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的肉包子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放在心尖尖上疼都不够(*꒦ິ⌓꒦ີ)

【昕博】暗恋 [下]

●OOC


有点中二的文艺青年


●青春怎他妈能不忧伤


===========================


12.


高中的教室实在太热了。


方博趴在桌子上,窝了一脖子的汗。


他的脸在许昕的胳膊上蹭蹭,已经不凉了。


他无法忍受的坐起来。


“幸亏和你分一班了,不然得热死。”


许昕就是他的移动冰袋,夏天没有空调的教室里他就霸占着许昕旁边的位置,谁抢他跟谁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许昕就是他的一样。


入了秋的第一次挑座位,许昕是全班第一,进去就选了他们以前的位置。


方博趴在窗户上在心里算着,按照排名,那个座没人能和他抢了。


可是他没想到全班第二就在他眼前一屁股坐到了他的位置上。


方博扒着窗户整个人都泄了气。


转眼到了高一的下学期,又一个夏天来了,许昕进去选位的时候问他你要不要和我坐同桌。


方博把头捣的飞快。


他们没有再坐在那个风水宝地,在教室最后一排缩着,后门一敞风吹着格外舒服。


方博瞬间觉得这是整个班最好的位置,除了有点吵,不过他没有所谓,反正都能睡着,反正都有许昕凉凉的胳膊。


填志愿的时候方博毫不犹豫的就写了理,他文科差的一塌糊涂,本来就不爱看书,更别说背书了,那简直是要命。


班主任找许昕谈话的时候就在他们后门站着,方博装好学生的在写作业,一个字也没写进去。


用后脑勺想也知道,许昕肯定会选文科,说不定将来就是个状元。


他交了志愿表回来许昕的表上还是一片空白。


“或者理科也可以。”


许昕给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还有点犹豫。


方博不知道为什么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冒出了希望,眼睛里似乎都闪了一下光。


“那......那就选理!”


他几乎是破口而出,又怕许昕一个清醒还是选了文。


“反正你理科也比我强,怕什么?”


许昕抬笔写了‘理科’两个字,方博催着他快去交,直到看到他把志愿表塞到学习委员手里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班主任又来找许昕,想让他改志愿表,方博贴着许昕的胳膊在睡觉,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醒的,但这次醒了。


他没听见许昕说话,也没听见许昕动笔的声音。


晚上回到宿舍方博实在憋不住了,‘哐当’就把自己的盆扔在了许昕旁边,洗漱池里的水溅了一身。


“谁又惹你了?”


许昕没戴眼镜,看不清方博挂了满脸的水。


“没事没事,失误。”


方博拽着背心把脸上溅上的脏水擦干净。


“听说你改文科了?”


“你听谁说的?”


许昕光着上身,闷热的天让他背上又冒出一层汗珠。


“你没改啊?”


“没啊。”


方博用手接了一捧凉水泼到脸上,然后又把脑袋埋进水盆里。


太他妈爽了。





13.


许昕从初中就总爱写点什么,高中了还写。


只不过初中他总写点大长篇,他是真看不下去,虽然自己那个同桌总是看的热泪盈眶的。


上了高中很久之后他才发现许昕的风格变了,变成了小短篇,比书上的文言文还少。


难不成是更文艺了?


许昕写的很多话他一开始压根看不懂,后来看的多了似乎也明白了一点。


他是不是在暗恋谁?


方博拿着许昕随意写的作文纸趴在桌子上念。


他看不出许昕有多么深情的种子,只是觉得没来由的心疼。


他心疼为什么在许昕就能这么喜欢那个人。


还是场看似悲伤又没有结果的暗恋。


“哎你爱谁啊?”


