这应该叫散文。


许昕从外边回来,方博敞着一张淡绿的作文纸,故作声情并茂的念那棱角分明的几个字。


“我写不出多么细腻和干净明朗的字,但我的每一划都是为了爱你。”


许昕翻了个白眼,正脸都没给方博,一把扯过他手里的那张纸团成纸球扔进抽屉里。


他不是很喜欢别人看他写的东西,特别是像方博这样带头笑的花枝乱颤的人。


可是方博还总是喜欢看,一张纸上没几行字一眼就扫完了,扫到他觉得好笑的句子就念出来乐呵乐呵。


“哎你爱谁啊?”


方博一脸好奇的探着脑袋问他。


“你猜。”


“我猜不着,哪家神仙姐姐能让你喜欢?我还以为你是真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大仙儿。”


“我不喜欢烟火,我喜欢炮仗。”


“你们文艺青年的爱情真挺难懂的啊。”


前后左右跟着方博嘿嘿嘿笑起来,许昕也像是自嘲一样勾着嘴角笑笑。


被方博这么一闹许昕像是块儿金子一样被他们班文艺委员发现了。


她缠着许昕问他要文章要往校报上登,校报通常都是文科生的天下,她指着许昕能给理科生驳回点颜面。


许昕从一沓子作文纸里抽了几张给她就打发走了。


结果第二个星期校报的左下角就登上了许昕的大名,一连好几个月。


许昕在学校有点火了,不少文科班的小姑娘跨了半个教学楼的跑来看他。


后来文艺委员还煞有介事的给许昕搞了个小采访。


许昕拿着问题表看来看去,就挑了一个问题写了。


“我喜欢的人她不喜欢看书,更不会看诗,我要把我想对她说的的话写的简单一点,让她一眼就能看完。”


方博拿着报纸念的阴阳怪气的,念完就把最新一期的报纸丢在许昕桌子上,笑一句“穷酸诗人”,跑去小卖部买零食。


许昕拿着报纸看着上边的字一脸无奈,他写的‘他’全都被当手误换成了‘她’。


方博叼着冰棍回来被老师瞪了一眼,他看着桌子上白花花的卷子才想起来今天的数学测试。


手上的凉水把卷子抹的皱巴起来,他拿着铅笔在上边扫着。


“你……”


方博‘啪’的盖住了卷子。


“我又不抄你的。”


“谁知道你抄不抄啊?”


许昕懒的管他了,继续做自己的题。


到了下课方博拿着橡皮把卷子擦的破破烂烂。


交上去。


第二天发下来上边是个大大的零蛋。





07


夏天过去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穿的是厚外套。


再挑座位的时候许昕没有和方博坐一起。


方博也就夏天喜欢贴着他坐,其他季节他们都是各过各的。


方博进来挑座位的时候一屁股坐在许昕前边,许昕当场心里咯噔一下。


完蛋,又要和后脑勺共度这个学期了。


可是方博在座位上扭了两下又站起来跑到许昕后边。


老师黑着脸问他干什么,他说那里太靠前了,不习惯。


这样的坐法让许昕的学习效率高了很多,就是总是听到关键时刻后边就有人用笔戳他的背。


“你挡着我了。”


许昕就弯下腰,没过一会儿就驼的腰疼。


他自习课啃着一道物理题啃了半个小时没做出来,凳子被人踢的‘咚咚咚’的乱响。


“干什么?”


许昕没好气的扭过头问方博。


“我又挡着你了?”


“啊!”


方博也没好气的回。


“老师没讲课。”


“你挡着我抄笔记啊。”


“你坐直啊,你趴着抄谁都能挡着你。”


“我不想坐直,我累。”


许昕不和他吵了,转过身又驼下背,在这么下去他迟早脊椎发育畸形。


有天上课许昕趴在桌子上睡觉,朦朦胧胧的醒了背上又有种被笔戳着的触感,他无奈的仰起脖子。


“马......马上就抄完。”


许昕又趴下去,想继续睡。


老师讲完了课从讲台上下来,敲了敲许昕的桌子。


许昕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看见班主任一脸宠溺的笑着。


“许昕,你一会儿坐到那边吧,那边靠窗户不挡人,你个子高,坐前边老挡着后边的同学。”


“好。”许昕还有点迷糊的点点头。


他下课就换了座位,那个位置和初中他一直坐的座位一样。


坐在那里看不见方博了,方博也戳不到他,每天除了回寝室,他俩像是被隔离了一样。


他的成绩跑到了全校前边,他觉得这种感觉挺好。


“你不去吃饭啊?”