方博一脸好奇的样子。


“你猜。”


“我猜不着。”


他是真猜不着,他从没觉得许昕喜欢过谁。


许昕没有提过关于那女孩儿的一点信息。


到了最后许昕也没有告诉他,他也没再问,只是在心里暗自的别扭。


你喜欢谁,连给我知道一下都不行。


他不怎么睡觉了,睡觉的时候也默默的趴到另一边。


被热醒了拿卫生纸擦干脖子脑门上的汗心里暗骂这觉睡的一点都不痛快。


那他也没有去蹭许昕的胳膊。


不知道在耍什么脾气。


他觉得许昕不是他的了。


其实一直也都不是。


文艺委员来送报纸方博伸手就接了过来,他养成这个看校报的习惯他自己都害怕。


许昕的名字总是在一个角落里,不大一点的版块儿。


这期的上边有个问答,有人问许昕为什么不写小说呢或者写成诗。


许昕说他喜欢的人不喜欢看书,更不会看诗,他要把他想对她说的的话写的简单一点,让她一眼就能看完。


“穷酸诗人。”


方博抬手就把报纸甩到许昕桌子上,从他背后挤出去到小卖部买冰棍吃。


她连你写的东西都不看,你还喜欢她干什么?


反正爱情不都他妈这样。


他叼着冰棍回来的时候数学老师快把他瞪穿了,他赶忙把冰棍扔进垃圾桶里,手上糊了一层水,把卷子沾的湿哒哒的。


许昕做完半面了,他一道题也没做出来。


许昕做题的样子很认真,修长的手指捏着黑色的水笔杆骨节似乎显得更分明了点。


他本来在画几何的铅笔不由自主的在卷子上走起来,慢慢勾出许昕的轮廓。


“你......”


方博对这声音有些过度敏感了,一巴掌就把卷子盖在一起。


“我又不抄你的。”


“谁知道你抄不抄啊?”


方博把语气压的狠狠的去盖住自己的心虚,他看着自己卷子上那个轮廓,舍不得就这么擦掉。


下课铃响起来,他的卷子上有了个精致的人像图,这是他第一次画许昕,却觉得从来没有画的这么好过。


数学课代表来拽他的卷子,方博手忙脚乱的护着,一手抓起橡皮用力的擦,直到剩下一摊的橡皮沫和皱巴的纸,他才愣愣的开始心疼。





14.


深秋的时候他挑座位挑在了许昕的前边,一扭脸就能看见他。


他坐了几秒钟想了想,马上站起来跑到许昕后边。


这样一抬头就能看见了。


不会显得太明显。


他上课的时候像个软骨动物一样趴在桌子上,下巴垫着胳膊一不留神就把眼神挪到了许昕身上。


他不知道许昕的后脑勺有什么好看的,和他同桌没什么区别。


可是他就乐意看许昕。


他拿着笔记笔记,记了几笔就用笔端去戳许昕的背。


许昕每次都扭过来,方博张嘴就说你挡着我了。


乐此不疲的,像傻子一样,要命的是许昕每次都会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


那天许昕趴在桌子上睡觉,方博也趴在桌子上闲的无聊,他用笔端轻轻的在许昕背上画了头猪。


猪尾巴刚勾完许昕就直起身子,方博赶忙装作不关我事的样子收回笔,可是他似乎听到了许昕不耐烦的叹了口气。


“马......马上就抄完。”


方博结结巴巴的想去解释。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这种不由自主的想要和许昕接触一下的行为让老师看在眼里,还真的当回事了。


老师把许昕调走之后还关切的问方博还挡不挡了,方博只能一脸苦笑的感谢老师。


许昕离开他之后成绩一下就蹿了上去,眼看着超了一波波重点班的人,方博每次听到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对着许昕一通猛夸就知道下学期他们可能是见不到了。


“你要考重点班啊?”


“嗯,想考。”


“我也想考。”


方博抱着饭盒站在许昕前边,他不知道自己说出来这话的时候许昕什么表情。


当笑话还是无所谓?


他不知道,他就知道他很认真。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可能是因为喜欢许昕。


前边的队伍还没动,方博闭着眼悄悄的深吸一口气。


他觉得这就是喜欢了。


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期末考完语文数学的时候方博趴在桌子上没了力气,他人生中第一次考完对答案,错的比想象中的多太多。


“高三见。”


你再等我半年。


“高三见。”


后来许昕又把这话还给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许昕考成了这样,他拿着自己的奖状兴奋快被浇灭完了。


那我再等你半年。





15.


重点班的一个女孩儿喜欢许昕,姑娘毫不避讳的找方博问关于许昕的各种。


方博毫不留情的告诉她你没戏的,他心里有个人,喜欢的不得了。


姑娘倒没受挫的满不在乎,只要没在一起我就有机会呀。


方博看傻子似的摇摇头。


“为啥喜欢许昕呢?我就不明白了,你看他长那样,你还不如喜欢我。”


“庸俗。”


姑娘白了他一眼就走了。


可不是庸俗吗,他连自己喜欢许昕什么都不知道,连许昕有什么可喜欢的地方都说不清,他就是庸俗的喜欢那个人的全部。


他每天晚上回宿舍都很晚,随便洗了洗就躺在床上懒的动弹。


许昕拿了手机去阳台接电话,方博翘着二郎腿晃悠,脸上却又没有那么轻松。


“他俩搞一块儿了?”


这才几天?你曾经的暗恋那都是狗屁啊?


“没呢,估计快了。”


“那不行,”他从上铺跳下来:“我的白菜要被别的猪拱了?”


他跑到阳台想都没想就一把抱住了许昕,贴到他背上的时候才有实感。


搂着他的腰的那双手很明显的抖了一下,然后他就顺势把两只手握起来。


许昕的手放在他的手上,他不松开,攥的更紧。


脑子里乱的像团浆糊,他有点怕许昕的后背能感觉出来他的心跳。


可是他抱了就不想松开。


屋里的室友扯着嗓子在笑,他把脸贴在许昕背上,配合着他们闹。


“滚。”


许昕喊出来这句的时候他一下就清醒了,心猛的抽了一下,像是被打了一巴掌。


他马上松开手,许昕扭头就回了寝室。


方博晚上睡到半夜醒了,醒了就睡不着了。


他爬下床蹲在许昕床旁边,嘴吧一张一合的到底没发出来声音。


好长时间他才轻轻的说。


“我以后不闹你了。”


许昕熟睡着没有醒,眉头微微有些皱着。


方博伸出手指想去把他那皱着的眉毛给按平了,这样睡觉多不开心啊。


“我靠你干啥呢?”


身后的声音把方博吓的差点丢了魂,手僵在那里半天不会动。


“我……我想弹……弹他个脑瓜崩,妈的凭什么熊我?”


方博站起来慌乱的说,手指揪着自己的裤子不停的搓。


“我操你这熊小子咋这记仇呢?你把他崩醒了万一再打你一顿,得了吧,大半夜的赶紧睡。”


“嗯……”


他飞快的爬到自己床上,刚被吓的厉害,躺在床上歪头就睡了。





16.


方博越想,就越发的觉得自己那天有些太龌龊了。


他知道其他男生之间经常这样玩没什么,但那是其他男生。


许昕不是其他人。


许昕是他喜欢的人。


对喜欢的人这样简直就像个老变态一样。


他不知道许昕还有没有在气他,从许昕的脸上看不出对他的情绪。


不过好在马上就要来的期中考试不至于让他天天活在忏悔中。


他吊车尾吊了半个学期,重点班的歧视似乎更严重,成堆的作业他每次都交不上去,老师从开始的批评到最后的懒得搭理。


方博半夜坐在床上打着小台灯啃笔杆。


没人愿意一直在最后吊着被人笑话,可是现实又是那么残酷。


重点班的题,真的又多又难。


有人拍他的床,方博扭头看见许昕的脸被他的小台灯照成暖黄色。


“出去吧,我给你讲。”


许昕开门出去了,方博一点不敢耽搁的抱着卷子从床上爬下来。


他和许昕站在走廊上,站累了就蹲着。


天还有些凉,他俩靠着墙挤在一起。


半夜一两点方博难得没有睡意。


第二天方博又抱回来一沓卷子。


“这真的是今天的作业,我保证。”


许昕看着他怀里张张空白摘了眼镜揉揉快搭在一起的眼皮,然后又把眼镜架回去接过方博手里的卷子。


没办法,摊上这事儿了他能怎么办。


过了半个月中考之后许昕的成绩冲到了前十,普通班很少有人能做到。


领导知道了许昕的平时成绩特批他提前去重点班学习。


方博知道之后第一时间把自己旁边的位置收拾的干干净净,他自己的桌子都没有这么整洁过。


从太阳刚升起来不久到晚上十点熄灯,方博旁边的位置都是空着的。


他晚上走之前试探着问班主任咱们班不是要来新同学吗?