中午方博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许昕还趴在座位上写卷子。


“我等会儿再去。”


“等会儿没菜了都。”


“没事儿。”


方博拎着自己的饭盒跨了半个教室走过来对他伸伸手。


“把你饭盒给我,我给你打。”


许昕看着方博伸过来的手愣了愣,把笔夹在卷子里。


“走吧,一起。”


食堂的队快排到了门口,两个人挑了个短的,半天还是没有向前移的意思。


“你要考重点班啊?”


“嗯,想考。”


“我也想考。”


许昕站在方博身后看着他的侧脸,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你觉得我能考上吗?”


“你现在开始好好学,高三肯定就能上了。”


“那你下学期就要去吗?”


“能考上就去吧。”


“你肯定能考上啊,重点班的一大群还不如你呢。”


期末考试考完两门之后方博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不动弹。


许昕问他怎么了。


他摆摆手给许昕说,咱们高三见。


暑假来领成绩单的时候,许昕的分数又掉下来了,比方博低了快一百分。


方博踩到了重点班的最后一个名额,老师表扬了他半个小时,还发了张奖状给他。


许昕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


结束之后同学都逃似的跑回家了,方博背着自己的书包从后边追上许昕。


“你说你怎么一大考就萎啊?”


许昕努力压着自己的脾气差点没爆粗口。


他做理综卷子的时候一直在劝自己,其实准备高考高三也不晚,他也不用非要高二下学期就考进去。


他想多和方博呆一会儿。


许昕看着方博那一脸真诚到底还是没骂出来,抬手拍了拍方博的后脑勺。


“高三见。”





08


高二下学期许昕的成绩又回到了正轨,而且一次比一次好。


校报上也没他的名字了,他现在很少再去写那些东西。


重点班的一个女生很喜欢来找许昕,全班同学都看的出来人家喜欢他。


就许昕不瘟不火的没有一点反应。


“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我知道,方博给我说了,你心里有人。”


“我觉得……还是先好好学习吧。”


“那高考完呢?”


许昕看着姑娘笑的有点尴尬,他还是摇摇头。


“我心里有人啊。”


晚上快熄灯的时候方博才回来,重点班每次都是这个时候下课。


他的宿舍没有搬走,据说是到高三的时候再统一打乱重新分配。


许昕从洗漱间回来扔在床上的手机正嗡嗡的震个不停。


对床的伙计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开始对着许昕打趣。


“昕哥!嫂子电话!”


宿舍里‘轰’的笑起来,许昕拿了电话去阳台。


“他俩搞一块儿了?”方博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问。


“没呢,估计快了。”


“那不行,”他从上铺跳下来:“我的白菜要被别的猪拱了?”


方博踢拉着拖鞋跑到阳台从背后一把抱着许昕的腰,伸着脑袋故意冲着电话大声喊。


“许昕!你博哥想睡你!”


许昕被他吓了一跳,伸长了胳膊把电话举的远远的。


他扭着头笑着骂方博:“你他妈别闹啊。”


方博嬉皮笑脸的搂着他不撒手,屋里的伙计们跟着起哄。


博哥你倒是上啊!


许昕的手按在方博的手上,不知道是要掰开还是就单纯的想按着。


他们男孩子似乎很喜欢玩这种有些低俗的动作。


屋里的人在笑,方博也配合着顶了顶许昕。


他比许昕矮了半头,笑出来的气洒在许昕脖子上,许昕歪着头去躲他


“行了行了,松手。”许昕直接挂掉电话,按在方博手上的手真的开始想去掰开。


方博没松开他,许昕背对着不敢转身,耳朵烫的难受,不知道有没有发红。


他搂的越来越紧,动作有点放肆了,他们一群男生常这样玩儿,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许昕冲着他喊了一句“滚”。


整个屋都安静了。


晚上室友半夜起来上厕所,被蹲在许昕床边的一个黑影吓的差点昏厥。


“我靠你干啥呢?”


方博悬在许昕的脑门上的手顿住了。


“我……我想弹……弹他个脑瓜崩,妈的凭什么熊我?”


“我操你这熊小子咋这记仇呢?你把他崩醒了万一再打你一顿,得了吧,大半夜的赶紧睡。”


“嗯……”


方博飞快的爬到自己床上。





09


他们两个很长时间没有讲话,方博每天回寝室有意的忽略许昕,许昕也没去找他说话。


期中考试那段时间方博天天晚上打着夜灯做卷子,他在重点班吊车尾一样的存在,每天各个老师轮番批评。


他盘腿坐在床上叼着笔杆啃的嘎嘣嘎嘣响,一支笔又被他咬的稀碎。


许昕从床上起来站在下边拍了拍方博的床杆。


“出去吧,我给你讲。”


方博抱着卷子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下来,跟在许昕后边去走廊上。


“你囤了多久的作业?”


“没几天,那儿的作业真他妈不是人写的,怎么能这么多?”