班主任随口说他觉得适应不了就不来了。


方博晚上回寝室的路上气的差点撞了树。


你觉得你适应不了,适应不了你之前天天喊着考什么重点班啊?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许昕卖了,还天天计划着怎么给他数钱一样。





17.


高二的期末考试,方博就像个打不死的小强,硬生生的在重点班占了个坐,还把倒数第一送给了别人。


他再也没和许昕提起过重点班。


他想开了,你爱来不来,没有你日子照样得过,大学照样得考。


吃过午饭方博趴在桌子上睡觉,有空调的教室睡着就是舒服,再也不需要许昕的胳膊了。


他睡着听到耳边奇奇怪怪的声音没断过,虽然动静不大,但在这所有人都在学习的教室里还是很明显了。


方博有些不高兴的爬起来,眼睛还没睁开仰头看到许昕正站在他旁边轻手轻脚的把书和练习册堆成了座山。


“你不是装的挺像吗?来干什么?”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不像是嘲笑,像是带着一丝抱怨。


“屋里这么凉快你耍什么起床气。”


方博哼了一声没理他,他暗暗的有点感谢上半年那个努力学习的自己了。


高三这一整年过的比他想象中的快许多,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痛苦。


他觉得他每天都挺高兴的。


24小时除了6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剩下18个小时几乎都有许昕陪着。


他几乎没有再见过许昕去写什么了。


不知道他还喜不喜欢那个人。


高考前一个月他的睡眠时间从六个小时缩短到了五个小时。


他们现在住在重点班的宿舍,所有人不到五点就爬起来去教室,他即使走一步栽一下头也得跟在许昕后边摇摇晃晃的走到教室里背书。


他中午雷打不动的要睡一觉。


睡醒了起来看到许昕在演草纸上用黑色水笔随手抄着歌词。


又是暗恋的情歌。


“高考完你追她吗?”


方博伸手把他的耳机拽掉。


“追谁?”


“你喜欢那个啊。”


“不追吧。”


很明显,许昕还喜欢她。


他心里又在可怜许昕了,他知道暗恋什么滋味。


他很幸运的,暗恋的许昕一直都能在他身边,可是许昕喜欢的人或许很长时间都不能看上一眼。


“你有喜欢的人没?”


许昕问他。


“有啊。”


方博理所当然的说。


“谁啊?”


“那肯定比你那个强,肤白貌美大长腿。”


方博闭眼吹,许昕是挺白的,腿是挺长的,至于貌美,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也没说错。


“那你考完追吗?”


“不追。”


“你为什么不追?”


为什么不追,他怎么追啊?对一个男生说我喜欢你吗?


他很怂,他只敢在心里偷偷的去喜欢一个男生,要让别人知道,他不敢。


“我不敢追。”


方博老实回答。


“我没想过追她。”


方博听了这话有点理解不了,喜欢的要死要活,又说没想过追人家。


搞文艺的一个比一个能作,他再次在心里默默确认了这句话。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怂人,谁嫌弃谁呢?





18.


他去了南方的一个大学。


许昕在遥远的北方。


认识了六年喜欢了三年,该断的时候还是得断。


他们一点联系也没有,两个人都配合的这么默契。


偶尔他会想许昕会不会在QQ或者微信上突然给他打个招呼,或者像室友的同学一样来找他玩。


毕竟他这里也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可是都没有。


自然,他也没有这样做。


许昕的头像再也没有在他的对话框里出现过。


他上课习惯了枕着自己的胳膊睡觉。


不想听课了就在书本上画画,密密麻麻的看着全像一个人的样子。


他记忆里的许昕好像每个回想起来都比当时的好看,在他笔下画出来,却总是又觉得少了很多东西。


大一寒假回家没几天他就在聚会上见到许昕了。


他俩一直没说话,方博和周雨坐在一起,眼睛时不时地就瞟到和他隔了老远的许昕。


方博的酒量不是太好,看在张继科坦坦荡荡的在马龙脸上亲了一口的时候就做梦着他会不会有这么个机会去亲许昕一口。


结果转了一圈真的抽到那张牌的时候他怂的自己都不认识。


“要不龙哥你也让我亲一口吧?”