俩人蹲在走廊上写了快两个小时,勉强把明天要交的作业给写完,第二天方博又抱回来一沓卷子。


连着一个星期,许昕被他折腾的挂着两个黑眼圈。


期中考许昕考到了全校前十,老师说他可以破格升到重点班。


许昕坐在教室想了很久,给老师说他先不去了吧。


老师吓的眼镜都掉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许昕为难的点点头。


“我在那儿……可能学不进去……”





10


高三开学方博从那个寝室搬走了,所有老师都以为他这次要从重点班淘汰,但方博就是硬考了个前三十,留下了。


许昕背着书包抱着书,到重点班的小教室里,还剩下唯一一个空座。


高三开学他的班主任强迫把他送到重点班门口,这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年,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


重点班不大,只有三十个人,小教室安了两个空调,方博趴在桌子上睡的很美。


“你不是装的挺像吗?来干什么?”


他还是被许昕收拾东西的声音吵醒了。


“屋里这么凉快你耍什么起床气。”


许昕挨着他坐下来,方博闷哼了一声没理他。


重点班没有挑座位的一说,所有人都随便坐他俩就一整年挨在一起。


除了睡觉的那五六个小时。


还有不到一个月高考的时候他们几乎一天都泡在教室里。


方博趴在桌子上睡觉,教室很凉快,他再也不需要许昕的胳膊了。


他睡醒了睁开眼,许昕带着耳机在纸上写歌词,一笔一划的字比以前更好看了。


“高考完你追她吗?”


方博伸手把他的耳机拽掉。


“追谁?”


“你喜欢那个啊。”


“不追吧。”


“为什么啊?”


许昕背靠在后边的桌子上把腿伸长了,悠闲的看着他。


“你有喜欢的人没?”


“有啊。”


方博理所当然的说。


“谁啊?”


“那肯定比你那个强,肤白貌美大长腿。”


“那你考完追吗?”


“不追。”


“你为什么不追?”


“我不敢追。”


“我没想过追他。”





11.


高三这一整年过的格外平静,他们之间除了互相讲题几乎没有多长时间可以说闲话。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


他们认识整六年了。


说实在的,两个人之间除了坐了无数次的同桌,当了六年的室友,似乎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虽然六年的时间在小说里足以凑成竹马的说法。


他们两个考上的大学一个在南边一个在北边,中间隔着长江黄河。


从大学开学的第一天起他们就没有再联系过,像是所有没怎么交流过的普通同学一样。


刚开学的时候许昕上课会发呆,老师在讲台上讲了什么他也没听明白,有时候一扭脸,旁边是个空位,没人蹭着他的胳膊睡觉。


他的想念似乎比自己以为的要多很多。


毕竟六年呢。


没事。


总会忘掉的。


他一想方博就这么安慰自己。


半个学期过去他的安慰似乎真的奏效了,他还是会想方博,但心里不会像被那只发情的猫爪子挠着一样又痒又疼。


学校放假的晚,回到家已经接近过年。


以前的同学到处找着要聚会,半年时间没见,有的已经生疏了,有的显得更亲。


许昕和马龙挨在一起,和方博隔了两个沙发。


KTV里各种鬼哭狼嚎,灯光在黑暗的房间里打的太闪,他连方博坐的位置都找不到,更何况去看他。


许昕放弃了,捏着手里的易拉罐和马龙喝酒。


多看两眼也不会改变什么。


他们玩抽卡牌,张继科伸手抽着了一个【亲吻任意一个人】。


屋里所有人都吹起口哨,张继科倒是没在怕的把牌‘啪叽’摔到桌子上揽着马龙的脖子就在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所有人敬他是个爷们儿,马龙笑着奶声奶气的骂了他一句滚蛋。


转了一圈转到方博,他这手气和他老大哥一样。


“要不龙哥你也让我亲一口吧?”


马龙看着他似乎笑的很善良。


眯眯眼的都是怪物。


“亲许昕亲许昕。”


张继科靠在沙发上把手揽上马龙的脖子,指着马龙旁边的许昕敷衍着转移注意力。


“那......多不好意思,昕哥不让亲啊。”


“来啊。”


许昕把手里的酒放在桌子上,从沙发上直起来。


“真让啊?那我可亲你嘴了啊。”


他们以前的室友都开始笑,方博喜欢闹许昕,这是常有的事,虽然方博总是没轻没重把俩人闹僵。


“来。”


方博直接就从沙发上跳起来蹦到许昕面前,捧着他的脸扭着头找了半天的角度,许昕一直没动,屋里人嚎的越来越欢。


最后方博先怂了。


“不行不行,我......亲不下去。”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罐酒。


自罚的要一口气喝完一整罐,他被呛着了,从脖子根红到耳朵尖。


眼泪都呛了出来。


评论(21)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