“亲许昕亲许昕。”


方博听着许昕的名字浑身都紧绷了。


“那......多不好意思啊,昕哥不让亲啊。”


“来啊。”


“真让啊?那我可亲你嘴了啊。”


“来。”


他不知道许昕是不是在逗着他玩儿呢,反正大家都是在玩,错了也不是他的。


方博直接就从沙发上跳起来蹦到许昕面前,捧着他的脸扭着头找了半天的角度,许昕一直没动,屋里人嚎的越来越欢。


他认怂。


其实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差点就闷着头亲上去了,无非也就两个结果,要么大家老死不相往来,要么就当是个游戏咱俩都牺牲一点。


他都不吃亏啊。


只是如果真的亲了他,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不行不行,我......亲不下去。”


他一口气喝干了一罐酒,呛到嗓子眼里眼泪都咳了出来。





19.


他们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散场,方博喝高了,跑去厕所吐了好几次。


周雨和他住的近,打了车带他回去。


方博扒着后车窗把脑袋伸出去扯着嗓子喊正和张继科马龙说话的许昕。


许昕听见他的声音走过来,方博又把一只手伸出去要抓许昕的手。


许昕把手抬起来递给他,他感动的快要哭了,死死的拽着许昕的手指头,不知轻重的把那几根手指掰的红了一片。


“许昕,你听我说......”


方博醉的说着话都不是很利索。


“你喜欢她,你一定得去追,暗恋太......太他妈难受了,真的。要是喜欢的人都不敢追,会后悔死的,真的。你去追吧,大不了就是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


司机等的有点不耐烦了,问周雨可不可以走,周雨给许昕说你俩有啥话电话里说吧。


车慢慢开了,许昕直到方博把他手指头松开的时候才对他说了句。


“好。”


方博坐在后座上好几次难受的差点又吐了,胃里翻腾着把泪腺都带的发达起来。


车里没开灯,他偷偷把眼泪蹭在棉袄上,一声不发的憋着。


暗恋太他妈难受了,难受到想吐。


他回家洗了个澡躲在被窝里,头疼的厉害,不知道是酒喝的太多还是脑子里想的太多。


他从床头抓起手机就开了游戏,被队友坑的直爆粗口。


眼看着马上就赢了,一个电话打进来直接掉了线。


方博咬着后槽牙想骂,看到是许昕名字接电话的声音都变的乖巧。


“你睡了没?”


“没。”


方博握着手机死死的贴在耳朵上,许昕停了好久没说话,他生怕是自己听漏了。


“你今天为什么给我说那些啊?”


“因为......暗恋真的太难受了啊。”


“其实我已经习惯了。”


许昕在电话那头笑,方博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是该心疼许昕还是该心疼自己。


“不过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大不了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我们俩现在......差不多也就是这种状态了。”


“对嘛,万一她答应你了也说不定。”


“方博,我喜欢你,我这六年喜欢的人都是你。”


两个人都沉默了,只能在电话里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接着电话里传来一声闷响就被挂断了。


方博从床上翻下来,穿着睡衣套上裤子裹着棉袄就往门外跑,跑了两步又拐回来捡起来地上的手机,拉开书桌抽屉,里面一沓子花花绿绿的纸,他全抱在怀里跑了出去。


手机被摔的关了机,他站在电梯里重新打开,开机图标慢条斯理的转悠着,到了楼下信号才重新找回来。


许昕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他马上就划到了接听。


“许昕你家在......”


“嗯,你说话啊。”


电话那头方博又没了声音,许昕急的站在原地直跺脚,他快被冻僵了,心却跳的厉害。


“许昕。”


方博从里边出来就看见路灯下站着个人,背对着他打电话。


一月多的夜晚冷的不像话,呼出的气体成了团团白雾缭绕在嘴边。


许昕转过身,方博从单元楼里跑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就抱住他。


怀里的纸掉下来洒了一地。


他的脸蹭到了许昕的脖子,许昕太凉了,方博收紧了搂着他腰的手,想给他暖暖。


“你喜欢我吗?”


方博没说话,就一个劲的点头,许昕抱住他深吸了一口气,兜兜绕绕这么多年,谁都没发现他们两个之间连层玻璃纸都没有,只用再往前跨一步,抱住对方就够了。


许昕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妈在催他回家。


方博松开抱着他的手弯腰去捡地上的纸,等许昕挂了电话就塞到了他手里。


“这都给你。”


许昕想去看,方博又一把抢回来,叠了两下拉开许昕的棉袄,塞进他怀里,然后又把拉链给他拉上。


“你回去再看。”


“好。”


许昕按住胸口那沓纸,让他心跳的触感淡了些,但还是那么活跃。


他按着胸口走了几步,又拐回来,方博还站在原地仰着脑袋看着他。


“我能亲你吗?”


“能......能,能啊。”


他一点都没再犹豫的低下头亲在方博的嘴唇上。


干涩的亲吻只有唇瓣之间相互抵着,连最基本的湿润都没有。





20.


许昕等了好久才在凌晨的街上打了辆车。


司机没有给他开车里的灯,他打着手机的手电,把怀里的纸抽出来。


这些纸都太熟悉了,绿色的作文纸,灰白的报纸,泛黄的草稿纸,白色的卷子。


《我的夏天和一只发情的猫》


他初一的作文,被方博的口水浸皱的印子还在,最后一页的空白上画满了画。


一只猫卧在桌子上睡觉,它抱着一个胳膊,胳膊的主人充满怜爱似得用手指刮着猫的耳朵。


下边写了小小的几个字。


【人不如猫】


灰白色的报纸上画满了猪,卡通的写实的抽象的一应俱全。


左下角那个板块上印着错了字的回答。


“我喜欢的人她不喜欢看书,更不会看诗,我要把我想对她说的的话写的简单一点,让她一眼就能看完。”


下面黑色的水笔歪歪扭扭的加了一段。


“我喜欢的人是个瞎子,看不清太小的对话框,看不惯太乱的颜色,我要把关于他的一切画的简单一点,让他一眼就能看懂。”


然后每头猪的身上都写上了许昕的名字。


黄色的草稿纸有一堆,皱皱巴巴的,画着各种各样的他,只有一张纸上写了字。


是他自己的笔记,他都快忘了那句话。


“我写不出多么细腻和干净明朗的字,但我的每一划都是为了爱你。”


许昕拿着这张纸想笑,他现在也觉得自己当初写的这些有些过分的矫情了。


纸的背面是他坐着学习的背影,后边还有个人,趴在桌子上,歪着脸看他的后脑勺。


然后那个趴在桌子上的人说。


“我画不出你万分之一的好,只能画出你在我心里的样子。”


那张白色的数学卷子最醒目的是上边一个硕大的零蛋,被揉的破烂不堪,像是从土坑里刨出来的残卷。


他摊开看了半天才找到了点铅笔的痕迹。


带着黑框眼镜,握着笔,伏在桌子上,在写一张卷子。


依稀的轮廓如果连在一起,就是一整个许昕。


他把那些纸又叠起来塞进衣服里。


下车的时候他点开微信上和方博的对话,最后一次聊天的时间还停留在半年前。


【我到家了,你早点睡】


刚发出去,方博就给他回了句‘晚安’。


【晚安】


许昕在方博的名字前面加了个‘A’,那个僵硬着耍帅的头像跳到了通讯录的最前边。


他看着那张圆嘟嘟的脸在寒冷的夜风里笑起来。


暗恋真的是世界上最蠢的事。



========================


emmm.......本来是一发完的但实在是唠的太长了

这篇的人设比较OOC吧我有大写加粗了的

半夜躺床上热到睡不着冒出来的脑洞emmm......果然很忧伤


暗恋的人多数都挺怂吧?








反正我是_| ̄|●

评论(70)

热度(744)